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每个人的舌尖就是一个故乡

乡土 | 2015-12-24 15:2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如风2015
分享:
字号: T T T

广州的冰室,有一个奇特的冷暖兼备的功用,夏天自然是卖冰水雪糕雪条,而冬天则卖热乎乎的糯米饭,一冷一热的极端让人印象殊深。


大热天走进冰室里,凉嗖嗖的气息就让人暑热顿解,那个巨大的不锈钢雪柜总是湿漉漉的。红豆冰菠萝冰是小时候的挚爱,甜甜凉凉糯软的感觉,在物质匮乏的年头,已经是难得的享用了。


大冷天的早晨吃糯米饭,也是在冰室,一粒粒弹牙的糯米在猪油酱油的浇淋下充满诱惑,再加上腊肉或者腊肠什么的,有这等口福的那天,肯定是父母认为的重要日子,却让我从此认定糯米是最可口的主食。


那时的茶楼茶居,多半是在通衢大道的显要地头,骑楼下的门面通常用原木铺设,阔落气派。中空的店堂,木楼梯绕墙而上,迎对着大门的骑楼是小孩子眺望街景的好去处。一排一排火车卡位一样设置的坐位,分隔中有关连,舒适而又不拥挤,叫卖的店员胸前吊一个硕大的蒸笼,里面摆放着一笼笼刚出炉的点心烧买,餐车推买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黄澄澄的大吊扇从空中垂挂下来,无论春夏,都在慢悠悠地扇动着空气,也扇动着人声,一团团地骤歇骤落。冲泡茶水的店员总是戴着白帽子,拿着大铜壶的臂力很是了得。一盅两件的茶饮,一桌子粲然享用的各式茶点,对点心的痴迷就是这么累积起来的。不仅是口福,也是眼福和心慰,每一款都让人不忍不舍。


那些柴米油盐酱醋所牵扯的感受所留下的痕迹,“食物不仅是食物,食物是故乡的密码,是故乡全部信息的数据接口。食物的味道,食物制作的程序,和方言、礼仪、地理性格一样,是我们随身携带的小规模的故乡”。所以,每个人都是“一乡一地的人,由食物滋养长大。食物是深植体内的木马,是魂魄,是密码,指向二十年山水,五十里人家”,每个人的舌尖就是一个故乡。


串起街头巷尾的店铺食杂,是这座城市温情的风雨灯,它们在,一个人跟这边街区的关联就多了一份依恋,更多了一份温暖的记忆。饮食有抬脚出入的去处,零碎食杂有方便购买的地方。简单的一日三餐有店家应付,居家味就是这么聚拢起来的,家园情结亦是这么一点点缠绕起来的。


味觉是最牢固的记忆,也是最难挥散的情结了,味蕾的感觉,味蕾的牵挂,就像美好的初恋里的单相思,每一回神,总是心神律动感慨万千的,因为难忘,因为无法替代。于是,时光的流逝只是一个证明与记忆的过程,注定要在日后的岁月里招之即来挥之不去,然后沉淀为一些伤感或者苍凉,从遥远的过往开始就一直一直地陪伴着自己。味蕾储存着人生经历很多不为人道的记忆,它留下的印象总是让人不能隐瞒虚饰,是否由衷是否受落竟是做不得假的,它储存着情感认同的脉络,比初恋还要衷肠不改,一辈子也渴望能记忆从前,记忆最初的所爱。

每每在追忆的间隙,那奇妙和口感以及图景总是让人充满了感触,它帮我们留住记忆、留住过往,并且守住故乡的情怀、守住故园的意义。
Tab标签: 美食 广州 故乡 味道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