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各种方言的《再别康桥》

乡土 | 2015-09-14 14:2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如风2015
分享:
字号: T T T

编者按:方言是一种精灵古怪的修饰,一句平淡无奇的大白话经方言之口说出来,顿时活色生香,耳目一新。说久了普通话的你们,是否还记得家乡的方言呢?用方言来挑战一个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吧!



1、原版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2、闽南话版
  
岁卡岁秋我离亏啊,轻求哇岁卡岁秋A来;

哇岁哩A哟秋,嘎塞天A混菜工再见。

  
嘿河比A金柳,西A倒A新牛;

波光来抿A艳影,底哇A心逃哟来哟KI。

  
能投定A青荇,油油A底椎来抿哟来哟KI;

底康河A柔波来抿,哇甘心最几刁椎操。

  
嘿榆荫A卡A一潭,M洗清泉;

洗提定昂揉翠底仆造干,沉淀着猜昂4A忙。

  
寻忙?忒几咱等挑啊,

向七操古卡七A微漫溯,

满载几尊星辉,底星辉斑斓来抿棒瓜。

  
但洗哇M汤棒瓜,岁哩洗别离A笙萧;

夏堂啊微哇掂掂,掂掂洗今按A康桥。

  
岁卡岁秋我离亏啊,轻求哇岁卡岁秋A来;

哇哟哟秋,M忒造几片混菜。
  

3、潮汕话版
  
我静静个行了,住甲我静静来棚样;

轻轻驿手,告别西畔个云彩。

  
溪墘个金柳,是日头落山时候个新人;

溪底个倒影,甜在我目内块姚。

  
肭土顶畔个青啼,滑滑在溪底块梭;

在康溪照雅个水底,我情愿做条水草!

  
榆树下许一堀,唔是清泉,

个是天顶条庆捻绵了放在溪草底,凝结着甲庆棚样个梦。


髓梦?拒一条堂竹竿,

向着水草俞青个地方撑去,

载一船星光,在星光斤斤中块笑曲。


是担我无变大声唱,暗暗静静者是分离时的隆琛幢;

撮虫亚为我个分别店到静静,无声季出住是今夜个康桥。
  

我静静个行了,住甲我静静来棚样;

我戏戏手黄,密浪罗无爱闸去。


4、粤语版

我静静鸡散水,就好似我静静鸡咁踩来;

我静静鸡YAP手,同D云讲声:“系咁先啦,喂!”


河边嗰D金柳,好似新娘喺河边晒太阳;

反映喺水上面个靓样,喺我个心度浮下浮下咁样。

……

但我唔可以唱K,讲拜拜嗰支笛衰咗;

热天嘅昆虫都为我收声,剑桥今晚真系哑咗!


我静静鸡散水,就好似我静静鸡咁踩来;

我拍拍箩柚,一旧云都唔拎,嫌重得滞。


5、东北话版

鸟悄儿的我走了,正如我蔫巴的来;

我得了八嗖的招手,磨叽西天的云彩。


那泡子边的金柳,是夕阳中的媳妇儿;

波光里的倩磴儿,在我的心头汩涌。


埋了巴汰的青幸,油了巴叽的在水底赛脸;

在康河的旮旯里,我甘心做一把蒿子。


那榆荫下的一座,不是蘑菇,是个猫楼;

揉希碎在浮躁间,沉淀着贼拉彩虹的梦。


嘎哈啊?划拉一把笤帚疙瘩,

向青菜贼青那嘎的漫溯;

整一兜子星辉,在星辉斑斓里嗷唠两嗓子。


但我不能嗷唠,悄悄是滚犊子的笙箫;

扑勒蛾子也为我蔫儿了,蔫儿了是这宿儿的康桥!


我傻了巴叽地走了,正如我飚的呼的来;

我得瑟得瑟衣袖,不带走一嘎达云彩。


6、四川话版

轻飘飘地我梭起走啰,就好比我轻飘飘地梭起来;

我轻飘飘地甩一下手杆,离开啰西边那堆云坨坨儿。


那河沟头黄呼呼的柳树,是太阳落山时候的新媳妇儿。

水花花儿头的乖影子,在我胸口里面拽(zhuai)来拽去。


稀泥巴高头的野葱葱,油腻腻的在河底下疯叉叉地板(摇的意思);

在康河耙(pa)融融的水泡儿里面,我巴不得是一堆绿青苔。


在榆树阴凉地方的湿窝窝,不是从泥沙沙头浸出来的清水;

是天上边彩虹,捏烂啰滚进烂草堆,埋起来的五颜六色的梦。


到处睃(suo)?拿一根长竹竿,

朝比绿叶子还绿的地方乱捅;

装满一木船星星儿的光亮,在明晃晃的坝坝头干吼。


不过我不能够干吼,悄悄梭起走才是散伙的喇叭调子。

屎壳郎也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不开腔就是今天半夜的康桥。


轻飘飘地我梭起走喽,就好比我轻飘飘地梭起来;

我把袖子挽得邦紧,不拿跑一丁点儿云坨坨儿。


7、河南话版


慢摸儿的俺跑了,就象俺慢摸儿的来;

俺较起儿的晃晃手,离开西板儿的云彩。


乖乖你看河膀的金柳,是后晚黑儿中的新媳妇儿;

水波纹儿里有恁多花里胡哨,让我的心痒不及溜的。


臭腥泥上的狼尾(yi)巴蒿,光溜溜的在水底啊(dia)招摇;

在康河的软水圈子里,俺喜欢当一把水闸草。


那树凉意儿下的一窝儿,我的哥不是清泉,是顶上虹,

搓碎在水闸草里面,沉淀着花里胡哨的梦。


找梦?拿一根长棍子,

向黑青黑青的闸草里乱搅;

俺整满一大船星辉,在花里胡哨里胡吼。


妈呀俺不敢胡吼慢摸儿是跑了的调儿;

凑猪儿也为我憋气儿,憋气儿是今儿后晚黑儿的康桥!


慢摸儿的我跑了,就象俺慢摸儿的来;

俺较起儿的晃晃手,不拿走一嘎蛋儿云彩。


8、上海话版

阿拉缩手缩脚额走了,就像阿拉缩手缩脚额来了;

做一记招差头的姿色,还么看到西面额云跟阿拉一道跑。


湖浜边朗相额柳树,是壶比捏太阳额嘎子婆;

浪头里相额影子,来了阿拉肚皮里捣糨糊。


拉乌泥高头额两根葱,贼特嘻嘻额来了湖浜底壶头澎嚓嚓。

来了个条叫糨糊额浪头里,阿拉西心踏地额行愿做一根葱。


来了唉面的树下头额央沟桶里相,伐是老清爽额水,是天高头落下来额伐晓得啥么事;;

又跟唉内根葱搞了一道了,还老开心额来了做贼特嘻嘻额忙。


搞忙办羊摸摸?撑根竹头吧,

顺老根额葱往上头爬;

娘依拉数数太阳啊好额,等了星星下头做超女啊。


比过阿拉伐好唱额(一唱就跌身价了),还是贼头骨闹额刚拜拜,

这晒界要帮阿拉保持低调,一本正经熬到今朝芽到额康桥!


阿拉缩手缩脚额走了,就像阿拉缩手缩脚额来了;

做一记招差头的姿色,还么看到云跟阿拉一道跑。


9、云南方言版

轻轻泥,我走了,就呛我轻轻泥来;

我轻轻泥招哈手,作别西天阿些云彩。


阿河坎坎上泥金柳,是夕阳中泥新媳妇;

波光里头泥花脚乌龟,在我心里头搅来搅气。


软泥巴上的草聋聋,油油的在水底峡招摇;

呆康河的柔波里头,我管甘心做根水草!


榆荫下泥阿一潭,根本就不算是清泉,

是天上杠搓融呆浮藻头,沉淀几呛杠浪凯泥梦。


找梦?阿就撑支长篙,

往青草更青泥地方杀撒,

装几满船的星仔,呆星仔放光泥卡卡里头,安逸泥吼几句!


但是我不能乱吼撒,悄悄咪咪是别离泥笙箫;

夏虫为了我,也高矮不吭声,点声音都没得,字就是今天晚些家的康桥。


悄悄咪咪泥,我走了,就呛我悄悄咪咪泥来;

我舞了一哈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10、陕北方言版


悄迷各触眼的我走了,就像我悄迷各处的来,

活抖活抖鹅儿袖袖,不提溜走一疙瘩云彩。


水跟底的草草啊,各揪在那儿悄悄间活颤。

阵儿我揍站在这达烂,你敢把老子闯给(降调)哈?


表(降调)看你长的高浪,

你这个疙跑把老子惹火了看老子拿上一疙打砖疙蛋把你花红脑子倒出来张

你走在黑天打动的大该上,穿着忽行打扇的破布散子,

代着偏流打挂的恶水帽子,你突鼻囊嗓的,还把你能的。

你道忘蓝!那天你暂再土个但上看欣鑫~一个淡下起了亲盆大鱼!

你召了忙蓝!一火跑开蓝!一个淡把你擦倒蓝!

一获把你楚成个泥个蛋!把我失笑的来来!


11、内蒙古方言版

悄迷各戳的俄走兰,就还俄悄迷各戳的来;

俄慢慢的摆手,告别西半儿的云彩。


乃河半半的金柳呀,是黑涨来的新媳妇儿;

忽闪的水(和儿)的倒影,在俄的心里头忽飘。


软忽踏踏的青草草,各揪在那轻轻的活颤;

在康河的水波(和儿),俄就想当一回青草草。


乃树荫凉凉的一糊滩,不是清水水;

是天上彩虹捏烂在浮草(和儿),积攒着彩虹一样儿的梦。


行梦?拄一个截长棍棍,

朝绿草草更绿的地方扩散;

片片沿沿的一船星宿,在星宿闪动(和儿)狂嚎。


可是俄不能狂嚎,悄迷各戳是离开的信号;

夏虫也为了俄不做声,不做声是今儿黑夜的康桥。


悄迷各戳的俄走兰,就还俄悄迷各戳的来

俄忽抖忽抖衣袖袖,不提溜走一片云彩


12、济南方言版

悄没声的俺走了,正如俺悄没声的来。

俺甩拉甩拉小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大明湖畔的垂柳,是夕阳下的闺女。

那水上的忽闪,在俺的心头荡漾。


土坷垃上的水草,左右的在水底晃悠。

在趵突泉的波涛里,俺情愿做一条水草。


那柳树下的一潭,不是黑虎泉,使五龙潭!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事。


找事?俺抡起了长篙。

向小草更青的地方咕吨。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狼嚎。


但是俺不能狼嚎,悄没声地,是别离的笙箫。

蛐蛐也为俺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天桥!


悄没声的俺走了,正如俺悄没声的来。

俺甩拉甩拉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


13、杭州话版

轻轻交,我走掉的类,就同道我轻轻交来;

我轻轻霍霍手,同西天滴云彩窝再会。


咯河港儿傍边个柳条,毛象晚快边个新娘子;

浪花儿里头毛赞个影子,来动我心里头戳来戳起。


烂污泥高头个青荇,油花儿一样来水里飘来荡起;

登了康河的浪花儿里厢,我毛情愿做一光水草。


那榆树阴凉蓬儿下底的汪凼,不是虎跑噶清个泉水;

是天上厢个彩虹掼啪了水葫芦里,积了泡彩虹色个个梦。


想琴梦?撑一光长浪杆,

朝比青草瓦要青个地方划古起;

满满一船儿个星辉,来动闪闪星光里头挖里挖拉个唱歌儿。


但我不好毛高声个唱歌儿,闷声不响是走外个笙萧;

六月里的虫儿阿为了我不响,不响就是跟朝晚上个康桥。


轻轻交,我走掉的类,就同头毛我轻轻交来

我轻轻挥挥手,一片云彩都不带了走


,

14、武汉话版

冒做声我就车了,先前我也是冒打招呼就来了;

我稍微招了哈子手,和西边天上的云告别了。


河边的金柳,是太阳要落土那个时候的新姑娘;

水里照得见新姑娘长得很清爽,害得我瞎想。

……

但我不能瞎昂,偷偷是离别的锣鼓家业;

热天的蛐蛐也为了我而冒叫了,闷到是今天夜里的剑桥。


偷偷的我车了,和我偷偷的来一个样

我甩了哈袖子,硬是冒带走一点云


15、西安话版

悄悄地饿奏咧(走了),奏像饿悄悄地来;

饿悄悄地甩一哈(下)袖子,奏咧,西天的云彩。


河边沃(那)金柳,斯(是)夕阳里沃新娘;

匪(水)里面沃影子,木乱在饿的心里。


稀泥上沃荇菜,油油地在匪底晃荡;

在康河沃匪上,饿奏要做一根匪草!


榆负(树)底哈沃一泡匪,不斯清匪,斯天上沃虹;

揉碎在浮藻里,落哈些彩虹梦。


衅(寻)个梦,肘一根长蒿,

朝最青沃奏;

搂哈一船的星光,让星星闪着,栽(咱)吼秦腔。


奏斯饿不能吼,悄悄地撇了笙箫;

虫虫哈(吓)的不敢念川(说话),悄悄地,奏斯今儿的康桥!


悄悄地饿奏咧,奏像饿悄悄地来;

饿悄悄地甩一哈袖子,奏咧,西天的云彩。


16、唐山土语

蔫儿了吧唧低我走咧,邹跟我蔫儿了吧唧的来低似的;

我蔫儿了吧唧低晃了晃了手,跟西边儿低云擦诶说:我走咧。


河沿儿上低金色(shai)儿低柳树,是日头下低新媳妇儿;

水影里头低影儿,得(dei)我低心生晃了。


滋泥生低水草,油了吧唧低得(dei)水地下晃了;

得(dei)康河低柔波了,我惦着当一根水草!


榆树底下低那(nei)嘎得儿,不是啥干净水,是天生低彩虹;

柔波碎咧得(dei)水草当间儿,沉下跟彩虹一样儿低梦。


学么梦?找一个长杆儿,

往比青草更青地地方儿溜的;

正一船星星光,得(dei)星星光里唱歌。


邹是我不行唱歌,悄巴潜儿地是走人的笙箫。

六月儿地虫子也不叫列,悄巴潜儿地是跟儿后生低康桥。


蔫儿了吧唧低我走咧,邹跟我蔫儿了吧唧的来低似的

我晃了晃了袄袖子,一点云彩(cei)也不带着走


17、南京话版

轻轻的老子窜得唠,就好象老子不吱声的哧过来;

老子晃悠晃悠的招招手,跟天西边的云说拜拜。


河西边的金色的杨柳,是老子家的盼西;

波光里头那个骚比比的背影,撩的老子心里头直痒。


茬在烂泥巴里头的毛草,淹到水里头摇头晃脑啊啊呜呜的;

泡在康桥下头的水里头,老子狠不得当根草算唠。


树底下那一扑拉子不是什么泉水,是把彩虹日烂塞在浮萍中间;

划水下来的是花花绿绿乌七八糟的梦?


找梦啊是的啊?抱根竹竿儿,

往草棵子里头杀过去;

塞了一船光亮。


老子想唱歌但是又来尿了,不放闷屁的是笛子萧说再见,

连夏天的虫子也不敢跟老子比古,今晚康桥有点儿小郁闷,


轻轻的老子窜得咯,就好象老子不吱声的呲过来;

我挥一挥我的老头衫,连片天上的云都不造枝。


18、常州话版

轻轻叫鹅走列,就象鹅轻轻叫来;

鹅轻轻叫招手,告西天的云彩说再会。


够格河边酿格金老格柳树,是夕阳中的新娘仄;

波光里头格影仄,勒鹅心酿荡漾。


烂泥酿格青泥苔,油光光各老,勒了水底勒招摇;

勒康河的水波里乡,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够格榆树树荫底下格一个潭潭头不是清泉,是天酿彩虹;

被别人家弄碎仄放勒浮藻当中,沉淀着彩虹你老格梦。


寻梦?撑一根竹篙。

忙青草更青格地方漫溯;

满载一船格星辉,勒星辉斑斓里乡放歌。


但是鹅不能够放歌,悄悄是离别格笙箫,

夏虫也为鹅沉默,沉默是今朝夜头格康桥!


悄悄格鹅走列,就象鹅悄悄格来格列,

鹅挥一挥衣袖管,弗带走一片云彩。


19、贵州思南方言版

轻轻泥,我走了,就呛我轻轻泥来;

我轻轻泥招哈手,作别西天阿些云彩。


阿河坎坎上泥金柳,是夕阳中泥新媳妇;

波光里头泥花脚乌龟,在我心里头搅来搅气。


软泥巴上的草聋聋,油油的在水底峡招摇;

呆康河的柔波里头,我管甘心做根水草!


榆荫下泥阿一潭,根本就不算是清泉,

是天上杠搓融呆浮藻头,沉淀几呛杠浪凯泥梦。


找梦?阿就撑支长篙,

往青草更青泥地方杀撒;

装几满船的星仔,呆星仔放光泥卡卡里头,安逸泥吼几句!


但是我不能乱吼撒,悄悄咪咪是别离泥笙箫;

夏虫为了我,也高矮不吭声,点声音都没得,字就是今天晚些家的康桥。


悄悄咪咪泥,我走了,就呛我悄悄咪咪泥来;

我舞了一哈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20、河北方言版

哑咪悄声哩俺走咧,哑咪悄声哩俺又来咧;

俺晃着膀子招咧招手,跟天上的云彩说古德白。


河堤上栽哩柳树,好像是才娶的新媳妇儿;

树影在河哩动啊动,弄哩俺心里痒痒咕抓哩。


河水底下哩榨草,跟着河水一漂一漂哩;

要是康河水流老是这么平缓,俺都想变成这河里哩榨草。


那老歪脖榆树下哩水坑,水不清亮,是把下雨后出哩象;

掰碎后扔到绿膜棱子上,沉淀着作梦娶媳妇的梦。


四处踅摸,拿一根竹竿子,哪价榨草多就往哪开;

载着一船星星,赖月亮地底下唱歌。


不过俺还是不能唱歌,不许出声是古德白家哩锣鼓;

蛐蛐、蚂蚱也都不叫唤咧,一点声响都没有,这就是今个黑价哩康桥。


哑咪悄声哩俺走咧,哑咪悄声哩俺又来咧;

抖搂抖搂衣裳袖子,连一块云彩俺都没有带走。


21、运城版

轻轻哩俺走蓝,就像俺轻轻哩来啊是哩;

俺轻轻哩摆摆手儿,西天啊哩云彩,俺走蓝!


那河边啊哩金柳儿,是快落(lao)下山日头哩媳妇儿。

河沟里的(di)影儿,在俺心里晃荡。


稀泥上边儿哩青荇,油忽忽哩在水底啊乱晃。

在康河沟里,俺愿意变成一棵水草儿!


在榆树凉里呢水坑儿,不是泉,是天啊哩彩虹;

弄(neng)碎在绿木楞里边儿,装哦那彩虹啊是哩梦。


找梦朗?支起来一根长竹杆儿,

往呢比绿草还绿哩草里边淌。

装满老一船星星儿,在星星光里边儿唱歌儿。


不粘,俺不能唱歌,一声不念哩是走啊是哩笙给箫。

夏天哩呢虫儿也不念哩蓝,就像呢康桥一样儿不说话儿。


俺走蓝,就像俺一念不声儿哩来啊是哩。

俺布晒布晒袄袖,莫带啊走一片儿云彩。


22、赤峰方言版

压么巧动儿地,我走了,就哄我先前儿似的悄鸟儿地来。

我呛么声儿地晃晃胳白,哄西班儿的云骨朵分开。


那泡子边儿的金柳儿啊,是末老爷儿前儿的新媳范儿。

水影影儿里的倩磴样儿,在我地心窝子这孩儿逛荡。


埋了巴汰儿的青荇,油的呼儿地在水里得瑟。

在老河的水影影儿里,我就乐意当根儿水草儿!


榆树阴凉儿底下那坑子水,那可不是泉眼儿啊,那是天上地彩虹,

搓么碎喽,葛嘞到水草儿里,澄兴澄兴,就跟揍了个梦儿似的。


嘎哈啊?还卜椤个挺老长地拔棍子,

朝着那草甸子贼青那嘎哒撒么撒么;

整一兜子星星不点地亮光儿,就搁那星星不点地亮光儿里嗷唠两嗓子。


但我不能嗷唠,呛么声儿地,是滚犊子的笙箫;

扑勒蛾子也吱为我蔫儿了,蔫儿巴唧儿地,就是今儿么哄上的康桥!


我傻了巴叽地走了,就哄我先前儿飚的呼的来;

我抖搂抖搂恼袖子,可没穴么走一箍哒云彩。


23、冀东地区老太方言版(乐亭昌黎滦县)

一点一点地我走俩儿啊,就跟我一点一点地来是地

我偷偷摸摸地晃楞手,我走了啊,西天地云猜儿


内个河边上地柳树,是日头落西时候地小新媳妇啊

内个波光里地提奥地野野儿,在我心里头不停地动哏

……

可我大声唱歌了不中,偷偷摸摸是我走了地音乐

蛐蛐和蚂子都因为我不说话咧,不说话奏是我今儿黑街的桥啊


偷偷摸摸地我走咧啊,奏跟我偷偷摸摸地来是地啊

我晃楞晃楞袖子,哪个云猜儿我都留地这儿黑啊


24、山西原平话版
  
齐的溜溜的俄走连,就或俄齐的溜溜的来;

俄齐齐的卜来了卜来手,背转云彩掉头就走。
  

外河沿上的柳树,就或黑长来阳婆叠的媳妇呀散;

水里头的影影,在俄心厢忽漾忽漾的。
  

稀泥上长的水草,油呼呼的在水里头忽摇;

在康河的咯晕晕厢,俄啧待就是一根水草!
  

外榆树荫荫哈头的潭,卜是齐齐的泉水,

是天上的虹揉烂跌进草草厢,咯拽拽的就或彩虹的梦呀散。
  

寻梦?拄上一根竿竿,

咯越沉的草草厢寻;

满满拉上一船宿宿的米亮,米灯啦水的唱歌。
  

可是俄卜能唱,悄悄是走时候的笙;

哈儿的虫也悄悄连,悄悄哇~今黑夜的康桥。
  

悄悄的俄走连,就或俄悄悄的来;

俄卜来卜来袖,走也卜咯夹一圪瘩云彩。


25、客家话版

欠欠里涯走啊咧,就同涯欠欠里来;

涯欠欠里招下里手,作别西天给盖朵云。

      
盖丢河边给金柳,嘿夕阳中的新娘里;

波光里给艳影,才涯给心堵里法来法是。
      

软泥巷给青荇,油油里才水堵里摇上摇下。

才康河给柔波里,涯甘心做一条水草。

      
盖咋树荫下给一潭,晤嘿清泉,嘿天上虹;

才浮藻间捏佬飒碎,沉淀着彩虹边给梦。
      

从梦?撑一支长竹篙 ,

向青草又过青给地方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才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涯又晤少放歌,悄悄嘿别离给笙箫;

夏虫也为涯晤喂喂歪歪,沉默嘿今晚个康桥

      
欠欠里涯走啊咧,就同涯欠欠里来;

涯法一法衫袖,晤带走一朵云彩。
Tab标签: 方言 再别康桥 语言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