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29期:蒋介石的4个女人

自由谈 | 2015-01-05 17:2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方琼玟
分享:
字号: T T T

蒋介石的情史堪称丰富多彩。他的第一任妻子是毛福梅,后有侧室姚冶诚、陈洁如,但最终情定宋美龄。这4个女人与蒋介石都有着怎样的爱情故事,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1.1901年,奉蒋母之命,14岁的蒋介石与邻村女子毛福梅在老家奉化结为夫妻。毛福梅比蒋介石大5岁,一字不识,在年龄、思想上差距很大。拜堂成亲那天,新娘的花轿被抬到蒋介石家门前时,爆竹齐放。看热闹的孩童们一拥而上,争抢掉在地上的爆竹蒂。蒋介石当时还年幼,他也冲了过去,挤在中间捡个不停。亲友见状哄堂大笑。那时,没人意识到,这笑声正是悲剧的种子。事实上,在奉化一直有“新郎拾蒂头,夫妻难到头”的俗话。两年后,蒋介石到宁波求学,他一度携毛福梅伴读。这是夫妻俩最融洽的一段时光。但好景不长,1905年,蒋介石东渡日本求学,从此常年在外,对毛福梅日益冷落。即使1910年儿子蒋经国出世,也没能使他们的感情改善。蒋经国3岁那年,蒋介石从上海带回了一个妾——姚冶诚。从那时起,他和毛福梅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

2.1913年,蒋介石把姚冶诚带回奉化县溪口镇家中,毛福梅接受了蒋介石纳妾的事实。姚冶诚也很乖巧,对蒋介石的母亲十分孝顺,婆媳三人相处得还算融洽。1919年,蒋介石把收养的戴季陶(时任孙中山随从秘书)之子、年仅3岁的蒋纬国,送回奉化,交给姚冶诚抚养。但没过多久,姚冶诚和蒋介石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蒋介石一恨姚冶诚嗜赌成性。他在1919年10月18日的日记上写道:“冶诚嗜赌不休,恶甚,恼甚!”此外,姚冶诚对他也不够体贴。1920年5月16日,他在日记中记述道:“近日冶诚嗜赌而不侍我疾,且出言悖谬,行动乖违,心甚忿恨之。”蒋介石还对姚冶诚缺乏教养很是不满。1923年7月24日,他在日记中说:“冶诚咒外人,终非大家闺范,心滋不悦。”这些怨怼(音同对)之情,使蒋介石一度考虑和姚冶诚分居。

3.1921年6月,蒋介石的母亲病逝。同年11月28日,蒋介石办完丧礼,在母亲生前常坐的佛堂里,召开了家庭会议。他拿出事先写好的纸片,流着眼泪,带着颤音开始宣读。这表面上是蒋介石写给经国、纬国两个儿子的信,实则是他宣布离弃毛福梅的一封休书:“余葬母既毕,为人子者一生之大事已尽,此后乃可一心致力于革命,更无其他之挂系。余今与尔等生母之离异,余以后之成败生死,家庭自不致因我而再有波累……今后(既与家人脱离关系)可无此念,而望尔兄弟二人,亲亲和爱,承志继先……特此条示经纬两儿,谨志勿忘,并留为永久纪念。”蒋介石为何丧母不久便休妻?原来,此时他正在热烈追求一位上海富商之女陈洁如。仅仅一周后,1921年12月5日,他便在上海和陈洁如举行了婚礼。

4.1922年12月初的一个晚上,宋子文在上海莫礼哀路孙中山家里举办社区基督教晚会,宋美龄首次见到了蒋介石。宋美龄的美丽、大方、出众的谈吐和绰约风姿,给蒋介石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蒋当即决定对这位美国学成归来的“新女性”展开攻势。蒋介石为了“速决速成”,竟至一天挂几个电话,一周写两三封信,以“大丈夫的柔情,征服小女子的阳刚”。1927年10月19日天津《益世报》曾公布了其中一封情书余今无意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粤时,曾使人向令兄姊处示意,均未得要领,当时或因政治关系,顾余今退而为山野之人矣,举世所弃万念灰绝,囊日之百封战疆,叱咤自喜,迄今思之,所谓功业宛如幻梦。独对女士才华容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此举世所抛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

5.1926年当蒋介石在南昌再度陷入困境之时,宋霭龄为了孔宋利益,向蒋再次献计娶宋美龄为妻,以争取西方支援。蒋介石只好将这桩政治婚姻告诉陈洁如,陈洁如差点昏过去,一时说不出话。蒋介石说:“洁如,你必须远去美国,这是宋霭龄的条件之一。洁如,我明知这样做是过分了,但你如留在上海,这个全盘交易就会告吹。你还不了解我的苦心吗?”在陈洁如母亲的斡旋下,蒋介石发誓以5年为限,必定恢复与洁如的婚姻关系,否则天打雷劈,放逐海外,永不回来。

然而,直到陈洁如去世,蒋介石都无法兑现承诺。1971年陈洁如在香港寓所中风去世,临终前她在给蒋介石的一封信中道出了心中长期的积郁:“30多年来,我的委屈惟君知之,然而为了保持君等国家荣誉,我一直忍受着最大的自我牺牲……”

6.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宋美龄正式在上海结婚,新郎实岁四十,新娘三十。当天,上海《申报》刊登了两则启事,一是蒋宋联姻,一是蒋介石的离婚声明,声明称:“毛氏发妻,早经仳离;姚陈二妾,本无契约。”结婚那天,蒋介石在报上发表《我们的今日》,他说:“我今天和最敬爱的宋女士结婚,是有生以来最光荣、最愉快的事,我们结婚以后,革命事业必定更有进步,从今可以安心担当革命之大任……我们的结婚,可以给中国旧社会以影响,同时又给新社会以贡献。”

7.在1934年,蒋宋婚后第七年,一个七年之痒的关键期。宋美龄在写给美国一本杂志的文章中,部分吐露出其隐藏的抱负及其婚姻选择。她说:“回忆我若干年来的结婚生活,我与宗教发生关系,可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极度的热心与爱国,也就是渴欲替国家做些事情。我的机会很好,我与丈夫合作,就不难对国家有所贡献了。”蒋宋联姻被视为政治婚姻在所难免,蒋通过婚约接通江浙财团,并遥控其已成羽翼的黄埔系,其手握军、财两权足以让主政者侧目。在两人双手交握的那一刻,民国史上的黄金搭档诞生了。
  
8.1945年夏秋之交,身居陪都重庆的蒋介石,正忙于挑起内战。可是作为“亲密伉俪”的宋美龄,却一反常态,居然足不出门,关在书房里“悠闲自得”地写起爱情小说《往事如烟》来。有学者认为,小说男主角便是宋美龄的旧爱刘纪文。1929年5月,刘纪文与许淑珍举行盛大婚礼。宋美龄派人特意送了一个硕大的花篮。上面题款是四句诗:往昔进履殿恩晖,事倍争效鸟双飞。如今寥廓横空喜,烟花浪漫至如归。当时不少文人墨客都觉得十分玄乎,寓意难释,个中的奥秘,独有宋美龄心中明白。将引诗的每句首字连接起来,便是时隔十六年后宋美龄撰写的爱情小说题名——往事如烟。

此事后来传到胡适先生耳里,他感到神奇莫测,便作了“不负责任”的探底和推理:一是宋美龄写这部小说时,已对蒋介石的“政治与军事伎俩”感到厌倦,想以“普通妇人之心态揭示男女之间真爱,借以回归滚滚红尘之乐趣”;二是其时据传蒋介石正与陈立夫的侄女陈颖有染。“夫人心火如炎,沉缅昔情,以发泄其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苦怨”。

9.1949年12月10日,蒋介石永别大陆,飞抵台湾。第二年,在美国寻求援助无果的宋美龄也来到台湾。那一年,蒋介石63岁,宋美龄53岁。这对夫妇的台湾岁月,在贴身侍卫应舜仁看来,可以称得上举案齐眉。蒋介石不会英文,但是受宋美龄的影响,彼此会用“达令”(Darling)称呼对方。美国政治家布赖恩•克罗泽在《蒋介石传》中曾经提到这样一件趣事:蒋介石的侍卫总是无意中听到蒋介石叫宋美龄“达令”这个词,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以为这是上流社会称呼“太太”或“夫人”的一种时髦说法。有一天宋美龄让侍卫给蒋介石捎带个口信。这名侍卫见到蒋介石以后,毕恭毕敬地说:“先生,达令让我告诉您……”蒋介石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名侍卫并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于是摆摆手,让他走开了。


Tab标签: 蒋介石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