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毛泽东靠了革命党才能读中学!

自由谈 | 2-22 21:32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瞧不起曾国藩
清末湖南革命党,实业家禹之谟,从小对曾国藩这位同乡并不以为然,尝谓‘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好大喜功,误入歧途,皆由不善读书之过’,闻者多目为狂徒。”面对百日维新的失败,禹之谟的结论是“倚赖异族政府改行新法,无异于与虎谋皮”,因此他决意留学日本,寻求新的救国道路。禹之谟到日本学习纺织和工业,回到中国就立刻开办了纺纱厂,先是在安庆开,然后开到了湘潭,继而再搬到长沙的小吴门、圣公会(今长沙北正街处),搬这么多次厂,其实是为了掩护他的革命工作。但小吴门旁边就是曾公祠,禹之谟不得不又与他并不欣赏的清朝中兴名臣兼老乡,抬头不见低头见。

南京的曾公祠,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国民政府时期曾作为蒙藏委员会会址,日占时期又曾作为安庆同盟会会址,1949年后改为学校。


2.毛泽东在他创办的学校上学
禹之谟是革命党中少有的实业家,他开办的纺织工厂,被湖南省志称为“禹之谟在1903年创立湘潭毛巾厂,是为湖南近代机织业的开端”。他的儿子禹宣三回忆说“先父当时教我继祖母贺氏用纱线学习结纵:织布用两页纵,织毛巾用四页纵,纵结好后,先父用酒精浸黄色舍利克片制成溶液,由我继祖母两手执一边纵,先父左手执一边纵,右手蘸溶液反复涂刷纵线。这样晾干后纵线经久耐用不生毛茸。”一边做实业,一边做教育,禹之谟回清坪发动了几十名青年到长沙办学,他筹资建立了在湘乡试馆办起了驻省湘乡中学堂和师范学堂,在邵阳试馆办起了邵阳中学堂。毛泽东少年时在湘乡中学堂读过书,毛回忆说“我几乎不敢希望真能进这有名的学堂。出乎意料, 我居然没有遇到困难就入学了”。

禹之谟还受黄兴委托,兼任同盟会湖南分会会长,并四处宣传革命“日持革命书报于茶楼酒肆,逢人施给,演说排满,悍然不讳”。

3.送葬陈天华上岳麓山
陈天华,姚宏业的自杀实际是抗议帝国主义,也是反满革命的牺牲。所以1906年当陈姚二人的遗体被送回湖南长沙,清国官僚如临大敌,百般阻扰。此时禹之谟与同盟会会员覃振、陈家鼎商议,要发动全长沙学生将陈天华送葬于岳麓山,有人担心官府干涉,禹之谟拔刀指天道:“求一抔土葬烈士,于巡抚何?”送葬当天,禹之谟的儿子回忆说,父亲穿白服,头戴拿破仑帽,腰间挂把日本长刀,站在码头上指挥万人送葬队伍渡河,从“自长沙城中望之,全山为之缟素”。等到晚上,禹之谟对儿子说‘今天的事,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两个人就是想着宁为国民死而死去的,他们不愿意看到国家的沉沦,等着做牛马奴隶,宁愿以死来震惊国民,所以应该受到崇敬,我们不顾艰难险阻,发动各界营葬,就是这个以死,无非要使大家懂得爱国’。”

后人说,这是一件同盟会成立后国内最早的有影响的学生运动,被誉为“湖南的五四运动”!

4.为救四万万人而死
闹出了这些大事件,禹之谟自然成了清朝官吏的眼中钉。湖南巡抚庞鸿书下令逮捕禹之谟,逮捕地点就是在禹亲手创办的北正街湘利黔织布厂。一开始把他囚禁在善化县监狱,结果因为同情禹之谟的学生频频探监,清国官府十分害怕出事,例如劫狱之类的,于是把禹之谟从善化转到常德,再转靖州监狱。在狱中清国官僚将怒气撒到了禹头上,对他施以种种酷刑,按照记载“断指割舌”什么都来。当时官吏拷问, 鞭打他数百下,喝问“你是不是孙文一党”,禹之谟挣扎着说“孙文的党徒也可,说我就是孙文也可以,请你赶快把我杀死吧!”清吏金蓉镜凶狠的说“何必要杀呢,就是这样打死你也可以!”还问他“听说你为陈天华做了一副挽联,:杀同胞是湖南,救同胞是湖南!”随即用更厉害的酷刑折磨禹之谟,让他彻夜跪在铁链上。

到了1907年2月,禹之谟,这位毛泽东的老校长,竟被清国官僚悍然绞杀于靖州西门外城墙边上,临刑时,禹之谟高呼“为救中国而死,为救四万万人而死,继我志者自有人!”,禹之谟因安葬陈天华而得罪清国官府,最终被绞杀弃市。

5.有什么好处
在狱中,清国官僚凶残的用酷刑折磨禹之谟,还说“你与孙文同党,有什么好处!”禹之谟淡然回答说“好处就是革命啊!”地方官金蓉镜说,“《民报》(东京同盟会机关报,呼吁反满兴汉,被清朝视为反贼报刊)是你发行的么?”禹之谟说“我不知道”,金蓉镜又问“那是谁发行!”,禹之谟说“不晓得!”金蓉镜又问“你看见过一本吗?”禹之谟承认看见过一本。官吏又问“报上说的是什么道理!”禹之谟回答“无非是合众国被欺压,政府不能保护,总要百姓晓得救国。”官吏又恶狠狠的问“还讲了什么内容!”禹之谟在半空中吊起来,酷吏用香火烧伤他的背和胳膊。禹之谟遍体鳞伤,忍耐不住,说“你放我下来再说!”酷吏金蓉镜威胁说“放下来不讲的话,就把你放到火坑里!”禹之谟被放到地上,奄奄一息,不知道四肢是否存在,金蓉镜毫无人性的说“我就知道把你放下来,就不说了!”当时官僚气势汹汹,立刻要把人打死的架势。禹之谟重伤昏迷过去,幸好天将明,官吏不得不将人犯收押。禹之谟醒来,想办法留下遗书,说“普告同胞,要让政府下诏立宪,专制凶暴的政治,有进无已!将来四亿同胞,其苦惨可想而知!”


6.黄兴为之送葬
当时清国官僚金蓉镜说,“你们这些乱党素讲流血,今日偏不把你流血,何如?”禹之谟听闻之后,笑道:“好! 好! 免得赤血污坏。”禹之谟被绞杀以后,过了五年,辛亥革命终于成功。但同盟会并没有忘记为陈天华送葬而死难的烈士,1912年元月,黄兴呈请临时大总统追赠“陆军左将军”,恤其遗族,并公葬于岳麓山。当初豁出自己性命,来将陈天华送葬于岳麓山的义士,终于被尊称为“左将军”,并同样葬在岳麓山。孙中山说,“此为革命同盟会会员第一次之流血也”。黄兴亲自到长沙为禹之谟送葬,禹之谟的孙儿后来回忆说,“追悼会后,接着发引,灵车向岳麓山进发,黄兴执绋前导。在行进中,照了张大照片,一个大胖子走在前头,就是黄兴。灵柩到达岳麓山后,又在岳麓书院前坪摄影,黄兴站在中央。”


7.谋刺端方的杨卓霖
清末同盟会党人杨卓霖,胆子大到要去行刺端方,终于在1907年被端方下令在南京东市杀害!杨卓霖原本是湖南乡下的一个小贩,平时任侠好义,但常说“大丈夫生不封万户侯,当赴锋镝死,安能与乡里小儿讨无谓生活!”于是投军,先后参与庚子之役,八国联军入侵京津时,与之征战,逐渐出名。杨卓霖在此后,不断联系江湖会党,自己也转入南京将备学校学习。当时两江总督周馥,因为畏惧帝国主义威势,德国要求租借金陵的狮子山,周馥竟然都哆嗦嗦的准备答应了。南京人士要集会起来抗议,杨卓霖则说要杀掉周馥,还说“国家土地,不可以尺寸与人,否则以卖国论罪。再说狮子山也是长江险要之地。

当时传出去之后,杨卓霖有被捕的危险,幸好南京将备学校的提调陶森甲也是湖南老乡,要他留此身将来以待,于是又把杨卓霖派出去日本留学。图为清末著名官僚士绅周馥,与洋大人们在一起,他亦是李鸿章的助手,后期洋务运动的推动手之一。

8.吾将觅死所也
杨卓霖到了日本,胆子更大了,不仅参加同盟会,还给同盟会介绍入会者数百人,自己也在横滨制造炸药,自然是要有所图谋。当时因为陈天华投海,而同样牺牲自己性命来激励国人的姚宏业,既是归国代表又是湖南老乡,在横滨与杨卓霖有过一番长谈,最后抱头痛哭,互相以死以革命牺牲来自勉。第二年姚洪业在上海因为为创办的中国公学处境艰难,于是投黄浦江自尽,消息传来,杨卓霖回到中国内地,继续运筹,准备萍浏醴起义,但这场自同盟会成立后,由湖南人推动的大规模起义很快失败,消息传来,杨卓霖禁不住大呼“吾将觅死所也!”

这是同盟会成立后,第一次的大规模武装起义,当时义军发布中华国民军起义檄文,以同盟会的政纲为号召,声势浩大,屡败清军。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1987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