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報第40期:溥心畬拒宋美齡拜師

自由谈 | 2015-01-14 14:1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1.溥心畬與蔣公關係甚好,因蔣公在其任國大代表期間,應其上書協助解決破落滿清後裔之貧困問題。有人謂溥氏為「中國文人畫之最後一筆」,但溥氏拒絕宋美齡拜師學畫。後人推測,可能因滿清為國民黨人所推翻,若接受國民黨總裁夫人為弟子。則心理上會有某種愧對列祖列宗之感。

 (溥心畬)

(溥心畬畫作)

2.陳定山早年交遊極廣,抗戰爆發之後,杜月笙組織「抗日後援會」,陳氏出任該會供應組副組長,時常隨杜氏至前線慰問,救護傷員、收殮陣亡將士遺骸等等。故二人交情甚篤,可謂金蘭譜外兄弟。民國37年,陳氏毅然攜妻兒赴臺,教授詩文、鬻文章書畫為業,與于右任、溥心畬、周棄子、張大千等人交遊雅集,人皆尊其為「定公」。

(陳定山)


 (陳定山畫作)

3.民國21年7月,陸小曼於翁瑞午引見之下,正式拜賀天健為師學畫。賀氏謂其「天分很高,就是不用功。」翁氏擅繪事,並為陸小曼推拿治病有奇效,深得陸之好感。徐志摩遇難後,兩人遂同居。翁氏除對陸資助外,對其繪畫亦影響深遠,在謀篇佈局、筆墨設色、落款題跋等方面,盡心盡力口授指教,相互切磋,頗得「神仙眷侶」之三味。

(陸小曼)


 (陸小曼畫作)

4.朱孔陽為古印章古硯收藏大家,其收藏頗有奇事。民國13年9月25日約下午二時,偕夫人泛舟西湖時,目睹雷峰古塔坍塌全過程。遂急奔向塔址,撿到數塊塔磚以為見證之物,不想塔磚側面有孔,內竟藏佛經小卷。海內外公私藏家之磚孔經卷僅十卷,而朱氏有其三,但文革中散失兩卷半,所餘《寶篋陀羅尼經》後捐贈上海中醫藥大學醫史博物館。

5.陳巨來之印潤歷來極高,於民國18年出道。後於印壇享譽大名,印潤則以黃金計價,幾為海內第一,求其治印者多為權貴富賈或名人大家。抗戰勝利後,曾在湖南芷江受降日寇之何應欽總司令途徑上海,即以黃金託人向陳氏求大印一枚,印文曰「曾手降百萬日軍」。致潤之鉅,轟動海內。

(陳巨來)

 

(陳巨來篆刻作品)


6.施蟄存為周瘦鶴創辦並主編之《半月》雜誌封面吸引,以十五個詞牌名逐一題詠第一至第十五期封面,每題皆無雷同。周氏收到詞作之後,即邀請陳蝶仙之女陳小翠題詠第十六至廿四期封面,後將二人詞作以《<半月>兒女詞》發表於雜誌週年號上,頗得同道佳譽。施氏表叔沈曉孫覺得施、陳二人頗有「文字因緣」,望促成其姻緣。但施氏「自愧寒門」婉拒。二人於1964年初見,互贈詞作為定交。後施氏著文出書為因緣紀念,別有一番深情寄託其中。

(施蟄存)


 (陳小翠畫作)

7. 鑑藏家鄧以蟄年長國學家朱季海25歲。朱氏得歷史學家向達之引見,與鄧氏面晤,初只為一睹某元畫,不想鄧氏對其笑稱所藏元畫甚夥,可慢慢觀賞。自下午三時半賞畫至晚間六七點鐘,主人執意留飯,飯畢續賞,直至九點半仍餘興未已。鄧氏待人之慷慨令朱氏印象深刻,感念良久,亦動情著文以資回憶,而朱氏一生,除恩師章太炎之外,從未對如此短暫面晤之人如此用辭褒揚。

(鄧以蟄)


 (朱季海)

8.容庚與康生交往頗具傳奇色彩。1962年容庚初識康生,兩人相談甚歡。談及容庚所藏之《蘭亭集序》時,康生斷定此為贗品,容庚立即反駁,激辯中兩人爭執不下,遂決定同赴容庚家中鑑賞,康生看到此帖之後,態度緩和下來。後問及容庚是否有需要幫忙之處,容庚談及修訂《商周彝器通考》蒐集資料不便且經費困難。康生答應給予必要之幫助,後果然如此。

(容庚)


(康生) 


9.鑑藏家王南屏購得王安石書跡孤品《楞嚴經旨要卷》後飛赴臺灣,請溥心畬、張大千及臺北故宮博物院眾專家鑑定。溥心畬一見此卷,驚其為人間奇跡,遂將自己一幅未完之作代替舊報將其裹上。1981年謝稚柳至香港鑑賞此卷之時,睹溥氏18年前未竟之作,隨即補繪山水並作長跋,跋末有云「記其始末,以為他日『王卷』佳話」。

 (王南屏與張大千)

楞嚴經旨要卷)


10.近代詩僧、畫僧蘇曼殊於1908年末東渡日本,寄寓小石川之「智度寺」,於此間結識藝伎百助楓子,為其攝影製作《靜女調箏圖》,並為之題跋作詩。有學者以為此諸詩幽豔入骨、一往情深,足與拜倫相頡頏。當年蘇氏曾將此照片製成明信片分寄於國內好友,題跋幾乎相同。據說如今僅存寄予章士釗之一張,可謂彌足珍貴。

(蘇曼殊)


 
(靜女調箏圖)

11.于非闇堪稱現代畫壇一大「玩家」,書畫、篆刻、京劇、花鳥魚蟲、吃喝玩樂皆通。于氏曾為北平報社著名記者,連張大千初至北平時,亦不得不請于氏為其「造勢」。于氏之工筆花鳥於技法而言並無多少新意,僅化繁為簡,以疏勝密。但于氏於顏料上獨有造詣,著有《中國畫顏色的研究》,其花鳥真跡雖歷經數十年,其色彩依然明豔如新,令人歎為觀止。

(于非闇)

(于非闇畫作)


12.任伯年為海上畫派之天才畫家,其筆墨技法之精湛,於此畫派中無人能及。任氏精品之作與其商品畫反差之巨大,幾不可理喻。海上畫派為近代「作坊流水式」作畫與「代理批發式」經營之始作俑者。以量取勝則淪為粗製濫造,使得國畫從少數文化精英之鑑賞雅玩轉為中下階層或營業場所之陳列品。如此,中國繪畫從此踏上萬劫不復之路。

(任伯年)


(任伯年畫作) 

13.金城為民國著名畫家、鑑賞家,門下弟子眾多,曾被陳定山譽為「北平廣大教主」。其傳世臨摹古畫計二三百件,功力堪稱一流,絕大多數為對臨或背臨,其中有許多故宮古物陳列所之藏品,如王時敏《以小見大圖冊》,金城耗時約一年才將此圖冊臨摹完畢。至於臨摹私人所藏之古畫,其臨摹之作在尺寸、圖像、設色、題跋等方面均與原作不同。

14.「新月派」代表人物之一、碑帖收藏家邵洵美於1960年代初,因所謂「歷史問題」入獄釋放半年之後,苦於為陸小曼慶賀生日而囊中羞澀,將一壽山白芙蓉石印章託友人售於篆刻家錢君匋,約定於電影院見面交易。電影開映時,錢氏借座位之下微弱腳燈仔細辨認,不時自言自語「好章,好章啊!我要的,我要的。」遂立刻拿出十元遞給友人。後邵氏即用此款為陸慶生。

(邵洵美)

15.甲午年間,吳大澂時任湖南巡撫,傳其得漢銅印「度遼將軍印」,以為天意,乃請纓出關抗倭,後兵敗名裂。吳氏曾致書汪鳴鑾云此印為吳昌碩所獻,據此可知請纓一事純屬巧合。吳氏兵敗時,翁同龢為相國,因鄉誼之故而未予深譴,吳氏仍回湖南本任,但此役導致湘軍將卒生還者殊少,致湘人怨恨,故制一聯曰:「一去本無奇,多少頭顱拋塞北?再來真不值,有何面目見江東!」

(吳大澂篆書:舊傳東里長辭令,新得南宮小畫園)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