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话不尽的秦淮河 道不尽的夜色

乡土 | 2014-12-02 23:4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唐海彬
分享:
字号: T T T

第一次认识秦淮河是从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从那时就疑惑:夜晚的秦淮河有什么可看的?不会是文人的自作多情吧。后来又知道,朱佩弦是和俞平伯相约同体作文。两篇出自大家手笔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都为秦淮河的夜色“说情”,对于我这个初到南京的人来说,不去看看秦淮河是没有道理的。

第一次零距离接触秦淮河,当然选择在傍晚。

黄昏,我来到了秦淮河边。此时游人尚少,用来载客的画舫静倚长岸边,歇泊柳影下。看不见灯影,也听不见桨声,秦淮河看起来平淡无奇。由于是旅游热点,现代文明的车流、人流从她身旁喧阗而过,反而显得有点杂乱而无章。

当夜的风为他披上一袭轻纱时,秦淮河象变魔术般一下子出落得风姿绰约、****蕴籍。从秦淮河两岸鳞次栉比的白墙黑瓦式建筑里,发出的柔和的橘红色的灯光流泻在河面上,波光粼粼。朗朗夜空,明月清光似水。灯光、月光笼罩着的秦淮河像一位在绣花缎被下初醒的美妇,有几分慵懒,有几分妩媚。

游人多了起来。满载着从两岸街巷中鱼贯而出汇集过来的游客的画舫,渐次向前缓缓地移动,激起细密的波纹,水面灯影迷离,飞霞流丹。临窗坐在画舫,任凉颸拂颊,听橹声欸乃,看灯影摇红,望星月交辉,舫移景换,眼前慢慢展开一幅秦淮河的画轴。这时,身着古代服饰的江南女子来到画舫中间的过道上,轻起朱唇,亮起软软的、甜甜的嗓音,吟唱着秦淮旧梦,六朝烟雨。吴歌西曲一路萦萦绕绕地唱着,再加上微风轻拂,流水密语,是我心旌神荡,恍惚如梦。

我忽然明白,不是这一汪碧水有什么特别,她比丽江的水逊色的了;也不是这里的灯影多么迷人,她比山城的夜色呆板多了。这里的美,美在两岸****不绝。六朝粉黛,春情秋泪,多少悲欢尽枕古泊酣梦。

临河楼台,不是藏着李香君住过的那座锈阁吗?白天里我刚游览了“李香君故居”,进得楼去,映入眼帘的是,红衾绿枕,古董字画,脂粉香溶合着儒雅气。美貌绝代的李香君,诗文横世的侯方域,在这桂楼椒阁中演绎了一曲艳艳风尘,侠骨芳心,****不忘爱国的爱情故事。

不要小看秦淮河两岸沉浸在夜色灯影中的不起眼的河房,或许每一座房都会给你诉说一个凄美哀婉的故事。这里出现过秦淮八艳,出现过李香君和柳如是,出现过马湘兰和寇白门,虽然是倾国倾城的名妓,却比男子汉大丈夫更爱国。她们的一袭芳魂在后人悠悠的诗词歌赋中游荡,不绝如缕,任凭一代一代人反复吟唱。

从画舫上的导游的嘴里,我打听出了胭脂井的所在,目的是想印证一下我从书中了解的陈叔宝那个活宝皇帝和张、孔二美人的故事。不爱江山爱美人的陈后主终日沉湎酒色,荒疏朝政,每日与贵妃张丽华寻欢作乐。百官启奏时,竟让张贵妃坐于膝上,与他一道决策国事。最后隋军攻破都城建康,进到了朱雀舫时,他不得不置江山于不顾,拉着他的两位美人跳进了胭脂井。一曲《玉树后庭花》,葬送了陈家江山。从此之后,陈后主李煜的亡国之恨、思乡之情就成了秦淮河畔被后人反复吟诵缅怀的主题。胭脂井台边的胭脂,与井里的水溶在了一起,也成了南京人心头的一颗朱砂。缠绵在金陵城骨子里的那股子艳,自此落下了根子,再也洗不去了。

被称作“十里珠帘”的秦淮河承载的不光是艳艳风尘的故事。舫行百余米,导游指着河岸不远出的一个普通的巷口说:那里就是“乌衣巷”。

乌衣巷,我是久闻其名的。“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的一首《乌衣巷》吟哦得后人对“乌衣巷”妇孺皆知。然而,在此之前,我却没有想到,这个驻扎过孙吴王朝皇上禁卫军,坐落着东晋王导、谢安宰相豪宅的“乌衣巷”被安插在清丽的秦淮河畔。

秦淮河就这么奇怪,要么飘忽如行走丽人裙袂洒下的一缕香风,要么承载着太多太多的凝重。

秦淮河,还有一个庄重的不能再庄重,凝重的不能再凝重的邻居——夫子庙。

夫子庙,即是孔庙。孔庙、学宫、与东侧的贡院组成三大文教古建筑群。构成了秦淮风光的精华。夫子庙凿秦淮河为泮池,之间建一书写着“天下文枢”大字的牌坊,游人至此可凭栏小憩,浏览秦淮河风光。看着孔庙建筑群寂静地鹤立于桨声灯影的秦淮河畔,我总觉得有些荒诞不经。试想一下,说出“惟女子难养也”的孔老夫子,头枕着印着商女轻衫丽影、灯火笑媚的秦淮河水,听着隔河飘来的靡靡之音。他能安眠么?!

秦淮河真是一条最妖娆、最浪漫、最神秘、最具凝聚力的河。孔老夫子和秦淮八艳在这里相安无事多少年不是说明了这一点么?!

舫停时,夜已深。秦淮河今晚的桨声灯影还会延续到天明时分,或许会永远地延续下去。


Tab标签: 秦淮河,南京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