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广州发现保存最好的宋代城墙 现“番禺”字样墙砖

乡土 | 2015-06-08 19:0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李土兰
分享:
字号: T T T
宋代城墙包边砖上的“番”字铭文。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相关负责人通报了2014广州五大考古发现之一——广州市一大道宋明城墙遗址的相关发掘情况。垫土内夹含砖瓦残片,出土酱黄釉罐、盆,酱黑釉盆、盏,青釉碗和青花瓷碗等。

宋代城墙

宋代城墙包边砖上的“番”字铭文

工地出土五代两宋时期陶兽面瓦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相关负责人通报了2014广州五大考古发现之一——广州市一大道宋明城墙遗址的相关发掘情况。据介绍,广州市一大道位于在人民北路以东、东风西路以南,南隔彭家巷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光孝寺相邻,位于广州市第一批地下文物埋藏区——广州古城至珠江北岸地下文物埋藏区范围。

宋代城墙发现“番禺”字样墙砖

通报透露,宋代城墙方向西偏北4度,清理长度21.64米,城墙底部南北宽12.06米,残高3.15米,由内(南)、外(北)壁包边墙和墙芯填土组成。内(南)壁包砖墙以长方形平砖错缝分段结砌,外侧多用整砖,内侧多用残砖,外壁向上逐层内收。墙砖多为青灰色。外(北)壁包边砖墙存底部五层砖,以红砂岩石块结砌基础。墙芯以黄红色山冈土分层填筑。城墙内侧活动面分四期,由北向南略倾斜,南侧砌护墙,第一期护墙下有方形排水孔,将城墙及活动面的积水排出。城墙至少经过三次加固。第一期加固墙用砖结砌,砖面多有“番”字铭文,侧面有“番禺”戳印或“廾七”等刻画符号。

目前对遗址实施临时保护性回填

2014年6至11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配合工程建设,在市一大道南侧工地进行勘探发掘,总发掘面积约500平方米。最重要的发现就是清理宋明城墙。城墙遗址南侧堆积最深距现地表近6米,自上而下包括近现代、民国、清、明、两宋及唐末五代时期堆积层。

此次发现的宋、明时期城墙遗址是广州古城考古的重大发现,与文献记载完全吻合,十分重要。在国家文物局主编的《2014中国重要考古发现》一书中被列入全国38项重要考古发现之一。根据专家意见,市政府决定对城墙遗址实施原址保护,目前对城墙遗址实施临时保护性回填,待条件成熟时予以展示。

除宋明城墙外,还清理出明代至民国时期水井、灰坑、灰沟等遗迹。考古出土重要文物标本190件套,主要有南汉至宋代建筑构件和陶瓷器、明清时期陶器和青花瓷器等。在发掘区南区宋代地层出土一件陶盆,内底有墨书“孝茶堂”文字,另有一件青白瓷碗,外底有“光孝□□”墨书文字,推测原为光孝寺内日用器物,同地层出土瓦当、陶脊饰、瓦等建筑构件,也可能与光孝寺建筑有关。
,
宋代城墙身世:明初拆其上部下部被埋获保存

根据文献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筑西城,此次发现的宋代城墙为宋代广州城西城的北城墙,确立了宋代广州城西城的北界,也是广州目前考古发现保存最好的宋代城墙。明代城墙在宋代城墙基础上略向北拓,证实文献记载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合三城为一并向北扩至越秀山的记载。

发掘表明,这段宋明城墙所在地原非高岗或台地,而是较低洼的地势,城墙修筑以前的地面距现地表超过6米。北宋修筑城墙时,先用石块和山冈土将地面填高,形成约1米高的台地,再砌筑城墙。明代合广州三城为一,对宋代广州城西城北城墙略向北扩。

专家介绍,广州在民国时期,特别是1918年广州市政公所成立以后,开始大规模拆城墙筑马路,明清广州城墙基本上被拆除,仅存越秀山上1000多米长的一段。根据此次发掘判断,明初扩建城墙时已经将此段宋代城墙上部推倒,留下城墙下部,并且将城内侧地面填高(至现存宋代城墙顶面),将宋代城墙外壁包边砖墙大部分拆除,再将城墙略向北扩,修筑广州城西北段。明清以后,这段宋代城墙已经埋藏在地下,因此得以保留。根据发掘,推断宋明城墙大致沿今市一大道向东西两侧延伸。

明代城墙外壁

工地出土五代两宋时期陶脊饰


明代城墙垫土内发现青花瓷碗

明代城墙方向西偏北6°,清理部分长10米,残高4.05米。清理北(外)壁包边砖墙和墙芯填土。北(外)壁包边砖墙厚1.5~1.6米。最下一层用红砂岩石块砌筑基础,之上以9层红砂岩石条结砌,再往上部用长方形城墙砖错缝结砌,外侧多用整砖,内侧多用残砖。外壁向上逐层内收,层与层之间用白灰黏合。墙芯填土以红褐色山冈土分层填筑。明代城墙北(外)侧活动面距地表深3.75~4米,垫土层厚0.5~0.75米,为红褐色黏质土,往北略向下倾斜,坡度为9°。垫土内夹含砖瓦残片,出土酱黄釉罐、盆,酱黑釉盆、盏,青釉碗和青花瓷碗等。


编者注:

报道中提到宋代城墙上出现“番禺”字样墙砖,其实番禺最早始建于秦始皇33年(公元前214年),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农业颇具特色,工商业发达,为历代的通商口岸,著名的“鱼米之乡”,也是岭南文化、广东音乐的发源地之一;文教鼎盛,素有“文化之乡”的美誉。

“番禺”之得名,历来说法不一。主要有三:

一是“二山”说。《后汉书·地理志》、唐《元和郡县志》及《初学记》等,均认为县治有番山、禺山,因以为名。明朝黄佐《广东通志》载:“番禺县治东南一里曰番山,其山多木棉,其下为泮宫;自南联属而北一里曰禺山,其上多松柏。”又黄佐《番禺二山记》云:“二山相连如城,南汉时刘?凿平。”番禺因二山而得名之说,相沿已久。番禺为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设置的古县,番禺是南海郡的首县,并为郡治所在地。

二是“一山”说,即番山之隅说。郦道元《水经注》载:“今入城东南偏,有水坑陵,城倚其上,闻此县人名之为番山;县名番禺,谓番山之禺也。”禺,即隅,指附近的地方。

三是“蛮夷之地”说。1953年在广州西村石头岗一号西汉前期墓中出土有烙印“蕃禺”二字的漆盒,1983年在广州象岗南越王墓出土有铸上“蕃禺”二字的汉式铜鼎。考古学家麦英豪在**《广州城始建年代考》中据出土文物认为,秦至汉初,番禺的“番”,写作“蕃”,与“藩”通。即番蛮、蛮夷之意。《周礼·秋官》云:“九州之外谓之蕃国”。禺,犹隅,指区域、边远之地。秦汉之前,番禺一带僻处一隅,中原汉人视之为边远的蛮夷之地,因以为名。
以上三说,未有定论。历代省志、府志、县志,多持“二山”说。中国不少地方有因山川而命地名的惯例,多数人相承古说,认为番禺是因番山、禺山而得名。
Tab标签: 城墙 番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