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傅雷为何要自杀?抄家发现了蒋介石的小像

自由谈 | 9-3 15:01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傅雷在遗书开篇这样写到,“尽管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是在我们家里搜出的,百口莫辩,可是我们至死也不承认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实系寄存箱内理出之物)。我们纵有千万罪行,却从来不曾有过变天思想。”


据作家叶永烈考证,1966年红卫兵在傅家抄了三天三夜,最终在他们住的那幢楼的阁楼抄到了一个箱子,是傅雷的姑母寄存在他们家的。‘红卫兵’在箱子里找到了一个小圆镜,解放前生产的,背面有个蒋介石相片。民国大反动派证据在此,“国民党特务”的罪名确凿!这不啻给了心神俱疲的傅雷夫妇最后一击。


叶永烈走访了傅雷故居,那条弄堂所属的户籍警左安民告诉他“当时,我管的地段,文化界的人很多,五百多户中有二百多户被抄家。”事实上那条弄堂是高级知识分子聚集的地方,自杀的人相当多,顾圣婴也是在“文革”初期自杀身亡的。想来文革时家破人亡场面惨烈,在这条巷弄已是司空见惯。

傅家弄堂

傅雷在那个年代是一个没有单位的人,这很奇怪,傅雷亲笔填写的《闲散劳动人员登记表》上写着:“1952年起任上海作家协会理事。1955-1957年:曾任市政协委员。1957年:曾任上海作协书记处书记。1958年4月,上海作协整风,结论为‘右派’分子。”尽管他是上海作家协会书记处的书记,但那只是一个虚名。

右派是不能出书的,但傅雷的好友楼适夷,曾经劝他改个笔名,在人民出版社发表他翻译的巴尔扎克,以换取收入。但这被性格倔强的傅雷拒绝了,他说“因为我是右派分子,而要我换笔名,我不干。”于是,傅雷在政治上被逼入绝路,经济也被逼入绝路。

在傅雷被划为右派以后,傅家又出了一件惊人的大事。傅聪出走了,充满委屈的出走,他不愿意陷入"儿子揭发老子,老子陷害儿子"的境地。于是傅聪到了波兰的机场,飞机即将起飞,英国伦敦机场恰巧出现大雾,导致飞机不能起飞。而这千钧一发的惊险时刻,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得知了傅聪出走的消息正赶往波兰机场。紧要关头,伦敦机场突然雾散,从波兰可以起飞了。如果雾再晚散一会儿,傅聪也就走不成了。

如同脱北者离开,留下来的家属也必是要受到惩罚和压力的。1958年12月,傅聪离开波兰,移居英国,简直是一场惊雷在上海文艺界爆开: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儿子,竟私自投奔到资本主义世界了!

《傅雷家书》里边有一封他太太朱梅馥在1961年写给傅聪的信,里边这样说,“我对你父亲的性格脾气委曲求全,逆来顺受,都是有原则的,因为我太了解他,他一贯的秉性怪异,疾恶如仇,为人正直不苟,对事业忠心耿耿,我爱他,我原谅他,为了家庭的幸福,儿女的幸福,以及他孜孜不倦的事业的成就,放弃小我,顾全大局。”


但到了1966年9月3日凌晨,傅雷夫妇从一块浦东土布做的被单上撕下两长条,打结,悬在铁窗横框上。他们还在地上铺了棉胎,以免把方凳踢倒时发出声响。这无论是右派罪名的打击,儿子叛逃英国的压力,还是红卫兵抄家,搜出有蒋介石照片的小镜子,傅雷夫妇已经心神俱疲,决定与这个凶神恶煞的世界告别。但是他们究竟是服毒而死,还是自尽而死,很久很久都不得而知,直到作家叶永烈1985年找到了有关档案,才发现档案上写的,清楚地写着傅雷夫妇属“上吊自杀”,死者傅雷“颈部有马蹄状索沟”。而死者身份那栏,赫然写着两个字——“右派”。

当时保姆周菊娣这时候还是心惊胆战,后来好不容易进卧室了,看到傅雷身上有好多紫色尸斑,以为这是服毒自杀形成的。又因为傅雷夫妇养花,花有虫,买了敌敌畏,周菊娣便以为两人是喝了敌敌畏。“她对傅敏、傅聪这么说,所以傅敏、傅聪也这么说,就有很多人传开傅雷夫妇是服毒自杀的。”


导致傅雷死亡的直接因果是上海音乐学院的红卫兵抄家,但傅家与上海音乐学院没有来往,而傅雷也没在上音读过书。何以上海音乐学院红卫兵要冲着傅家。叶永烈说,他发现索,那便是同在“文革”中自杀身亡的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系主任李翠贞。李翠贞的丈夫在香港,要李翠贞同去。但李翠贞写了信给关系要好的傅雷,询问是回来还是留港。傅雷说还是回来好。于是上海音乐学院在抄李翠贞家时,同时顺着这几封信,追踪而至。于是傅家大难临头!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5888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