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广州最年轻的讲古佬彭嘉志

乡土 | 2015-09-10 14:1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天放
分享:
字号: T T T

彭嘉志主讲《金花街的故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yv950Xfwak

彭嘉志说,三年前开始到现在,他几乎每天都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讲古并不是能养家糊口的职业。

2014年,25岁的彭嘉志成为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粤语讲古代表性继承人”。他的师傅颜志图,是“粤语讲古”的唯一传承人,也被人们称为“广州最后一个讲古佬”。

彭嘉志说,现在向人们说书,目的还是为了能够在人们对说书感兴趣。至于培育“粤语讲古”的说书人,他坦诚,由于根本赚不到钱,所以自然就没人去继承了。


讲古,即说书、讲故事。粤语讲古,即用粤语方言对小说或民间故事进行再创作和讲演。据传这是柳敬亭明末南征时,带到岭南的古老技艺。讲古曾一度风靡羊城,在1949年前,说书人都是以“游走”的形式,在市井的街边,或在广场,或在珠江边,自己搭建一个草庐,然后在其中说书。建国后,政府“收编”了这些说书人,集体统筹安排在市一宫、市二宫等场地说书。那时的说书人还算是“白领”阶层,而且会受到人们的尊重。不知不觉中,过去受人尊敬的“说书先生”,已被降格为“讲古佬”。


10年前,彭嘉志拜广州最有名的讲古佬颜志图为师。此后彭嘉志每次都听颜志图讲古,一边听一边做笔记,有时还会录音、录像。听师傅讲完古,彭嘉志还会主动讲上一段,让师傅提意见。一直这样坚持,直到高中最后一年。
   

彭嘉志曾在作文中称自己想做一位“游荡江湖的卖艺人”。语文老师看了说:“作文写得不错,但是想法很危险”。高考后,彭嘉志选择了“课比较少”的历史系,因为课少,他的大学室友四年下来,见到他的时间,据说累计不超过一个月。而不上课的他每周一、三、五晚上要说书,说一个半小时,案头工作要大半天,早上要录电视评书,逢周二、四要记录师伯说书,周六要记录师傅说书。他的大学四年是这样过来的。


毕业多年后,彭嘉志以广州市非遗传承人的身份,被邀回母校讲述粤语文化。回忆起当年令老师们头疼的彭嘉志,教授们仍感遗憾。“我们几位老师对他的期望还是很高的,不希望他仅仅是一个‘卖艺人’,我们希望他能真正成为一代传承人,要超越他的师傅、师伯,成为大师。怎样才能成为大师呢?那就是需要有深厚的理论功底。”


在父辈们看来,讲古和补锅一样,曾是普通常见的职业。如今,讲古佬和补锅匠却基本上已经消失了。相比之下,外地倒有不少欣赏彭嘉志的人。一位北京的民间艺人曾偶遇讲古的彭嘉志,站着一听就是几小时。他说,“那几个小时,我一个字都没听懂,又好像全都懂了”。


彭嘉志说,如今广东很多评书艺人都不太重视赞赋(传统评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评书的表演中常起画龙点睛的作用,表演者多用“贯口”这种曲艺表演形式,对事物景象进行描绘,给人以形象的感觉),甚至电台评书中直接就省去了。然而这种传统评书中的赞赋,在北方却很受重视。北方人喜欢听这个,啪啪啪说出来,不仅要写,还要背出来,说得流利,铿锵有节奏。


和彭嘉志一同学习讲古的年轻人并非没有,只是这些年轻人有的读书,有的结婚,有的去国企供职……还在一线做讲古佬的,只剩彭嘉志一个。“我师傅70多岁的人,中间没有四五十岁的人来传承,证明严重断层。”彭嘉志说。如今是中学历史老师的师妹黄包包坦言,自己学讲古,纯属出于兴趣爱好,并没有将它看做一种职业的可能。“我觉得通过学习讲古可以学到各行各业都能运用的方法,比如搜集资料的能力,演讲的能力,个人的胆量气质”。
   


但在彭嘉志看来,讲古并非没有市场,“年轻人喜欢听刺激的,有次在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开讲座,讲‘男女词典’,坐了两三千人,后来又有一次在大学讲武松打虎,一个传统古,反响也不错。”留美的同学陈劲,常看到开车的朋友,一边开车,一边听脱口秀、评书或者相声。他们觉得,旅居国外的年轻人都很好这口,国内的年轻人未必不喜欢,只是形式上,或许应当有所调整。

彭嘉志的说书内容都是根据旧话本改编而来的,他喜欢逛旧书市场,喜欢买历史方面的书籍,也会买北方说书艺人的话本。这些旧话本经常给他带来艺术的灵感。


“传统的话本大多创意不够,没有个性,”彭嘉志说,“我们应该有一些创新,融合网络小说和红段子的古,传播方式上也应借助互联网,使用移动APP等来推。”对好故事他从不排斥,不论来源何处,只要应时应景,他都愿意利用。在他的讲古场,除了传统古,开场的几分钟热身时评,也吸引了不少人。


此外,彭嘉志还透露:我们的行规,别人说了书,同一个地方不能说相同的书,因为要留一口饭给人吃,不把书说完。北方的老前辈一辈子说《三国》、《水浒》。为什么?他们专一行,留口饭给别人吃。但这些东西现在都没了。以前的老行规还规定不要做坏市场,把价钱压太低。老前辈不是这样,如果你做低价格,就会把别人的饭碗砸了,这样不行。


在这样的传统道德理念下,以说古来养家糊口确实很难,彭嘉志虽说想离开,但他并未离开,而是以当代人能够接受的方式,去抢救已经濒危的“非遗”手艺。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