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第451期:陈云力排众议反对杀江青

揭秘 | 8-23 14:42 | 作者:佚名 | 编辑: 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451期:陈云力排众议反对杀江青

 

1、1972年6月,中央召开批林整风汇报会,周恩来在巨大压力下被迫做了检讨自己历史错误的报告。在周恩来困难的时刻,陈云挺身而出,针对江青集团栽赃周恩来的伍豪启事发言说:我当时在上海临时中央。知道这件事的是康生同志和我。对这样历史上的重要问题,共产党员要负责任,需要向全党、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采取负责的态度,讲清楚。这件事完全是国民党的阴谋。他还写出书面发言说:我现再书面说明,这件事我完全记得,这是国民党的阴谋。

2、1973年6月7日,陈云在家中约见了中国人民银行负责人陈希愈等人。问过在延安一起搞财经的乔培新的情况,他感慨地说:你也这么大年纪了,也算老年了!你还可以活20年。不过和资本主义打交道是大势已定。这最后一句话是指当时的国际形势。陈云说:过去我们的对外贸易是75%面向苏联和东欧国家,25%面向资本主义国家。现在改变为75%对资本主义国家,25%对苏联、东欧。他还说:这个趋势是不是定了?我看是定了。因此,我们对资本主义要很好地研究。不研究资本主义,我们就要吃亏,不研究资本主义,就不要想在世界市场中占有我们应占的地位。他幽默地说:列宁讲过,到共产主义时代,会用金子修一些厕所。我看,现在离那个时代还很远。1973年,中国人民银行积极开展了筹措外汇和利用外资的工作,一年中筹措到10亿美元,迈出了中国利用外资的新步伐。

3、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后,华国锋、叶剑英等开始考虑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当时,可供选择的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召开中共十届三中全会,用合法手段把四人帮搞下去;另一个是采取特殊手段把四人帮抓起来。为此,叶剑英请王震多次找陈云商量。据姚依林回忆,一次他去北长街陈云家递交关于江青问题的材料,看到陈云在家里反复研究十届中央委员会名单,算来算去,觉得并没有完全的把握。10月1日晚上,陈云冒着被四人帮发现的危险,穿上大衣,把帽子压得低低的,身子蜷缩在车子后座里,前往叶剑英的西山住所面谈,他进去时,正好遇到邓颖超谈完出来。叶先给陈看了毛泽东关于四人帮问题的谈话记录,然后问陈怎么办。陈云坚定地说:这场斗争不可避免。支持中央下决心采取非常手段粉碎四人帮

4、1978年11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中央工作会议召开后,陈云表示完全同意中央关于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并提出要解决文化大革命遗留的一些重大问题和评价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功过是非问题。其中包括:重新审查所谓六十一人集团和陶铸、彭德怀等人的结论,肯定天安门事件,结束专案组的不正常状态,审查文革中有严重问题的康生等。他强烈表示:这些问题不解决,在党内党外都很不得人心!搞清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事情并不是纠缠历史旧账,不是要搞运动,只是要中央开个口。陈云的发言得到与会者的热烈响应,使会议突破了原定的框框,开成了一次解放思想、集中批判倾错误的会议。

5、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陈云当选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书记。对于如何处理林彪、江青两个集团的问题,陈云认为:对文化大革命中犯有罪行的人,也要区别对待处理。陈云曾对浙江省委书记铁瑛说:处理四人帮与处理林彪反革命集团要有区别,四人帮这些人祸国殃民,文化大革命十年干尽坏事。而在战争年代,他们也没有任何战功。林彪反革命集团则有些不同,他们主要是部队的。像黄、吴、李、邱他们,包括林彪,过去这些人都打过许多仗,也立过各种战功。他们现在犯了罪,应该处理,但与四人帮应该有所区别。即使对江青集团的首犯,陈云也不主张完全按刑事犯罪处理。审判四人帮前,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许多同志主张判江青死刑。陈云说:不能杀,同四人帮的斗争终究是一次党内斗争。有人说:党内斗争也可以杀。陈云说: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否则后代不好办。事实证明,不杀的处理在国内外都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6、1975年初,邓小平同志重新出来工作,成立了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以下简称政研室),邓力群是研究室的负责人之一。政研室成立后,邓力群主持撰写《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这篇文稿前后有十几个人参加撰写,经过反复修改,但都不成功,最后由邓力群口授,苏沛、滕文生笔录完稿。但稿子还没经过几位负责人讨论,没经胡乔木审阅,更没送邓小平之时,由于内部造反派的上告,姚文元就派人来要稿子。邓力群马上署上自己的名字,并表示与别人无关,完全由自己负责。“四人帮”对这篇文稿非常反感,姚文元作了47处批语,称其为“复辟资本主义的总纲”。他们把“工业二十条”、“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和这篇文章叫做“三株大毒草”。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同志才看到这篇文章,他说:“这篇文章写得好,针锋相对,很尖锐。是香花,不是毒草。”

7、顾工在《年轻时我热恋》中提到一件轶事:1949年,顾工在第一届全国文代会的演出委员会工作。梅兰芳在长安大剧院演出,顾工负责看座位,领导特别叮嘱他,楼上前排的包厢座位,只有中央委员来了才能坐!顾工接连婉拒了自己崇拜的电影明星白杨、文代会主席团委员黄镇后,见一位颔下飘着白须的老人犹犹豫豫地在前排坐下。顾工当即走过去,伏在他耳边轻声提醒:同志,这是中央委员坐的。老人听了,仿佛做了一件很失礼的事,连连点头致歉,然后走到最后一排。 即将开幕时,中央领导人依次入场并坐在了前排,毛泽东在向人们挥手致意时,看到了那位最后一排的老人。董老,您过来,过来嘛。毛泽东向他大声招呼,老人欣然走来,毛泽东扶他坐下,愉快地与之谈笑。顾工这才知道被他赶走的老人竟是董必武!

8、陈衡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位女作家,也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位女教授。陈衡哲在五四运动以后发表了《复古与独裁势力下妇女的立场》、《妇女问题根本谈》等文章,还曾就当时女子一结婚就要冠夫姓的现象予以批评:“已结婚的女子们,对于自己的名姓,真是一个大问题。说愿意保留自己的名姓吧,人家便可以说你是与你的丈夫不合作;说从俗的单单做一个某姓的太太吧,但看到一个代表自己个性的名义这样的消灭,不免又要感到一种悲哀。所以我常说,最好的办法,是让一个单单站在丈夫肩膀上的女子,一个除了做某人的太太之外,便一无所有的女子,干干脆脆的做一个某家的太太;你若称她为什么女士,不是反见得有点讽刺她似的吗?”在现实生活中,陈衡哲在女性权利平等的争取方面也是个性极强。某次集会上,会议主席称其为“女士”而不是“先生”,她当即拂袖而去,满座为之惊讶。

本文选自原创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5203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