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终南山现代隐士

乡土 | 2015-09-17 14:18:24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终南山的主峰位于长安区境内,海拔2604米,“寿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


终南山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修道胜地,它既是佛教的策源地也是道教的发祥地,因此有“天下修道,终南为冠”之说,无论山势多么陡峭,都有踩踏小径石阶、悬挂天梯在此隐逸修炼。图为2012年2月26日,终南山大峪十里坪。一名隐士在雪地里练习“空谷传音”。


据不完全统计,有50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行者来到终南山隐居。法新社曾报道称,数千年来,佛教和道教信徒们一直到这里寻求远离浮华尘世,自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放宽宗教政策以来,隐士人数与日俱增,但随着更多人到来,山顶变得愈加拥挤。


释永净1971年生于福建,1999年出家,据她口述说自己谈过恋爱但并没有结婚。2010年9月从扬州空明寺来到终南山,在一处茅棚中隐修。她说没有什么朋友,几乎不下山,跟外界几乎不联系,也很少说话。图为2012年2月26日中午,释永净走到自己种的菜园子前摘了2根黄瓜和一些菜叶准备做饭。


“我觉得生活就像永无止境的圆圈,追寻更好的工作、更好的车子……但最终不知要去哪儿。”来自广东佛山的刘景崇,放弃了百万年薪的嘈杂生活,现在一身布衣,每天可坐在蒲团上鸟瞰群山,远观飞禽走兽。


2009年10月4日傍晚,翠华山天池旁,一位浓髯中年男士在弹奏着古琴曲《忆故人》,他叫樊洲,1992年开始在山间隐居了近20年,清晨习拳练武,下午抚琴独坐,醉心于琴拳书画。


道家讲求修身养性,王道长每天会拿出一部分时间来练字作画。她在山洞的石头上花了一支梅花,每日描上几笔,便也慢慢成型。她曾尝草中毒,后自配解药。


王芝霞是终南山众多修行隐士之一,出生于1932年,于终南山修行36年。性情开朗,常笑称自己为终南山上的“疯老太婆”。王芝霞是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县西柳乡人,43岁在香积寺皈依,在终南山小五台半山腰盖了座庙,取名“三圣殿”。


今年25岁的祥子原来是名到处游走的自由摄影师,2013年第一次来终南山,“对终南山的想念让我想哭,就好像它一直在那里等我,我也在等着遇到它,等了好几辈子了一样。”祥子隐居的小屋,篱笆围绕,左边是连绵的山脉,右边是清澈的小河,房前屋后都是树。但曾多次遭贼,出于安全考虑,她现在村里过夜,白天才去小屋。


陈居士三十多岁,湖北人,1999年从深圳富士康辞职后到终南山莲花洞修行,这十几年来他看过寺庙,住过山洞。他说:“10岁我母亲去世,我父亲就不太照管我和弟弟了,我必须独立,洗衣服做饭,还要带弟弟,我去读很多很多书,觉得自己是荒漠里饥渴的人。那些年,人生最纠结的生死、身体和心理的问题交错到一起,现在想来不堪回首。”


曾有记者问一位隐士:住在这山里感觉清净吗?隐士答:真正的清净要在心里。最美的山水也在自己心里,而不在身外。记者又问:你修行的目的是什么?隐士答:我们的心灵在躯壳中,而不受红尘的干扰。生命就像这棵树,该长就长,该停止就停止。所以,永远站在中道。


隐士探访者张剑峰说,“现在的驴友们也是对终南山和山上隐修者的一种威胁。”张剑峰说,城里人热衷户外游,每到周末越来越多的驴友上山,而很多人并不在意环保和尊重那些隐者。他就亲眼见过,有的驴友也不打招呼,随意闯进隐者的茅蓬,大声喧哗,临走还把门前隐者种的果树上的果实都摘走了。


有人说,人人都想在终南山寻到一个白胡子老头,但是最后只寻到一棵歪脖子树。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