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老木匠周立启:民间传说你不写,也许下一个十年就消失

乡土 | 2015-08-26 14:3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周立启今年68岁了,他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木匠,雕刻的窗花极受大家喜爱,他从小就跟随父亲四处做木工活,这使他听到了很多蹊跷事儿。周立启笑着说,他爱打听事儿,收集了很多趣闻轶事,既有民间故事,也有各种传说,还有好多地方名字的来源。如今,在山东滨州惠民县,周立启已是传承乡土文化的名人。


“我父亲知道很多传说,我掌握的很多传说也是从他那里听来的。”七八年前,父亲的离世,让他深刻地认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记录老一辈所掌握的故事。在当地,很多知道这些故事的老人都已过世,“随着一代代老人家的去世,很多传说的详细情节也就流传不下来了,我就想,我要赶紧记下来让更多人知道,要不这些事儿最终就消失了。”怕趣闻轶事消失的紧迫感,让周立启有了写作的动力。


其实,周立启仅有小学文化,很多字不会写,更不用说一些成语和谚语了,帮助他写作的,是书桌上的那本新华字典,靠这本字典,对写作陌生的他已经在在鲁北晚报、滨洲日报、齐鲁晚报及惠民大众报等多家报纸发表了40余篇作品。


现在,他的书稿足足能铺满房间的地板,很多纸张已经泛黄却仍然保存完好。书稿字迹工整,排列整齐,能看出写作人的心血。


看着刊登着自己作品的报刊,周立启说:“从老祖宗那里流传下来的东西,终于保存下来了。”


眼下,老人觉得他掌握的民间传说和地名故事差不多都写出来了,下一步要做的,是挖掘周边的英雄人物。“今后要写更多的故事,不仅只是记录,而且要结合历史,让故事更鲜活。”周立启说。


“民间传说就在那儿,你写,它就是书稿能流传千万代,你不写,它就只是传说,也许下一个十年就会消失。”周立启希望能以一己之力记录这些故事,也希望有更多人和他一样,传承乡土文化,让历史活跃于纸上。


附1、

高佛店的兴亡


在惠民县李庄镇彭家庙村东北与辛店镇境接壤的地方有一片古建筑群废墟。这是高佛店遗址,尽管高佛店的故事众说纷纭,真实性已无法考证,但气势宏伟的寺庙、旅店确实真实存在过。


周立启说,隋朝大业年间修建的一所寺院,取名为高佛寺,刚修建完工的时候高佛寺气势恢宏,僧侣众多,香火兴盛远近闻名。到后五代十国前期,“棣州城”(在今惠民县辛店镇先棣州村附近)遭水淹南迁至“小新城”(在今惠民县清河镇古城马、古城李村附近)后,这一带才有了比较规范的治理,地貌、道路有了较大的改变。


出“小新城”西关过徒骇河往北开通了通往阳信县重镇“乔氏庄”(即今惠民城的前身)的大路;往西又开通了“淄角”古镇通往“蒲台城”的大路。“这两条大路正好在高佛寺附近交汇,因此,偏僻的旷野变成了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高佛寺的香火也因此更加兴盛。当时的寺院方丈聪慧禅师为方便过路客商开了一座佛家旅店,以寺院之名而命名为“高佛店”,生意很兴隆。
  

但好景不长,某天一个操着苏州口音的壮年和尚来到高佛寺寻衅,聪慧禅师善言相劝,不料该和尚是江南苏州寒山寺一武僧,因犯色戒屡教不改被逐出寺门才到高佛寺来。他不仅不听劝告,还跟寺内僧人动起手来。这凶僧武功高强,寺内众弟子无一人是其对手,老方丈跟他交手,因年老岁已高气力不支被凶僧一掌拍在后心口吐鲜血而亡。众弟子也被一个个打翻在地。众弟子无奈只好顺服,从此凶僧霸占了高佛寺自立为“住持”。

自从那凶僧霸占此寺后,从前的虔诚佛门弟子变成了非偷即抢、奸淫民女、无恶不作的歹徒,佛门净地变成了作孽之窝,以方便为本的佛家旅店也变成了坑害旅客的贼店。当地百姓的屡屡上告使官府不得不把高佛寺剿封,将众凶僧捉拿归案。一年后官府将寺院、旅店一块卖给了当地一巨富姜武。姜武把寺院的神像全部销毁,房屋加以改造,又重新挂起了高佛店的招牌。
  
在一个电闪雷鸣霹雳交加之夜,姜武之妻正在艰难分娩,昏死几度方立生一男婴。姜武认为此婴儿是个不祥之子,终日索眉。时有一南方江湖术士住在店中,听说店主生一子便主动为婴儿看相。看后,说此婴儿是“真龙天子”将来必登“龙位”!他谎说自己夜观乾相预知真龙天子降于该方,专程寻访“真主”至此,辅佐天子将来登极!姜武深信不疑,留术士家中待为上宾。江湖术士终日闲呆深宅纳福,心想:“既是前来辅佐‘皇帝’,不干点事哪行!”于是就向姜武献谋招兵买马并请武师操练为夺取江山社稷做准备。深宅内天天刀剑叮当,演练“攻杀战守”胡乱折腾。但高佛店姜家出了“真龙天子”,蓄兵谋反的消息传至京城,龙颜大怒!降旨发大兵将姜武一门灭了九族;把这里几百年的建筑群也焚毁为平地。

听家里的老人们说,高佛店荒废之后还是占有原来的面积,直到清朝光绪年间的一次黄河决口,留下了一大块荒地和大片残砖碎瓦。上世纪70年代,国家兴建农田水利工程以及北大方工程,把荒地开发成了庄稼地,分到每家每户,很多留有历史遗迹的砖瓦也被填了沟渠,因此剩下的就只是眼前能看到的一小堆淹没在荒草从中的瓦砾了。




附2、刹庙情结


刹庙“玉皇阁”,坐落在城南二十五公里申家桥东侧,被毁于日本侵华时期。传说,那时刹院的砖石木料被鬼子拆去修了炮楼。

刹庙“玉皇阁”始建于明朝中叶,历经几代扩建成了院落重进、殿堂迭矗的名刹院,内有大雄宝殿、罗汉堂、观音堂、娃娃殿、阎罗殿等。主殿是玉皇阁,位居群殿院中央,是一所佛道两教供奉神灵的庙宇。大雄宝殿、罗汉堂、观音堂等院落居住着和尚;玉皇阁、娃娃殿、阎罗殿等院落居住着道士。这些和尚道士各做各的佛事,各收各的香资。像这佛道两教合一式的刹院在全国并不多见。

刹庙繁华盛况莫过于一年一度的正月初九香火大会。这时节,新春始至、年味未尽,十里八乡的男女老少纷纷来这里逛庙会,有烧香拜佛的,有许愿还愿的,游人兴致不尽,流连忘返。这其中,阎罗天子高高在上,不怒自威,令人毛骨悚然。

最有趣的是娃娃殿。人们为了得到理想的儿女,就打发丈夫来拴娃娃。当拴娃娃的男人走进此殿,会有一道士过来引导他去拜“送子观音”,行过礼后就默求需男需女。交上娃娃钱后,再由另一个道士把一根红绒绳送给他,领他去摆放泥娃娃的那边。娃娃有男有女,多不胜数,任他把红绒绳拴在他选中的娃娃脖子上。这时,道士走过来对娃娃念咒语,然后解下红绒绳递给他,这就算是拴到娃娃了。回到家后,丈夫将这条红绒绳系在媳妇的腰间就行了。从此以后,媳妇若是真怀了孕,这个孩子就是丈夫在娃娃殿里“拴来”的那个娃娃。

日本侵华时期,刹庙被鬼子拆除。后来,人们再也无法去刹庙游走。但是,刹庙情结却挥之不去,一年一度正月初九的香火大会一直在这里延续着。
 

资料来源:滨州传媒网、齐鲁晚报 

Tab标签: 民间 传说 记录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