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中国最失落的城市,你的家乡在里面吗?

乡土 | 2015-06-17 14:33: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李土兰
分享:
字号: T T T
城市是文明发展的产物,城镇化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趋势。在乡土经济向工商经济迅速转型的过程中,全球各地的一座座新城市,如同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如果说仅仅一百年前全球上百万人口的城市屈指可数的话,那么在当今世界,千万人口的城市已达百座了。城市聚集着财富、人才和智慧。

媒体人士刘晓博认为,而65年的当代史,某种程度上是中国近代史的一次重演。本来,从道光咸丰到同治光绪,清朝经历了一轮闭关锁国和艰难开放的过程,走到了民国。1949年后,由于政治上一边倒,中国加入了冷战中的苏联阵营。

然而10年不到,又与苏联翻脸,进入没有朋友的“自闭”状态。1978年后,将晚清改革、开放时走过的艰难历程和口舌之争,基本上重演一遍。

这65年,基本上是权力主导城市格局的65年。1978年以后,市场的作用有所增加,但2000年以后又逐步降低。其中东北片区、环北京片区和部分沿海地区,比较集中地出现了城市地位下滑的现象。能不能成为首都、省会,往往成为一个城市命运的转折点。

经济学家张五常说过这样一段话:“不同国家有激烈竞争不难明白,但一国之内的不同地区有像中国今天所见到的激烈竞争,历史上没有出现过。”

无论原因如何,最近几十年间,提升本地竞争力已成为地方官员的主要施政目标。又有研究者在“竞争力”前面加上“综合”二字,使之统领一切单向度的排名、指数,带有“榜中榜”的意思。

一些地方大员就像跑道上的运动员,不分昼夜地辛苦竞逐。而正是这种不止歇的内部竞争,造就了今天中国城市的方方面面——从大广场、宽马路、摩天楼、新小区,到这些年日益流行的湿地、文脉、幸福感、软环境。不论是弹是赞,中国的大小都市乃至小城镇,都已历经剧变。

事实上,城市的兴衰和竞争,永远都是一个焦点话题。有的因获得了独特的发展机遇,而从一个小渔村一跃成为国际大都市;有的则因为种种原因,从历朝古都沦为了失落的穷乡僻壤。

那么,中国最失落的城市又是谁呢?
  
第一:西安


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华,专程来到西安,站在西安古钟楼上,他说:“要了解一个民族就要了解这个民族从哪儿来”。

如今,古城西安面临的更重要的难题是——该到哪里去?

一千多年前长安城的面积是今日西安老城区的八倍。也是世界第一个人口达百万的都市。作为中国13个朝代的都城所在,它与雅典、罗马、开罗并称为四大文明古都。

当你漫步今日之西安时,这种昔日的景象已荡然无存了。来过西安的外国人顶多对三样东西留有印象,兵马俑、大雁塔、明城墙。除此之外,这个曾经世界上最富庶辉煌的都市只给人留下一片空白。

西安政府向媒体宣布,西安将启动“皇城复兴”计划,准备加大对文物古迹、历史街区和传统民居的保护力度——用50年时间,把城市空间发展结构分为中心发展区、顺城旅游服务区、城市功能发展区和入城区,还原西安历史古都风貌,重振盛唐雄风。

然而现在西安不仅GDP总量在中国40名开外,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水平也被后起的乌鲁木齐超过,同时在西部地区西安也与重庆、成都的差距越拉越大。

这个被历史惠泽的千年帝都,在城市和居民的命运变迁中,慢慢咀嚼自身的失落和尴尬。
  
第二:天津

 
天津原来只是运河边上的一个小镇,兴起于金元时期。1404年,明成祖朱棣赐名升格,建立天津卫。这里早期居民来自安徽,因此天津话跟安徽话颇有渊源。

二次鸦片战争之后,西方为了控制清廷,重点经营天津,在这里设立了9国租界,天津因此成为租界最多的中国城市。

晚晴时期,天津是北洋重镇,很多新事物比如新式海军、陆军、警察制度、电报、电话、铁路、现代邮政、西式大学等,都从天津引入中国,天津还一度是力压上海的传媒中心。

退位的皇帝、下野的总统总理,暂时风头的军阀、土匪,以及各色文人,都聚集在天津租界里。1927年首都南迁后,天津的地位更加突出,成为北方第一大城市。

1949年的时候,天津是中国第二大城市,经济总量相当于南京(第四)和青岛(第五)的总和。但是1949年后,北京重新成为首都,天津的光芒逐渐暗淡。1958年到1967年,天津一度还失去过直辖市的地位,成为河北省会。

由于战备原因,在1978年之前,天津很少获得重大建设项目,经济总量不断下滑。直到最近几年,天津才开始复兴,但远远没有恢复当年的影响力。

第三:哈尔滨
 


哈尔滨虽然兴起于20世纪初,但发展十分迅速,在民国初年哈尔滨就成了中国的超级都会城市。哈尔滨全城遍布俄式建筑,号称“东方莫斯科”,当时的哈尔滨洋气十足,其时髦程度可与上海、天津并肩。建国后哈尔滨也成为了中国十大城市之一。

1897年,俄国人根据《俄清密约》开始修建东清铁路。第二年,选中了位于松花江与其支流阿什河之间的三角地带建城,就是今天的哈尔滨。

到1905年,已经有来自美国、德国、波兰、日本及法国在内33个国家的16万侨民移居到哈尔滨,有16个国家建立了领事馆,一个东北亚的国际经济、金融、运输中心已经初现雏形。

1913年的调查显示,这里有53个民族,讲45种语言。苏联建立后,大量流亡的俄国贵族、士兵、妓女汇聚在这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哈尔滨,中国人没有超过居民的半数。

从建城到二战结束,哈尔滨的市政管理权只有六七年控制在中国人手中。其他时间,先是俄国人管理,后是日本人管理。

1946年,国民政府在这里设立直辖市,但仅仅维持了3年。1949年的时候,哈尔滨的经济总量位居全国12位。此前,它还一度是东北亚的国际经济中心。

如今,哈尔滨只能在内地城市中名列25位左右。而东北中心城市的接力棒,由哈尔滨传给长春,如今仍然牢牢地拿在沈阳手中。

在过去100年间,东北地区的中心不断南移,原因很简单:当年繁荣的陆路口岸,现在冷清下来,内陆由国际交通中心变成了死角:俄罗斯、朝鲜都衰落了,封闭了。

今天很多人在谈论中国十大城市时根本都不会想起哈尔滨。
, 
第四:长春

 
长春曾经是伪满洲国的“国都”,建国后一度被划为中央直辖市。长春的兴起,跟俄国人在东北修铁路也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正式以“市”代“县”,是“九一八事变”后的日治时期。建市仅仅2个半月,就“升格”为伪满洲国的“首都”,更名“新京”。

由于社会相对稳定,到1944年的时候,长春人口就超过了南京等大都市,也超过日本东京。应该说,日据时期是长春历史上“地位最高”的时期,超过了沈阳、哈尔滨、大连。

中央政府将中国最早的汽车工业落户长春,长春与渖阳、鞍山、大庆共同成为了共和国的骄子。改革开放前长春一路都是春风得意,但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长春的汽车工业大幅度滑坡,后起的上海(大众)、天津(丰田)、广州(本田)等城市利用外资纷纷将长春超越,长春这个中国的“汽车城”现在已是空有虚名了。

1945年,东北光复后,国民政府将东北分成9个省,设立了三个直辖市:沈阳、哈尔滨和大连,唯独没有长春。1949至1954年,国家曾经设立多个直辖市,其中甚至包括鞍山、抚顺、本溪,仍然没有长春。

而1948年的围城之役,其惨烈程度空前,对城市破坏比较大。可以说,1945年之后长春从东北老大变成老四,就成为必然。为什么?就是因为做过伪满的“新京”。
    
第五:南京
 

 
南京山河形胜、气象不凡,历来号称有“王气”。历代帝王,如果不在南京建都,则肯定会用警惕的目光打量南京,至于因猜忌而毁城,也不止一次地发生过。南京城里古怪的地名如“覆舟山”和“燕雀湖”,以及“金陵”、“秣陵”的别号,都跟这种猜忌有关。所以,南京在冷兵器时代,基本上是一个被帝王诅咒的城市。

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南方统一北方”后,都将首度设在了这里。1927年到1949年,南京是中国的首都。如果没有日本侵华,弄不好到1949年的时候,南京可以超过天津,成为第二大城市。事实上,即便经历了战火的摧残,1949年南京经济总量仍然位居第四,人口位居第六。

如今的南京,GDP在省内位居第三,被苏州和无锡超过。吸附的资金总量约1.84万亿,低于苏州。当年的首都,现在成为省内的二流城市。
    
第六:青岛
 

 
青岛也跟一个外国皇帝密切相关。1899年10月,在抢占胶州湾两年后,德皇威廉二世命名并下令建设“青岛市”,从此开始了德国人15年的统治。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中日和德国为敌对方。日本以帮助中国为名,占领了青岛,一直赖到1922年,到1938年再次卷土重来,统治到1945年。

1929年,青岛成为民国第6个直辖市。也正是在那前后,后来统治中国的“两个图书管理员”之一的女馆员,在青岛大学图书馆工作,她的领导叫梁实秋,她最崇拜的教授叫闻一多;至于她当时的同居男友及其显赫的家族,你可以百度一下。

1949年的时候,青岛是民国12个直辖市之一,经济总量位居中国第5。在三十年代,更是仅次于上海、天津的第三大都市。

如今,虽然青岛是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但经济总量已经退至13位。更要命的是,今天的青岛,已经没有了民国式的浪漫和隽永。
    
第七:武汉

  
武汉自清末洋务运动以来就是中国最大的几个工商业城市之一。武汉的地理位置极佳,如果我们认同京广线和长江,可以作为中国坐标系的X轴和Y轴,那么武汉就是坐标原点。

事实上,自古以来,武汉一带就有九省通衢的美名。在历史上,武汉也曾短暂成为都城,比如1927年。由于武昌首义,民国初年武汉地位甚高,在黎元洪的推动下,武汉郊区的黄陂话,差点就成为中国的普通话。

建国后武汉也是中国十大城市之一,其经济水平长期位居中国前10。可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武汉的经济节节败退,它没有像天津那样衰而不退。武汉现在虽然还是中国前二十大城市,但GDP总量已经落在10名开外,人均收入水平在大城市里是相当低的。

第八:保定

 
1669年,直隶巡抚由正定移驻保定,保定开始成为省会城市,1724年“直隶巡抚”升格为“直隶总督”。1870年以后,直隶总督一般兼任“北洋通商大臣”,在天津办公的时间越来越多,保定的地位有所下降。

进入民国,河北省会就显得飘忽不定,一会儿天津,一会儿北京,一会儿保定。建国后,河北省会仍然迁来迁去,居无定所。保定当过两次省会,加起来不到12年。

直到1968年,铁路枢纽石家庄成为河北省会,天津恢复为直辖市,保定才彻底退居二线,成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

从直隶总督府所在地,到省会,再到普通地级市,保定一路坐滑梯。不过,苦日子快到头了。如今“政治副中心”的传说如火如荼,不管靠不靠谱,最终保定肯定可以分到一些来自北京的“干货”。只是,到底是市区还是北面的下属市县最受益,还不一定。
,
第九:大连

 
 
提起民国时代的城市,有“上青天”一说。在很多人印象中,上海、天津、青岛是当时前三名的城市。这在30年代初是正确的,南京当上首都后迅速崛起,超越了青岛。但1937年的大屠杀摧毁了南京的繁荣,大连因为远离战乱日见繁盛。1949年的时候,大连是经济总量位居全国第三的城市。

关于大连历史,有很多大家不知道的细节:最早入侵大连的不是俄国人,而是英国人,时间是1858年,占领两年后归还中国。1897年底沙俄抢占旅顺口,并在青泥洼地区建城市。两年后沙皇敕令建立自由港,并命名为“达里尼”(俄语“远方”的意思).

1905年,日本战胜沙俄后,将“达里尼”改名为“大连”,这个名字本是中国古代用来称呼大连湾的,又与“达里尼”谐音。不过,我猜俄国人当时取名“达里尼”的时候,就是模拟了“大连湾”的发音。
    
第十:海口
 
 

海南省曾经被国家政府钦定为经济特区,海口作为海南的省会,理所当然有更多的政策优惠和经济特权。上世纪80年代,大批毕业的大学生南下闯海南,海口繁盛一时,其城市建设速度曾一度与深圳并驾齐驱。 然而20世纪末,海南的经济泡沫蒸发,海口萧条了下来,留下了那一栋栋烂尾楼。在省内海口的名声也被三亚超过。
   
第十一:汕头


汕头是由于英国在鸦片战争后强迫清政府开埠而兴起的。汕头虽然历史并不长,但也辉煌一时。
  
现在香港、东南亚的大富豪很多都是祖籍汕头。改革开放后汕头也受到中央特殊照顾,成为了中国五个经济特区之一。
  
然而20多年过去了,汕头却始终没有成为经济亮点,其经济水平连省内的东莞、佛山都比不上。汕头空有那么多海外富商,自己却渐渐“泯然众人矣”。
   
第十二:洛阳

 
洛阳曾经是世界上少数几个繁荣都会之一,然而现在的洛阳已经光芒尽褪。建国初期曾有人大代表提议将河南的省会放在洛阳,这样可以使这个古都得以重新焕发。
  
但那时的郑州已经是中原最大的工商业城市,郑州强大的铁路枢纽优势使洛阳败下阵来。今天的洛阳成为了重工业城市,虽然GDP水平在中部不算低,但城市污染极其严重,在中国人心中也只剩一个“洛阳牡丹甲天下”的模糊概念了。
   
第十三:徐州

  
徐州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虽说徐州的战乱不断,但徐州人用自己的坚强让这座城市千年不倒,历朝历代徐州都声名远扬。
  
可是今天的徐州却陷入了历史上最尴尬的境地,徐州经济发展缓慢,其经济几乎完全靠污染严重的大工业支撑。
  
不仅如此,徐州人均收入水平在江苏是很低的,徐州的名声在中国也一落千丈,并得到“江苏弃儿”的尴尬称号。也许根本就不应该把徐州划入江苏省,因为徐州的文化与江南完全不同。
    
第14:连云港
 
 

连云港是亚欧大陆桥的最东端,也是中国最早的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然而20多年来,连云港的港务运输业始终发展缓慢,这样也导致了连云港城市建设的停滞不前、经济发展迟缓。
  
连云港的人均收入水平是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最低的,以至于被山东日照市超越,并与之争夺亚欧大陆桥桥头堡的地位。
Tab标签: 城市 失落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