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曾仲鸣之子口述史之七:飘零

口述史 | 2-25 16:07 | 作者:曾仲鲁 | 编辑: 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父亲去世那年,母亲只有41岁,她一下子成了独自带着三个男孩的寡母。母亲与父亲的感情很特别,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只是夫妇,同时也是兄妹,同时也是朋友”。她后来把他们当年写的诗、词结集出版《颉颃楼诗词稿》。在序中她写:“我们两人的血同时流了,混在一起,我的一半已与你同死,一半的你生存在我的身里。”
父亲遇刺以后,汪精卫始终对我们一家心怀歉疚。他常常找我们几个孩子到他家跟他们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们很怕陈璧君,她脾气比较大,经常骂人了。陈璧君总是说:“我们马来人就是这样子。”她认为他们华侨性格直爽,有话就讲,不像国内长大的人那么含蓄那么胆小。她最宠爱的是弟弟陈昌祖和儿子汪文惺,弟媳朱始——她是朱执信的大女儿和儿媳谭文素成了最常挨她骂的人。她有时也会骂我妈妈,因为我妈妈年龄比她小很多,所以暗自流了眼泪也就算了。
陈璧君年轻时也算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可是后来也变得很贪。可能因为跟蒋介石斗一直处于劣势,所以她后来“悟”到了要抓权力,所以她用的也都是自己身边的人。她的五弟陈耀祖做“广东省长”,1944年被刺杀;她就又让自己的妹夫褚名谊去做。连我妈妈都说,在广州,汪夫人是太上皇。
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母亲,虽然也有许多对汪精卫的疑惑和不解,但是对她来说,汪精卫始终是她尊敬的兄长。1944年夏的一天,妈妈突然不见了。后来才知道她离开上海去日本看汪精卫。1935年,汪精卫曾遭受过一次暗杀,嵌入他背部的一颗子弹引发了骨癌。在医生建议下赴日本治疗。母亲先是从南京乘火车到沈阳,穿过朝鲜,然后登船去日本。那时候,美国的B-29轰炸机天天对日本进行轰炸,美国潜水艇也把日本围得水泄不通,很多船都被炸沉。母亲还是越过重重障碍,到达名古屋,去探望汪精卫。她后来告诉我,陈璧君一直显得特别神秘,也不告诉她汪精卫究竟得了什么病。母亲曾向陈璧君建议,让汪精卫在清醒时写一份遗言留下来。但陈璧君不愿意听这种话。
1949年被判无期徒刑的陈璧君在苏州服刑。那时,解放军已到了江边。母亲单枪匹马去苏州,想说服典狱长乘兵荒马乱之际释放汪夫人。典狱长同意了,但要求十条黄金为代价。母亲打电话到上海,嘱汪家托一名亲戚带十条黄金来苏州。结果那人失踪,很可能是途中遇劫被害。解放后,旧时同盟会的同志宋庆龄和何香凝曾到监狱探望陈璧君,告诉她只要她承认汪精卫错误,人民政府便可以放她出来,但被她婉拒。尽管如此,陈璧君在狱中还勤恳学习毛主席的著作,很得启发。1959年她因心脏病去世。
汪家的几个孩子虽然比我们都大很多,但是因为从小长在一起,关系也很密切。汪精卫二女儿叫汪文彬,今年已经92岁了,年轻时也是很坚决的一个人。有一次她到王府井路过一教堂,很好奇地走了进去,结果里面有个嬷嬷对她说:“我一直在等你。”她就信了教,做了修女。后来她到印度尼西亚最穷困的地方服务,老了在那里的一家修道院里养老。今年新年我们还互相寄了贺卡。大女儿汪文惺后来定居美国。有一年她来瑞士,我们见了面,谈了很多话题。我直截了当地问她:“你对你爸爸怎么看?”她承认父亲走错了路,但是她也为父亲做了辩护,认为他动机是好的。
抗战胜利之后,起初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给父亲定性的,我们兄弟三人,跟着一个亲戚都改姓了冯。母亲到南京去问曾仲鸣到底算不算汉奸。人家说,曾仲鸣不算汉奸,因为他是死在伪政府成立之前的。所以他的财产不算汉奸财产,所以不充公。我们放心了,重新回到原来的房子里。而母亲马上大张旗鼓地开了一个画展,不是叫“方君璧画展”,而是叫“曾仲鸣夫人方君璧画展”,在上海轰动一时。
1949年,母亲带着我们去了法国,1956年又移居美国。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中国开始慢慢敞开大门。时隔多年,母亲第一次重新回到中国大陆。那一次,周恩来接见了她。周恩来曾在广州黄埔军校工作过,他告诉我母亲:以前在广州的时候见过你。我妈妈当然全不记得了,她对周恩来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惊讶不已。这一次,她在大陆停留了好长时间,画了许多画,这是她艺术生命的最后一段辉煌灿烂的时期。她的画风变了,颜色鲜明起来。很明显,她受当时国内文化思潮的影响,画的人物有耕田的、赶鸭的、挑水的、敲石的,都是很有生命力的普通的人物。
1981年3月29日,是母亲在中国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也是广州黄花岗起义70周年大祭。母亲在方声洞的儿子方贤旭的陪同下来到黄花岗,给在起义中牺牲的烈士们鞠了三个躬——69年前,她与方君瑛、曾醒、汪精卫、陈璧君一道去法国之前,曾来这里做了同样的动作。她哽咽了。那一刻,不知道她是否想起了身边那些熟悉的亲人和朋友,他们也曾经热血沸腾,意气风发,在那个时代的大舞台上轰轰烈烈地演出,各自扮了生旦净末丑,最终又以各种方式谢幕,留下不尽的话题,纷扰几十载……而这群人当中,对政治最无兴趣,距离又最远的她,却成了最后的见证者.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4823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