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侯宝川,凉山风景的守望者

乡土 | 2015-06-08 09:2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李土兰
分享:
字号: T T T


人物简介

侯宝川,1958年10月生于四川成都,1986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并留校工作, 2000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同等学力班。现任四川美术学院副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油画学会会员,重庆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首批重庆市高等学校优秀中青年骨干教师资助计划获得者。

很多人认为作为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56岁才办个展确实挺不可思议的。但是侯宝川觉得这无所谓,因为这么多年以来,他始终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学生,觉得自己在各方面还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个展早办晚办不重要,好作品够了,才会水到渠成。”侯宝川说,“艺术家对艺术要有敬畏之心,要踏踏实实地去搞创作,爱艺术,就要耐得住寂寞,才能厚积薄发。”

侯宝川的画是凝重而生动的,凝重的是画里剪不断的乡愁,生动的是乡愁在不同阶段的技法表达。“大凉山是我创作永恒的主题,乡土和乡愁是我从未偏离过的主线。”侯宝川说。

侯宝川出生在成都,1岁时便跟随父亲到凉山彝族自治州生活,直至少年。在凉山,看似蛮荒,实则充满生机的风景;天性淳朴,生命力极强的彝族同胞,成为他生命中最浓重的记忆。由于父亲是凉山州文化馆第一任馆长,他有机会接触到很多艺术家,从小的熏陶让他爱上艺术,也让他开始用画笔礼赞凉山的景与人。

"喜欢上大凉山,是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加而慢慢体会到的,大凉山不仅有一种刚毅的精神实质在里边,凉山彝族人民的吃苦耐劳精神,骨子里的那种忍耐劲都深深地影响到了我。这不仅是因为我个人的成长环境、个人感情的结果,还有我迷恋上大凉山背后的人文精神。"
,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侯宝川开始以大凉山为素材,创作了大量风景作品。回顾30余年的创作,可以看出三个阶段的变化。早期,讲究平面装饰效果,有版画风格;中期,讲究色彩对比,笔触粗犷有力,肌理厚重斑驳;而今,则是在做减法,绘画语言更单纯、简洁,充满灵动的诗意。

“不管技法如何变化,对大凉山的热爱不变。现在,每年我都会回大凉山三四次,每一次都能从那里汲取新的灵感。”侯宝川说。

路系列。在大凉山的确存在这样一条路,但作品中的“路”只是作为一种象征符号,可以引发出各种对它的阐述和理解,它有很多的可能性,比如它可以代表着现代、科技和信息等新时代之路。

“虽然大凉山的风景还在,但它承载着彝族人的感情、民风却都在渐渐消失,最可怕的是大凉山最后只能成为一代人情感和文化上的记忆和想象。”侯宝川希望大凉山文化、凉山人能沿着你笔下的“路”回到本初,找回那份难得的简单和纯朴。"我觉得大凉山的文化是不能丢失的,一个民族失去了自己的东西是很惨的。”

在侯宝川的工作室里,除了上百幅油画作品,还保存着两幅画,其中一张是刚进入川美时,他画的第一幅油画。

 “当年一门心思考川美,考了整整6年才进来,竞争之惨烈!”回忆起当年考试的场景,侯宝川笑起来。

1977年恢复高考,消息一出,在重庆荣昌县一所工厂子弟校当美术老师的侯宝川立马收拾行李到重庆赶考。一到黄桷坪,侯宝川有些傻眼———考生人山人海,从校园里排到大街上。和自学画画的自己不同,不少考生在主城受过专业训练,功底扎实得多。几千名考生,只招几十人,哪里有希望?
,
有一次复试,侯宝川拿着自己画的一张工农兵水粉画,看着看画的老师手忙脚乱,有时根本来不及细看。画只打开一角,老师口中已经高喊:“明年春暖花开,带上你的画再来……”

第一年,失败;第二年,失败;第三年,依然失败。侯宝川回到学校,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泡在画室里拼命画。累了,一件雨衣裹身,倒头就睡;醒了,吃几口饭,接着画。“为啥是雨衣裹身?挡风,颜料弄脏了又不用洗,能省出更多时间画画。”侯宝川说。

如今回忆起当年挤独木桥进川美的往事,侯宝川时而大笑,时而沉吟。大凉山的成长经历,追寻艺术的艰难过程,带给他的似乎只有两种东西———坚持与初心。

侯宝川的学生郭峰回忆起,当年在川美黄桷坪老校区,侯宝川既要担任行政职务,又要搞创作,只能拼命挤时间画画。大楼晚上12点关电梯,侯宝川长期画到凌晨两三点,再从13楼的画室走楼梯下楼。“整个大楼都能听到侯老师唱着帕瓦罗蒂下楼的歌声。”

侯宝川去俄罗斯访问学习,见到了86岁高龄的画家西多洛夫。在画室里,这位老画家静坐一幅油画前,久久思考,不肯轻易下笔。交谈中他得知,老画家面前的这幅油画,已经画了整整30年,还未完工。     
                                                                                               
“艺无止境这句话是最没错的,所以就算到80岁,我还是学生。”侯宝川说,这句话,他也送给想要报考川美,对艺术有追求的学生们。


【作品评价】

侯宝川的作品拥有“诗化的形式、静谧的氛围,不仅让其笔下的风景带给人一种宁静、悠远的审美享受,还能唤起都市人内心那‘剪不断’的乡愁”。对于艺术家来说,“风景”更多的时候隐藏着某种象征意义,即艺术家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家园深深的眷恋之情,以及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礼赞。


阅读作品时,最为享受的就是自然而然的进入其中,读侯宝川的作品就如此,扑面的亲切感,犹如面前的风景就是儿时的片段,淡淡的回忆与山川一起来回萦绕。回头方知是被山水间的气场给震住:所谓纵情山水。逍遥天地,写意江山,美哉,乐哉!
——黄诗俨

既有艺术家对个人生活经历的缅怀,也隐藏着艺术家对大凉山的特殊情感;既来源于独特的乡土记忆,也或多或少地流露出当代都市人那种文化“还乡”的审美冲动。事实上,当艺术家在画风景时,除了会注意表象化的风景,也会尽可能重构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对于侯宝川来说,风景写生既是一种记录,也是一种与自我内心世界的对话;它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心境,更需要一种人文情怀,最终,“乡土”与“乡愁”成为了《风景系列》的意义索引。
——何桂彦



虽然侯宝川寄情于自然山水,但他的观念绝不是中国传统文人士式的消极避世。在他画中,我们从未看到过渺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他始终描绘的是人们劳作和生活的家园,是春播秋收的土地。那里弥漫着强烈的生命气息,有着绰约可感的生命温度。从本质意义上说,侯宝川描绘的不是自然风景,而是人文风景。不管是作为自然的风景,还是作为精神的家园,侯宝川的风景画向我们呈现的是现实与理想的中间地带。在我看来,他的风景画的寓意更接近德国诗人荷尔德林和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所言说的“诗意的栖居”之情状。
——王端廷

如果人生纯属辛劳,
人就会仰天而问:
难道我所求太多以至无法生存?
是的。
只要良善和纯真尚与人心相伴,
他就会欣喜地拿神性来度测自己。
神莫测而不可知?
神湛若青天?
我宁愿相信后者。
这是人的尺规。
人充满劳绩,
但还诗意的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我真想证明,
就连璀璨的星空也不比人纯洁,
人被称作神明的形象。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
  ——{德}荷尔德林 《人,诗意的栖居》


Tab标签: 油画 凉山
上一篇:村口
下一篇:芒种雅事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