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张作霖靠日本上位

自由谈 | 12-20 18:16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日本人情报工作很缜密?
根据张作霖医官温守善的回忆,因为皇姑屯事件时,是温守善抱着重伤的张作霖坐车回府的,他说张作霖最后的话非常清晰,他认为这除了日本人,其他人炸不了他。张作霖一再叮嘱,说让小六子回来,尤其不要让他坐火车回来,让他把东北军都带回来,打......,温守善回忆说,张作霖说着说着,就昏迷过去了。对于张作霖的被炸,时人一向认为是日军情报工作做得太好,深入缜密云云,说的神乎其神。但仔细想想,张氏横死的最大肇祸是因为东北军集团对于保密工作重视不够。因为东北军说白了,还是一群旧军阀,甚至是旧绿林遗风,只知道打仗,胜了败了都忙着顾及自己的财产,而不是以现代军人的标准行事,出入保密等,戴笠也曾表示对东北军的地下工作最好做(反过来,阎锡山最滑头)。

所以张作霖出事根本不意外,他还没有出发,而永定门火车站堆满张作霖的家具细软,已经很清楚地暴露了即将出关的企图!关东军上下谁能不知道张作霖要回东北了。图为在正阳门出发的张作霖专列,张作霖乘坐的包车是慈禧太后当年前往天津所坐的花车,设备先进,豪华舒适,车厢内有大客厅一间,卧房一间,另有沙发座椅、麻将桌等。张大帅也不习惯在火车上吃饭,按他的说法:“在火车上吃啥也不香,觉也睡不好。”
2.张作霖靠日本上位
1921年12月5日,张有针对性地说:“我张作霖是毫无野心。我的唯一志向,就是把国家治理得好好的,使能立于世界国家之林。 ”一次,张对军校毕业生致毕业词说:“你们知道现今天下潮流吗?中国是谁的?就是咱们的。 ”

当时世界列强,包括日本美国德英各国都卖军火给军阀,张作霖有日本军事顾问,吴佩孚有日本和英国顾问,国民革命军和冯玉祥的部队则有苏联顾问。而且列强在华的利益使得他们不得不与各方军阀打交道,例如张作霖就是一个例子。日本历史学家园田一龟对此进行详尽分析,他说张作霖和他兄弟,最初就是东北马贼出身,占领了奉天的地盘。图为刚从张作霖灵堂吊唁出来的日本军官(右)

3.
当初张作霖一当上“东三省巡阅使”、“奉天督军”,以及“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就开始发表东三省“联省自治”宣言,张作霖的联省自治宣言,据说在三省的省议会里曾激起过短暂的振奋。“希望文官担负起填满地方金库的任务”。“但张作霖主要关注重点在于对直系特别是反对吴佩孚的对策,他全神贯注于战争和军火”。至于“联省自治”的原则,民主、法治的精神,实行与否他并不在意,最后东北还是张家的天下。

用陈独秀的话来说,联省自治就是联督自治,历史学家陈在让说,联省自治根本是一句空话,军人把持政权的魔术。1920年至1924年联省自治之论嚷嚷炽热时,没有人讨论过具体的国家行政组织是什么,如何过渡。
4.张学良也有民族主义
1921年张学良赴日本观秋操中,他就表现了强烈的敬重自强精神。日人时时有傲慢无理的挑衅行径(他们故意让他参观甲午战争时日本从中国夺去的所谓‘战利品’)。但张学良的民族主义情绪上头,面对日本人,他反而针锋相对回敬: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天的中国已不是甲午之战时之中国了,并明确表示:“你们日本人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也能做到,你们日本人不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也能做到,请君等拭目以待。”

张学良后来深受刺激,说“一个国家,要有地位,有力量,不受人欺负,非统一不可。”“南北不统一,遭罪的是国人,牺牲的是军人,受损的是国家形象和地位,占便宜的只有一个不怀好意来中国的外国人。”图为张学良与杨虎城。
5.张学良可以得和平奖
“五卅”惨案在上海爆发后,张学良深为痛惜,当即以自己工薪二千元相捐助,抚恤沪上此次死伤的学生,在致全国学生会电文中说:“痛我莘莘学子,竟被摧残;莽莽神州,人道何在;积弱之国,现象如斯;凡我国人,宜知奋勉。”并亲率奉军教导队5000人奔赴上海,保护居民,维持秩序,慰问伤员。他郑重表示:“至带兵一层,因在津闻悉沪案发生后,外人尚纷纷征调海军陆战队登岸,保护治安,既在我国领土,鄙人亦不得不带兵来沪,保护华人生命财产。”

但九一八事变当晚,张学良带着夫人于凤至和赵四在前门外中和戏院看梅兰芳的新戏《宇宙锋》,
以至于参谋副官半天找不到他。后来马君武的诗《哀沈阳》:“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
上海的报界还传说,德国有报纸提议把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张学良,奖励他维护东亚以及世界和平的贡献,极尽讽刺挖苦。
图为九一八以后,日军攻进张府,洗劫张学良的财产。

6.张学良安抚读书人
东北军少将行政处长卢广绩回忆,当年他曾当面提出少帅缺乏老帅对待部下那种威严时,张学良不以为然地说:“当年老帅部下多为武人,文化不高,
对老帅有盲目崇拜心理。所以老帅对他们有失当之处,他们也不介意。今天不同了,你们都是知识分子,出身、教育都与老帅部下不同。
你们都有自己的主张和见解,有自尊心,我现在对你们也象老帅那样,你们受得了吗?如受不了,又怎样精诚合作、共图大业?”

图为作为东北大学校长张学良,接见即将参加第十届奥运会的刘长春等人。

7.张作霖包下八大胡同
奉系军阀组成反直系联盟,其中赵倜,卢永祥和旧交通系的首领梁士诒等是重要分子。所以梁士组阁后,经常偏向奉系,内阁又“有以开放盐行、管理缉私为条件借款九千万之事”,遭致吴佩孚的公开反对。张作霖不甘示弱,遂以“保卫京畿”为名,发兵入关,并公开指斥曹、吴作乱,破坏统一。直系军阀也不相让,驰电回击,内中有“大浩之篇,入于王莽之笔,则为奸说;统一之言,出诸盗匪之口,则为欺世”等语,张作霖闻知,火冒三丈。可见还是知道王莽,也看得懂秀才笔下的斥责。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就曾在文章中写过,“张大帅自己不要钱,对别人手头很宽”。袁世凯身边的人都得到了张作霖的银子。第二件事,包妓院。他让部下将百顺胡同、胭脂胡同、石头胡同、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等“八大胡同”里的一等妓院全包下来。供手下享用


8.张作霖用人之道
据说张作霖有一次随意独步,走到督军前楼(那是民国初年,督军署内有前后两排楼,前楼办公,后楼为公馆),见一人在办公室内写字,问他为啥不回家过年,那人说家离这里太远,回去一趟路费用得多,现在把省下的路费寄家,家中过年更宽裕,不也是很好吗?张又提出为何不到亲友家消遣,回答是:不便干扰,“‘外面消遣,以浪费金钱,卑职素喜写字,来此写字,亦所以消遣也。’张作霖据说当时为之怡然动色。张作霖对这名书生一直没有忘记,几番查找,终于让秘书长把此人找到,张作霖一声欢呼,“可算把你找到了”,那书生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情。张作霖欣欣然说,“你是个人才”,大手一挥,给了他哈尔滨某税局的局长好位置。

张学良曾自夸说,自己一进讲武堂就考了个第一。有些人认为这沾了张作霖儿子的光。其实那是因为讲武堂招收的都是奉军连排级军官,虽然还能识文断字,但数学,物理学对他们不啻于天书。而张学良还有点文化基础,能考第一确实不是因为他是东北王的大公子。

9.张学良的实用主义 但张学良自己执掌政权以后,有人向他宣传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他不爱听;什么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之类的说教,他也觉得颇似空谈。 他常说:“天下是马上打来的,主义有什么用?”还说:“人家有人家的一套,我们也有我们的一套,主义不主义,不相干,各照各的干。”

不过年轻的张学良不仅参加了基督教青年会,不仅学业大有长进,而且在参加社会公益活动方面,也是个活跃分子。青年会为赈济河北水灾举行义卖,即便张学良人称大公子,但也放下身段,积极为救济灾民而奔波。据说“张学良着紫色衣裳,在会场往来穿梭般活跃,手拿大把物品,逢人劝购,高呼‘密斯特’,卖得最多。”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溥仪与张学良
下一篇:中国通往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2225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