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乡土 > 正文

贵州侗寨传说:投胎转世

乡土 | 2014-12-29 17:1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唐海彬
分享:
字号: T T T

榕江旧称古州,为江南八百州之一,隶属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

大利侗寨位于榕江县栽麻乡,村里古建筑群保存完好,2014年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利属于天府侗、六侗、九侗、四十八寨等南部侗族地区不同文化支系的交汇地带,集中呈现了南部侗族地区传统文化丰富多元的面貌:如既唱大歌,也唱琵琶歌;既唱由汉族剧本改编而来的“大戏”,也唱改编自侗族传说和生活的“小戏”。

在大利侗寨,常能听到很多神奇的故事。其中,对几个关于投胎转世的,印象尤其深刻。夜里,月色皎洁,凉风吹拂,溪流叮咚。村人一边与我们把酒言欢,一边讲述传奇。他们说,本地就有三例不肯喝浑水的亡灵,转世投胎后,前世和今生纠缠在一起,平添了无数悲欢离合。

侗人的生死观,人死后要上天。据说亡者的魂魄在路上都会遇上一盆水,很混,有人愿意喝,也有人不肯。喝了混水的亡灵就会忘掉前尘往事,而不肯喝的则会将前世的记忆带到今生。

寨里某男,从学步起,就愿意把所有吃的玩的,反正只要是他认为的好东西,全部抱去送给本寨的一位婆婆。起初他的父母及村人都大惑不解,等他能清楚表达时,才告诉大家,他前世是这位婆婆的丈夫。人们不信,他又说了很多当年的生活细节,并且都得到婆婆的印证。后来村人认为这种情况有悖伦理,就请人朝他泼了盆牛血,这个人才忘掉往事,不再对婆婆有异常之举。现在婆婆已去世,而这位男子还健在,亦娶妻生子。村人在他及其家人面前,都小心谨慎、不再提及此事。

寨里一名中年男子,到从江做生意,在一间饭馆吃饭。老板娘很年轻,一见这名男子就问他,是不是从榕江大利来的某人。男子大为惊讶,问她如何知晓,她便滴下泪来,说前世是男子的父亲,投胎转世为女子。见男子半信半疑,她又举出其家有条板凳下刻了什么字,哪面墙上糊的什么报纸,无不与男子父亲在世时相合。男子返家后告诉亲族,大家认为应该相认。于是两家成为亲戚,互有往来,并且一直尊称年轻的老板娘为“父亲”。

而第三个故事,听起来就颇为惊心动魄了。解放时期当地一名大地主,是被枪决的,投胎转世为大利邻村的一名女子。从记事起,她跟家人说,头经常痛,而且一痛就想起前世被子弹轰穿头颅的情景,血光像雨雾一样喷开。挥之不去的往事,令女子极为痛苦。她的家人想了很多办法,想帮助她忘记。可是无论泼牛血、杀鸡念咒、还是其他法术,都赶不走她的前世魂灵。这女子终其一生,都在前世顽固的阴影下,憔悴抑郁。

投胎转世之说,实难令人置信。然而听故事时,依然生出感动与敬畏。至少在当地人心中,世间存有执着的爱情与亲情,可以穿越生死之隔;也存有深刻缠绵的苦楚,乃至来生亦无法解脱。

人可有灵魂?可有前世今生?谁知道呢。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总是跟一些人“白头如新”,跟另外一些人“倾盖如故”,而且很多时候,这种分别来得毫无理由。也许这就是前世的因缘,而我们因为喝过奈何桥上的孟婆汤,也就是侗人认为的那盆混水,所以不记得来龙去脉。但是一些过于深刻的人和事,是否还会留些痕迹?当我们初会时惊诧:“好生面熟,在哪里见过?”是否前世的灵魂在相互致意,而今生的凡胎勿自懵懂?

谁知道呢。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