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曾仲鸣之子口述史之四:革命

口述史 | 2-25 16:03 | 作者:佚名 | 编辑: 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汪精卫的家人曾经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自你爸爸去世以后,我们没有开心过一天。其实父亲与汪精卫相识多年,他绝不仅仅是其身边一个简单的“秘书”的角色;而汪精卫对父亲而言,也是亦师亦兄亦友。
这段故事,要从我母亲的家族讲起。方家出自福州,依靠茶叶生意成为富商。我的伯公,也就是我外公的哥哥方家澍,考上了举人中了进士。回乡的时候当地百姓很隆重地给他修了一个凯旋门,让他骑马从下面过,很有点衣锦还乡的意思——我1978年到福州的时候还看到这个凯旋门,那时候还没拆,现在大概没有了。方家澍后来被派到浙江做官。他用官俸回福州买房置地,积累了不少家产。方家是大族,父辈兄弟三人的儿女、媳妇及仆从上百人同住城中“九彩园”大院。
在清末,许多有志青年鉴于中国穷、弱,都盼出国到欧美学习。日本明治维新之后,跻身列强,成为最热门的留学目的地。方家澍虽然是传统读书人出身,但是思想并不保守。正是在他的支持下,方家的年轻人成为第一批出国学习现代知识的人。母亲的五哥去了法国;六哥方声涛进入日本士官学校学军事;七哥方声洞则去了千叶医学院。七姐叫方君瑛,1903年,方家澍出钱也把她送到了日本——在那个年代,能把女孩子送出去读书,实在了不起。方君瑛也很争气,学了几个月的日语后,通过了东京女子师范大学的考试,成为这所学校第一个中国学生。那个年代,也正是革命思潮风起云涌之时。1905年,孙中山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方声涛、方声洞与方君瑛都加入了同盟会,成为同盟会的第一批成员,立志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推翻满清政府。方君瑛为人正直,有胆有识,虽是女孩子却被同志们选为同盟会暗杀部部长,被称为“同盟会女杰”。方君瑛也非常认真,学习之余,还常常练习投掷手榴弹。
方家的第四个儿子叫方声濂,很不幸的是,婚后第三年他就因病在上海去世,留下妻子曾醒和一个儿子。当时曾醒只有21岁,在中国的大家庭里做寡妇是很受气也很凄惨的。方君瑛与嫂子曾醒是很好的朋友,她觉得嫂子就这样荒废一辈子太可惜了。所以就给她父亲写信,希望把曾醒也送到日本学点知识,将来也好独立。那时候,方家澍因心脏病在上海去世,家境大不如以前。外公方家湜觉得学费太贵。方君瑛提出,她可以把自己的奖学金分一半给曾醒用。不久,方声洞回到福州,把曾醒和她的儿子方贤俶接到了日本。曾醒在方君瑛的影响下,也加入了同盟会。
那时候,在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留学的汪精卫,成为孙中山手下的一得力干将。汪精卫口才好、相貌也好,经常跟随孙中山到海外向华侨演讲、筹款。在一次去南洋筹款的时候,当地富商陈耕全的女儿陈璧君对其一见倾心,不仅捐钱捐物,还要追随汪精卫去日本。陈璧君是在南洋长大的,没有中国女孩子所受的那些传统礼教的束缚。就这样,17岁的陈璧君也去了东京,要为同盟会工作。孙中山为此,还特地写了一个条子说愿意让陈璧君加入同盟会。汪精卫当时是《民报》的主笔,所以陈璧君就到《民报》去工作。考虑到陈璧君在日本孤身一人,年龄又小,孙中山就委托方君瑛和曾醒两个人去照顾陈璧君,她们三个人后来结拜为干姐妹。
当年,当汪精卫决定冒险入京行刺摄政王载沣,以壮烈一举挽回革命者的声誉时,他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七人“暗杀小组”。方君瑛、曾醒、陈璧君都是成员。她们各自把炸药缝在棉背心里,从日本坐船到天津,再坐火车到北京,因为背心里面全是炸药,密不透风,方君瑛和陈璧君后来告诉我妈妈,她们一路上热得要死。她们后来也觉得炸药在她们身上没爆炸,简直不可思议。为了纪念这次“死里逃生”,他们七人还拍了一张照片留念,这张照片现在我还有。
汪精卫和黄复生把炸药埋在后海银锭桥下,他们的计划是:他们藏在桥下,等载沣的马车从醇王府出门过桥时引爆,同归于尽。前一天晚上,汪精卫找到陈璧君,两人一边握着手,一边流泪,以为天亮就是诀别。没想到有人半夜出来发现他们形迹可疑所以报了警,警察顺藤摸瓜,很快抓到了汪精卫和黄复生,喻培伦和陈璧君刚好出去,逃过一劫。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审理此案的肃亲王决定免他一死,判为终身监禁。陈璧君买通狱卒,给汪精卫写了一封很热烈的求婚信。汪精卫看后大为感动,就把手指咬破了,写了个“诺”字。这次未果的暗杀行动,倒是成全了汪精卫与陈璧君的感情。
那时在汉口做公司经理的外公方家湜根本不知道,他在日本的几个孩子都成了“革命党”。方君瑛与方声洞都参加了1911年的黄花岗起义。起义前,姐弟二人还到照相馆合影一帧寄回家做纪念,相片上面他们给父亲留下这样的话:“儿等报国,即以报亲,尽忠亦即尽孝。”方声洞与林觉民、喻培伦等人都自告奋勇充当敢死队员。而当时分配给方君瑛与陈璧君、李佩书等几个女同志的任务,是让她们出去跟胡汉民联系,把军火运进广州城。于是她们假扮奔丧的女眷,披麻戴孝,陪伴胡汉民扶着三口装满枪支的棺材进入广州。
谁知快到广州城时他们发现城门紧闭,只有一老人坐于门下,对他们说:“年轻人,不能进去了,里面事已失败,你们快点走吧!”原来官方闻得风声后,已全城戒严。形势对起义军非常不利,有些同志主张改期。黄兴不同意。4月27日下午,黄兴带领120名敢死队员,臂缠白巾,手执枪械炸弹,直扑两广总督署,想生擒两广总督张鸣岐。张鸣岐越墙逃跑,黄兴等便放火焚烧督署衙门。黄兴带领方声洞与朱执信等出南大门时,与另一支起义军相遇,双方发生误会交火,方声洞死于乱枪之下,牺牲时年仅25岁。事后,黄兴向党内报告起义经过,对方声洞这样评价:“以如花之年,勇于赴战。”
黄兴当时带领的那支敢死队只有120人,里面的朱执信、邹鲁、方声洞、林觉民、喻培伦等人,都是知识分子当中的精英。这些“秀才造反”,就是凭着一腔热血拿枪上去跟清兵打,结果伤亡惨重。方君瑛本来早就抱定杀身成仁的决心,结果她没有死,弟弟却牺牲了,方声洞的死对她打击很大。
辛亥革命成功以后,汪精卫从狱中获释,终与陈璧君在广州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婚礼。为他们证婚的,是已经当上广东都督的胡汉民。汪精卫和胡汉民曾经是最好的朋友,革命成功之后,他们却变成了政敌。正应了那句话:可共患难,不可共安逸。后来胡汉民卷入廖仲恺案,汪精卫要抓胡汉民,胡汉民就跑到汪精卫家里去了,陈璧君把他留了下来。后来汪精卫打电话给陈璧君,说胡汉民叛变了,抓他杀他也不可惜。陈璧君告诉他:你不要讲话,胡汉民就在我们房间里。汪精卫气得把电话扔到地上。
那一天,方君瑛带着她的十一妹——也就是我的母亲方君璧参加了这场婚礼。母亲后来回忆,婚礼那天摆了几十桌酒,汪精卫一身白衣白裤,陈璧君则是黑上衣黑裙子。她一度还羞得躲在房中不肯出来。那个时候,这些年轻的革命者肯定以为,等待他们的那些未来的日子,就只有幸福和安宁吧…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3780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