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42期:周永康当入人间世

自由谈 | 2015-01-18 15:43:18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

据说在一次闲谈中,邓正来问,既然在座的各位都笃信法治,那么请问如果你的亲人犯事,你首先想到的是咨询律师,还是迅速在脑海里搜索自己的关系网?举座默然。不仅公检法领域如此,就是文教卫领域也如此,医院、学校、市场消费,我们首先想到有什么熟人,关系是与之沟通的中介。这是我们文化的特色。

 

2

在说话措词方面,大人物犯病很可笑。曹植的诗:“游鱼潜绿水,翔鸟薄天飞。始出严霜结,今来白露晞。”在读者读来就犯了官腔官调的毛病,不是浅白如家常话。但小人物犯病也同样可笑,“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一类话语的流行就是,有朋友说,一听到朋友圈里的人说这些“正确的废话”就难受。

 

3

冯友兰当年见毛,写诗说,善救物者无弃物,善救人者无弃人,赖有东风勤着力,朽株也要绿成荫。余英时读此诗想到了苏东坡的诗:“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黯自亡身。”无论如何,人主口含天宪,予取予夺,是我们这里的一大特色。有些人觉得在某个望之不似人君的主宰下生活如严冬,而有人则觉得如暖春。

 

4

据说,年轻朋友中多有“精神流浪汉”,他们在极度的物质贫乏或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中寻找、等待天命,他们有着丰沛而纯粹的精神生活,但在周围人眼里,他们是有待救援、需要救治的。随着青春流逝,天命未见,流浪汉们也多选择了浪子回头。有一个诗人感叹自己的俗不可耐:一把老骨头了,坐牢都没勇气了。

 

5

据说中国一直是“老调子没有唱完”的国家。扶上马走一程的人说:“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们说了算我就放心了嘛。”西班牙的佛朗哥反动透顶,他培养接班人却不教自己那一套办法。卡洛斯问他:“遇到情况怎么办?”佛朗哥就说:“我怎么办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你就去学你该怎么办。”

 

6

有人问清白。俄国富豪弗拉基米尔-古辛斯基少年时代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物理学家,他在苏俄转型时发了横财,他承认,“我不能说我是一个绝对正直的人,是所有人的榜样。”“任何一个从1985年之前的这个国家熬过来的人,或任何一个1985年之后建功立业的人都不能说是。我们都有对我们的孩子难以启齿的事。”

 

7

有儒者批评鲁迅,说鲁迅写的孔乙己丑化了读书人的形象,穷酸迂腐的读书人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这跟统治者把读书人列为末等有什么两样。他愤愤然,像曾国藩那样伟大正面的读书人为什么不去塑造?对儒家不以为然的人笑,你们儒家真会找借口,也太会傍官傍大人物了,曾国藩的伟光正跟读书人还有毛关系吗?

 

8

人民日报说,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已与党的历史上出现过的“叛徒”区别不大了。文章列举了一些有名的叛徒:顾顺章、向忠发……解放军报说,徐才厚是典型的“两面人”,善于表演,擅长伪装,用假面具掩盖自己极其肮脏的灵魂和丑恶的行为,这样的人是“国妖”。有人建议,这样的事应该入《人间世》啊。

 

9

有娶妻中国的老外了解到我们这里左右人物及思潮斗了二三十年了,他问妻子,你怎么看?妻子答,我也不知道谁有道理,但每一方都认为自己有道理,只是双方斗得太残酷、激烈、不堪了。老外说,有道理就可以否定别人存在的权利吗?二三十年的内斗仍不能把分歧社会化机制化,一定要骂死斗死对方吗?

 

10.

有人对传统农民的生活感兴趣,这样可“忆苦思甜”。民国时期河北农村普通人家所食甚为粗简,多以玉米面、小米、高粱面为主食,每日三餐或二餐。人们所食蔬菜主要有大白菜、红白萝卜,间有蔓青等。枯菜季节多以咸菜、干白菜、萝卜干和酱佐食,平时很少吃鱼、肉,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点儿。

 

11

有年轻人在一起议论,那些堂而皇之地使用“通奸”词语的人物和公器是清教徒吗?有人说,他对时代社会是否是清教徒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通奸者是否有灵魂?如果有灵魂,我们的社会、媒体、作家、知识分子们为什么没有提撕它,荣耀它,为什么没有向他们的灵魂致意?

 

12

据说2014年度的汉语关键词已经出来了:抓。

 

13

修齐治平一般三五年即可小成大成,孔子和弟子们多以为期年以成,有公民心的大舜三年能够成都;但现代人十年都难事。有经济学家说,从改革年代开始,有多个十年了。笑话文革十年的人很多,但像钱钟书、顾准那样在十年中立住的人很少。我们只是做了起哄的观众。朋友回应,这观众的角色也做得并没有尊严。

 

14

章太炎印证明朝人的一个观点,中国开创之君,其长子多不得安。如夏之太康、汤之太甲、周之伯邑考、秦之扶苏、汉之东海王、隋之杨勇、唐之李建成、后来的宋明清之长子长孙亦莫不如是。章氏引风水家言,以为长子为震卦,方位在东,中国西北高而东南下,故长子屯蹇者多。但章氏的推理恐为易学家所笑。

 

15

龙应台当年曾有雄文《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据说很多人青春期的努力都为了练就不生气的本事。不生气积郁于心,使很多人心理都不健康;不生气做成社会的看客,使社会戾气四溢。有企业家说,不管生气不生气,中国人都要傍官才有出路,只有官家才能解决问题,你看龙女士不也做了部长吗?

 

16

黄庭坚曾对朋友说,“人胸中久不用古今浇灌之,则尘俗生其间,照镜觉面目可憎,对人语言无味也。”有年轻人议论,这其实就是用一种大时间范畴来做坐标,以实现人生的完善。他的朋友有不同意见,这些话当年管用,现在不管用了;现代人可以消费一切,大历史也好、古今圣贤英雄仁人志士也好,都被消费了。

 

17

单少杰先生把改革看作是金钱和权力两个情人生下的怪胎。他说,那些真正成熟且真正成功的现代民主制国家,大都在建构其政治制度前就已经历过了一个重塑其文化精神的过程,即在“政治变革”前就已经历过了一个“哲学革命”的过程。有人为此说,中国曾补过资本主义的课,现在该补“思想启蒙”的课了。

 

18

有人说他发现一个规律:但凡一九四九年以前的学生运动,从五四运动到一二九运动到西安事变到47年反饥饿反内战,都是爱国运动;而一九四九年后,所有的学生运动都是反动的,都是非爱国的,甚至都是境外势力煽动的。他说自己不能不思考,为什么一九四九以后,学生就变坏了呢?

 

19

马鹤凌先生曾告诫儿子马英九:“当政治人物一定要活在大众心里,更要活在历史上,历史上多少权倾一时的政客只是遗臭万年,让子子孙孙抬不起头来。”有人说,大陆的权贵及其后代应该看看这样的父子;有人批评这种书生之见,因为邓早就说过,“不要怕人骂娘,不要怕人家说名誉不好,不要怕国际有反应。”

 

20

李慎之先生的“沁园春”读来真是痛快,在那样近乎全民失恃失神的日子,仍有独立的心灵发出了诅咒。“时日曷丧,不周山倒,雾满龙岗。纵一代天骄,还随逝水,三分霸业,不免沧桑。……甚马列理论,申韩法术,秦皇事业,魏武文章。近接洪杨,远绍陈吴,今古后先堪比量。俱往矣,剩千秋功罪,一枕黄粱。”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