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所有城市 都在怀念乡村

乡土 | 2015-08-03 19:1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李土兰
分享:
字号: T T T
上海市是在一个抽象的世界里生活。他们吃粮,不是到田里去播种,然后收获,而是到居住地区所属的粮店,凭了计划粮卡去买;他们吃菜,也不是到院子里去摘,而是到菜市场去买。他们劳动,是在经过社会化综合与分工的流水线上的某一点,重复着某一动作,直至终生;他们得到的报酬,是将物质概括化了的货币,然后他们去各种分类的商店购买生存所需要的东西。他们的生产与消费,已被集合在一起,加以统筹与计划,简约地划分为一系列的单位。他们只需站在他们的一个点上,做一样的动作,获得一样的货币,便可饱暖终生,度过生涯。这是概括化、抽象化、简化了的生命的过程,这是集体化的生命过程的存在形式,而城市是生命集体存在的地方。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好像是生活在理论上,生活在逻辑上,他们将劳动与生存的联系,以抽象的形式去叙述。早晨,他们说:我们去上班;月初,他们说:我们领薪水。他们严格遵守时间,不使迟到早退的事情发生,以防扣除奖金。一个农人担心庄稼歉收而使秋后口粮受到影响,在此是以抽象的符号所代替。在城市的上海里,人们就是这样生活在各种符号中间。我们为某一符号去争取另一个符号。我们以某一符号去换取另一符号。人世间多少种具体的事物被简约与抽象为符号,失去了他们生动活泼的本来面目,上海人的生活是多么疲惫啊!

他们的生活已经没有浪漫的色彩,星辰日月、风霜雨雪与他们无关。钟点标志出他们作息的制度,他们的劳动理论化为生存的需要,没有风景来作点缀,一个农人为田里庄稼喜悦和烦恼的心情,他们再也体验不到。一个头脑简单的上海人,会因为看不见这抽象的劳动里面具体的生存内容,而丧失了生活得目的,他们想:我们这样辛辛苦苦地挤电车,赶路,在流水线上操作,是为什么呢?为了钱吗?钱究竟是这样重要?这样万能吗?生活是多么没有意思啊!另一个头脑复杂的上海人,则会因为太直接地了解劳动的目的是为了生存,也丧失了生活得目的,他们想:我们这样辛辛苦苦地挤电车,赶路,在流水线上操作,是为什么呢?为了生存吗?生存又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这些劳作吗?生活是多么没有意义啊!好在,忙碌的上海人为自己的头脑与心情,本没有留下太多的时间和空间,他们来不及去思考生活得意义,就忙着上班,挤电车,排队买菜,为子女就学奔波。这是一个务实的世界,上海人已经没有了心情,这世界没有多少东西供心情去作体验,心情是一桩奢侈的东西,是农人的时代留给他们的遗物。

世界上所有的城市都在怀念乡村,做着还乡的梦。人性的萎缩与堕落是世界上所有城市的通病,可是涌入城市的大潮源源不断。城市提供给人最多的是生存机会与可能,城市是效率最高、生产力最强的部落,与人的第一需要——生存,息息相关。上海是世界上无数城市中的一个,它牺牲了活泼的人性,冒着堕落的风险,承担起无数贫困乡村的生计,为一个农业大国有限的产值增添了可观的数字。它很少兄弟与伴侣,它的窘迫与拮据日益加深。因此,上海人便情不自禁地紧张起来,睁大了戒备的眼睛,带着排斥的表情,他们变得不宽容,不接纳,不友好,气量狭小。生活在上海的疲惫的我们,只有祝愿我们的上海富强,昌盛,天天向上。

(王安忆,上海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文坛“知青文学”“寻根文学”的代表性作家。同时,被誉为继张爱玲后,又一海派文学传人。其作品《长恨歌》获得了“第五届茅盾文学奖”,2001年获“最杰出的华文作家”称号。)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乡土人文地理微信公众号

乡土人文地理

ID:hvillage
扫一扫关注
简介 遥望家乡,坚守故土。发愿寻找五百位乡土文化守护者。
Tab标签: 城市 乡村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