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第463期:蒋介石强行和李宗仁结拜兄弟

揭秘 | 9-27 00:12 | 作者:佚名 | 编辑: 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463期:蒋介石强行和李宗仁结拜兄弟

 

11926年初桂系首领李宗仁与白崇禧等率广西部队加入国民政府,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于315日通过两广统一案。24日,军事委员会正式任命李宗仁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军长,两广统一。蒋氏于1926810日与李宗仁在湖南衡阳结拜,距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满一个月,正在往长沙途中。据当日蒋氏日记:“李德邻军长来谈甚久,乃知孟潇一决心革命,可喜可贺。下午与夏曦谈天,李德邻谈天甚久,德邻为一血心之军人也,与之订盟。休息。” “孟潇”为唐生智。 

2、《李宗仁回忆录》中对两人的结拜也有记载,但将结拜地点衡阳误作长沙。李宗仁说:在长沙时,还有一趣事值得一提的,便是蒋总司令和我“桃园结义”的故事。蒋氏到长沙后,我时常在总司令部出入,有时是有公事接洽,有时却是闲谈。我去见蒋总司令也毋需预先约定。一日,我在蒋先生的办公室内闲话,他坐在他的办公桌椅子上,我却坐在他的桌子旁边一张木椅上。蒋亲切地问我说:“你今年几岁了?”我说:“三十七岁。”蒋说:“我大你四岁,我要和你换帖。”所谓换帖,便是互换兰谱,结为异姓兄弟。我念头一转,心想蒋先生为什么来这一套封建的玩意儿呢?令我不解。我说:“我是你的部下,我不敢当啊!同时我们革命也不应该再讲旧的那一套啊!”蒋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不必客气。我们革命,和中国旧传统并不冲突。换帖子后,使我们更能亲如骨肉。”

3、李宗仁接着回忆:他说着便打开抽屉,取出一份红纸写的兰谱来,原来他已经事先填写好了要我收下。我站起来说:“我惭愧得很,实在不敢当。”坚决不收。蒋先生也站起来说:“你不要客气,你人好,你很能干······”我一面回话,一面向后退,表示不敢接受他的兰谱。他抢上两步,硬把他的兰谱塞入我的军服口袋里。并一再叮嘱我也写一份给他,弄得我非常尴尬。辞出之后,我拿蒋先生所写的兰谱看看。那上面除一般兰谱上所共有的生辰八字和一般如兄如弟的一类例有的文字之外,还有蒋先生自己所撰的四句誓词,文曰:谊属同志,情切同胞,同心同德,生死系之。誓词之后除“蒋中正”三字的签名之外,还附有“妻陈洁如”四字。

4、李宗仁说:看后我便想到,蒋先生搞这一套封建时代的玩意儿,其真正目的只不过是拉拢私人关系,希望我向他个人效忠而已,其动机极不光明。我想当时南北双方的要人,相互拜把,或结为亲家的正不知有多少,但是往往今朝结为兄弟,明日又互相砍杀,事例之多不胜枚举。反观我们广西的李、黄、白三人,并未金兰结盟,而我们意气相投,大公无私的合作,国内一时无两。相形之下,益觉以封建手腕作政治结合的方式有欠正派。蒋总司令在当时是炙手可热的领袖,能和蒋氏结拜兄弟,任何人都必然要受宠若惊。然而我的心里却老大的不高兴,所以除内子一人知道之外,我未向外间任何人提及此事。

5192614日,《京报副刊》在新年第一期头版刊登了主编孙伏园向读者征求关于“新中国柱石十人”的倡议书。该民意测验前后进行了55天,投票者达791人。投票结果显示,冯玉祥、李烈钧等新兴军阀得票高于段祺瑞、张作霖等旧式军阀,反映出北伐前夕民众对北洋军阀内部力量消长的认知变化。在评选出的前10位“柱石”中,国民党员或亲国民党人士占了7位,揭示了国民党的重新崛起,并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时人的普遍好感。王宠惠、王正廷、顾维钧等外交家的入选,说明民国职业外交家群体的表现得到了民众的认可。该民意测验结果还反映了科学救国、国语运动、汉字改革的社会思潮在知识界的影响。

6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时,作家沈从文时正在北平,他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写了《忆北平》一文,对于1937729日北平陷落做了具体的描述。在文中,沈从文讲黄寺弹药库被炸时,北平军民携手救灾的情景: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卢沟桥事变发生,北平故都沦陷前夕,城里远近炮声十分激烈,我住在北平后门外国祥胡同,约下午4点左右,上街探望战事消息,到鼓楼附近时,恰值城外黄寺弹药库爆炸,轰然巨响,一股黄烟直上天空,数千尺烟柱还夹杂有一堆堆紫黑火焰。街上齐集数千人不知所措。因为这个堆积物要向下掉的。若是一小部分向城里坠落,即必然将作出巨大的损害,其时宋哲元部下兵士约一连人,全是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正满头满身血污泥土,踉跄退入城内,群众于是全忘了本身风险,呐一声喊,即一切向前迎接上去。最动人的还是那一群从景山来的男女中学生,带了大饼、茶水预备劳军,也冲入队伍中,到大家混合一处时,都无话可说,每人眼中都充满了热泪。一个美国老太太,满头白发如银也插身其间,万分激动地大声说:“年轻人你们好,你们好。”说时也不觉得热泪盈眶。

 

7、沈从文还记录了二十九军撤出北平后,人心的动荡不安。文中说:第二天,城外炮声全息了,人人都觉得稀奇。我依然出门探消息,只觉得街上冷清清的,一切为巷战作准备的沙包和其障碍物,不知夜里何时都已搬去,守工事的武装兵士也不知何处去了。走了半条街,只发现一顶旧军帽搁在路旁。将近鼓楼时,见街口电灯柱下有个徒手老警官,起脚在那里撕毁昨天学生贴的劳军红标语。迨走近他身边,似乎已看出我的用意,嘴角抽缩了一会,方轻轻地说出声来:“先生,快回家去,不要再上街。我们打了败仗,免轰炸军民,军队全退出城了。”皱纹中叠的眼角,含着两滴眼泪,恰如为了职务上的尊严勉强忍耐住,整整腰间皮带,大踏步走开了。从那群年轻士兵和男女学生市民群眼角,从一个友邦的老太太眼界,从那位老警佐眼角,正反映出困住北平的一百二十万中国人,如何在沉默痛苦中接受这个新的日子。

 

本文选自原创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3455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