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夏宇立:徐向前会不会打仗

军事 | 7-8 14:20 | 作者:夏宇立 | 编辑: 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几年前应邀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听到与会者议论:“西路军里徐向前、陈昌浩指挥能力不行,要是许继慎在,由他指挥,不会失败的。”也是几年前,甘肃河西热心西路军问题的朋友郭梦林先生给我电话,告知接待了南京军区的一位编研室主任,此人自称为某著名将军教授的博士生,她于河西一路宣扬:“徐向前太不会打仗了!如果是林彪、彭德怀指挥西路军,肯定会胜利。”又过了一年,兰州的董汉河先生也在北京接待了这位女博士,她继续发其“高论”,遭董先生驳斥。笔者还当面听人说:“我军将领中能人多的是,要是林彪、彭德怀去,或者是刘伯承、粟裕去,绝不会那样。”这些年来,听到这等言论,数不胜数,笔者大多只能默然叹息,且还不要去提那些恶意诋毁中伤者。

  

徐向前会不会打仗?能不能打仗?本是不言而喻的问题,且仔细一想,提出本身就荒谬可笑。但是,现今这么多人提出来,也倒确实是一个问题,军事历史学也应该回答。那么,回答它,谁最有发言权呢?我想,战场亲历者、战争史上的经典战例、虽经沧桑又被掩盖但落地留痕的历史事实最有发言权。

  

将军们盛赞徐向前特别能打仗

  

我们先来听一听将军们怎么说。洪学智、胡奇才说:“徐帅英勇善战,功勋卓著,中外驰名,有口皆碑。”(1990年10月16日《人民日报》)杜义德、郑维山、罗应怀说:“徐帅具有惊人的军事胆略和宏伟气魄,敢于和善于打大仗、硬仗、恶仗,以弱敌强,以少胜多。他要求指挥员首要的是不畏强敌,不怕困难,胆大心细,抓住战机,歼敌制敌。作战之前静如处子,缜密思考,周到部署;一上战场,要胆大包天,像出山猛虎,不吞掉敌人,决不罢休,对于弱敌,要把它当强敌来打;对于强敌要把它当更强的敌人来打;在困难和危险时刻,要敢于‘硬着头皮顶住’,‘坚持最后五分钟’。从而养成了红四方面军的过硬战斗作风,创造了许多以弱敌强,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1990年11月25日《人民日报》)张才千、向守志、刘昌毅、尤太忠说: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斗争中,徐帅“驰骋疆场,运筹帷幄,不愧是我军大智大勇的杰出将帅。”(1991年1月20日《解放军报》)郭述申说,徐帅是“善打大仗、恶仗、硬仗的统帅”,“长期斗争的实践,使大家有这样一种感觉:不管打什么大仗、恶仗、硬仗,只要向前同志指挥,广大指战员就信心百倍。”(1990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秦基伟、陈锡联、陈再道、徐深吉说:“从1929年6月起,我们先后在他(徐向前)直接指挥、领导下战斗和工作,是他教我们带兵、打仗、使我们在战争中锻炼成长,一步步地走上了领导岗位。他是我们最崇敬的领导,最严格的师长。”(1990年9月28日《人民日报》)

  

上面这些都见诸于报端,表达的都是亲历者的切身感受和深刻认知,如果说这些属“官样文章”的话,还可以听一听将军们私下里怎么说。

  

徐向前的女儿徐鲁溪女士告诉我,有一次她问韩先楚:“韩叔叔,您说谁最能打仗?”韩先楚脱口而出,“你爸呀!还有林彪、彭德怀……”。程力先生也曾问父亲程世才:“元帅中谁最能打仗?”父亲大声地:“徐向前!徐向前最能打仗!”韩先楚、程世才皆为军中虎将,虽出自徐向前麾下,但平生中也曾受到多位元帅指挥,自然心中有数。

  

本世纪初,因为痛感“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本实事求是的长征史书”,红二方面军老战士、对红军军史和战史有深刻研究的陈靖提议我们合作写一本。2001年7月在南京寓所与笔者作过长谈,谈到红军三个方面军的领导人时,陈靖说:“徐向前这个人很不简单。对他研究很不够,写他没有写透。解放后我跟他见了两次面,印象很深刻。打仗是一流的,他打仗比贺龙强,比朱德也强。你看红军时期的战役!还有我亲身经历的华北作战。那时,刘邓带主力走了,陈赓也带主力走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再就是新兵。一个八纵、十五纵打临汾,开始大家不相信能打下来,他打下了。后来打晋中战役,我那时是华北特种兵,配合徐部。消灭赵承绶时最艰难、最关键,要堵住敌人逃跑的口子。王新亭(八纵司令员——笔者注)见部队太疲劳,亲自去见徐,说部队疲劳,太苦了,伤亡大,要求撤下。徐向前那时病得连马都不能骑,躺在担架上,闭着眼,不出声,表示不同意。敌人是主力,王新亭急得没办法,回去之后给部队打电话下命令,分头掩护撤出。电话正在打,这时有人报告,徐司令员拄着拐杖来了。王新亭大吃一惊,立刻改口了,要部队拼死命坚持,告诉徐司令员到了前线。王新亭脑子活,转得快。这一坚持,部队士气大振,敌人兵败如山倒,赵承绶(阎军野战军总司令——笔者注)也被活捉。这就是徐的‘坚持最后五分钟’。那时,徐的部队,我们见到的,老的老,小的小,小的没有一枪高,装备极差,但打起仗来,仗仗胜利,完全是打的指挥。”(2001年7月18日陈靖与笔者谈话)

  

笔者在王宏坤将军身边工作了七年。王宏坤最敬佩的人是徐向前。他说是徐向前教他打仗。王宏坤也属传奇人物,是57位上将中唯一少时未进学堂者。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1928年入桂系当兵,1929年初回乡当红军。开始当战士,1个月后任班长,1929年6月徐向前进大别山,在徐向前手下,三年内连续升级,至1932年春天任红四方面军第10师师长,时年23岁,仗打得很漂亮。当时红10师为7000人的主力师,后来的7位上将那时正在红10师。时为第12师师长的陈赓还曾经以王这位纯粹农民出身的红军将领的事迹向鲁迅先生作过介绍,引起了极大兴趣,以致一度产生创作欲望,准备写一部反映苏区和红军的小说。王1933年任红四军军长,时年24岁,四方面军是正规化编制,一个军一万七八千人。红军时期王任军长、军政委等高级职位达5年之久,抗战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旅长,冀南、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成为司令员刘伯承的副手。

  

20世纪80年代,我在他身边时,他精神健旺,记忆力超强,几乎每天都与我谈军论史说将,哪怕住医院在病床上,直至嗓子嘶哑,连我和他人再三劝阻都不行。有时我将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铺在地上,他手持长竹竿指点给讲述战役战斗发生发展过程,兴致甚高。他的经历里,与许多高级将领有过接触交往,在元帅中,除了徐向前,也曾接受过朱德、彭德怀、刘伯承、林彪指挥,打过许多仗。可以说,他的“谈军论史说将”,是不可多得的史料素材,具有相当高的参考价值。

  

许继慎,红一军军长,红四方面军早期领导人,著名战将,新中国认定的33位军事家之一。由于1931年被“肃反”冤杀,后来熟悉他情况的人不多,而刚好当年许继慎进入鄂豫皖时,王宏坤受徐向前指派带领教导队一个排保卫,同时王还是许所在的党小组的组长,在完成红一军整编前后,许继慎亲自指挥,打了许多胜仗,王是当时的亲历者,印象很深刻。关于许继慎,王宏坤后来评论说,许继慎的确很优秀,打仗过得硬,英勇顽强,坚决果断,指挥能力很强,也很有经验,和旷继勋比较,打仗要强得多。他与徐比起来,一是办法还是比徐少一点,二是脾气急,没有徐沉稳。

  

20世纪80年代初,红四方面军战史办为《艰苦的历程》一书组稿,请王宏坤写一篇关于红一军第一次会合文章,在回顾和叙述许继慎的贡献时,他特别强调要加上一段徐向前的作用,表达“更加崇敬徐向前同志”。王宏坤回忆说,1972年在人民大会堂,他听周恩来讲过:许继慎是个好同志,是有战功的,红四方面军的战斗作风,就是猛打猛冲,这与许继慎同志的带领和培养是有一定影响的。王宏坤后来对笔者说,总理这段话,总的说得不错,但不很全面。一是四方面军的战斗作风,不止是猛打猛冲,二是许继慎带领和培养有关系,但许继慎时间毕竟短暂,对四方面军影响大的是徐向前。

  

我问王宏坤,哪位元帅最能打?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徐老头。”由于红军时期他主要在徐手下,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主要在刘邓手下,曾经做过刘邓的副司令,了解得比较深切。他还告诉我,“就指挥打仗来说,徐比刘邓强。刘邓两人加起来不如徐一个。”他解释说:“刘与邓完全不一样。刘有谋略,很勤奋,一只眼睛,很辛劳,很长时间爬在地图前,方案可以做出一套又一套,很细致周密。但他有一个缺点,缺乏决心,不果断。邓不一样,邓不做方案,也没有做方案的耐心,他简洁明了,没有多的话,但他决心是最强的,特别果断,敢于担当,就靠他拍板。二人配合完满,缺一不可。二野到中原后,遇到邓不在时,仗打不好,刘不在时,仗也打不好。徐不一样,打仗比刘邓加起来强。徐的缺点在哪里?就是政治上软了一点,没有一个好政委。”(笔者理解后两句话大概是指西路军时)

  

王宏坤说,红军时期,不论林彪、彭德怀,还是刘伯承,都与徐向前不在一个层次上。后来他们都成了统领一方的战略区领导人。在指挥大兵团作战方式上,徐向前、刘邓、林彪各不相同。刘邓就不大上前线,前线指挥往往是纵队头头指挥,一个纵队头头指挥好几个纵队。平汉战役,我先后指挥了西集团和北集团。后来二野南下作战,羊山集由陈再道指挥,双堆集由王近山、杜义德指挥,陈锡联也经常指挥,还有陈赓、杨勇都指挥过。刘邓很放手。这也要有一个基本条件,前线指挥员很成熟。林彪不一样,他是一竿子插到底。作为野战军司令员,他可以在后方越过前面兵团和军的首长,直接把电话打到师,直接指挥。这样干,有利有弊。1949年10月,我们在武汉,一天林彪叫我过去,他打算以四野部队和湖北军区部队进鄂西,组织鄂西战役,歼灭宋希濂部主力。我先给他介绍了敌情。接着林彪当面交待,四野出动四个军,加上湖北军区部队,由我统一指挥。我对林彪说,敌人虽有10多万人,但战斗力不强,四野去的部队不宜多,去一个军就够了,去多了,部队一动,敌人就会跑,只会“赶羊子”。敌人要跑,不会去湖南,只会去四川或贵州。我们要全歼,只有堵敌退路,南北夹击。林彪接受了我的断敌退路,合击敌人的建议,但是仍然决定投入了四野三个军。四野每个军五六万人,装备好,但很笨重,在鄂西大山区行动很不便。原本我们计划南面第47军由桑植直插西面利川,堵住宋希濂退路,我在北面宜昌、巴东一线率第42军、50军和湖北军区部队向南。可是打起来后,最让人想不到的是,林彪却越过我直接命令47军停止不进,在远离利川200多里龙山作防御,又命令北面部队42军、50军停止进击并向后撤。原因是林彪怕敌人全压到47军身上,让47军吃亏,实际上是错估了敌人的战斗力。我顶住林彪批评,让湖北军区部队猛进,截住了敌人一部。最后,四野一部和二野一部上去了,将截住的3万多人消灭。鄂西战役如果不是林彪在后面突然改变计划,宋希濂那10多万人就会被全部消灭。林彪的指挥方式,往往替代了下级。还有就是过分顾及自己部队怕吃亏。这一点上,邓小平的胸怀开阔得多,顾全大局顾及友邻,敢于多担当。淮海战役他就说,不怕二野打光了,二野打光了,还有兄弟部队。

  

徐向前与刘邓、林彪都不同。徐组织战役考虑深远,部署周密仔细,打起来后,干部层层下放,他本人深入前线要害地方。哪里最关键最危急,他就出现在哪里。这样的好处在哪里呢?硬仗恶仗能过关,能直接督导干部和部队发扬英勇顽强精神,打出过硬作风,特别是对新部队和新干部的锻炼培养作用大。

  

王宏坤还说,就指挥打仗来说,徐向前与刘邓、林彪和彭德怀相比,还有几个方面的长处,一是更加敢于打硬仗、恶仗;二是敢于以小打大、以弱击强,以少胜多;三是自己边练兵边打仗,以新兵打大仗。哪一个元帅能像徐那样,自己一批批地把新部队带出来、打出来?没有!这三个方面,谁都比不了徐。徐在红军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是从头干起,打出主力后,桃子成熟了,别人都拿走了。

  

王宏坤还对“徐向前不能打仗”之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说,西路军失败后,有的人看不起徐向前,说徐不能打仗。笑话!四方面军靠什么起来,就靠打出来的。不论你是军长、师长、团长,一仗打不好,撤你的职,这是轻的!霍邱作战旷继勋没打好,军长职务撤了。后来枣阳新集和漫川关作战又没打好,十二师师长职务又撤了。一个总指挥不能打仗,呆得住么?一天都呆不住!那个说徐向前不能打仗的,到现在还纠集一帮人揪住西路军问题不放。西路军到底是谁的问题?当时我们就知道,中央指挥的。那时西路军电台与中央联系,功力不够,很多时候经我们四军电台转。他说徐向前不能打仗,他自己怎么样?抗战时,指挥八路军一个纵队,10多万人呀,敌人一个扫荡堵击,搞得差不多干干净净,就凭这,他要是四方面军干部,早就枪毙了!因为是一方面军干部,没有事。上朝鲜战场,后勤保障本不成问题,可他的部队,冻成了冰疙瘩,成千上万人冻死。(以上内容王宏坤在几年中对笔者谈了多次,这里根据1988年10月记录录用)

  

独领风骚的早熟统帅

  

红军时期是人民军队一个极为重要的时期,它既包括了创建阶段,又包括了发展壮大阶段,更为重要的是,它决定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功能、结构的基本形态,同时,又为人民军队的进一步发展壮大,作出了干部、经验和思想理论等方面的准备。

  

在中国革命史上,不论是徐向前,还是林彪、彭德怀、刘伯承等,都堪为屈指可数的一代名将,一方统帅。然而,在红军时期,不论是林彪、彭德怀,还是刘伯承,都与徐向前不在一个层次上。那时的林、彭、刘,既无徐向前的地位,更无徐向前那样的建树和战功。

  

林、彭、刘等皆来自中央苏区,来自红一方面军,为一方面军英勇善战、屡建功勋的骁将。而徐向前来自另一个战略区域——鄂豫皖苏区、川陕苏区,来自另一支红军主力部队红四方面军,他是红四方面军总指挥。

  

林、彭为一方面军的军团长(实际上相当于红四方面军中的军长,其所率一个军团大多数时候还没有四方面军之一个军人数多战力强),刘伯承就任过红军总参谋长,也曾于高级职位上多次转换,但却始终没有进入最高指挥决策层。一方面军最高军事领导人是朱德,朱德为帅,林、彭、刘等在朱德手下为将,尽管不愧为名将,然而,仍然只能算“将”,远不能算“帅”,既不具备“帅”的历练,也无“帅”的实绩,甚至暂时还不具备“帅”的才能准备。一般来说,帅是帅,将是将。帅是一个战略区或方面军的最高军事首长,将就是帅的部属。帅是大树,将是大树上的枝桠。

  

徐向前则不一样,他在另一个战略区域,是独当一面的、红军中人数最多的、战斗力最为强大的军队的最高军事首长,是名副其实、众望所归的统帅。徐向前先前也是“将”,但早已完成了由“将”入“帅”的岗位和品质素养的转化升华,他既有“帅”的才能,又有“帅”的长期实践,还有“帅”的丰厚业绩。所以,就能量和建树来说,林、彭、刘等人此时与徐不在一个等量级上。

  

不妨看一看徐向前所在的红四方面军的表现和战绩。有比较才能有鉴别。这里可以将一方面军和四方面军略作比较。

  

根据地

  

红一方面军之中央苏区,鼎盛时期根据地面积5万平方公里,人口250万。

  

红四方面军之鄂豫皖苏区,鼎盛时期根据地面积4万余平方公里,人口350万;

  

红四方面军之川陕苏区,鼎盛时期根据地面积5万余平方公里,人口600余万。

1234下一页
Tab标签:徐向前 打仗 红军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63083人查看,有1人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引用 游客 2016-7-10 18:07
西路军的失败有着多种原因,既不能怪罪于徐帅,但也不能把西路军的失败完全推给毛泽东。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