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蒋梦麟说王世杰是九头鸟!

自由谈 | 4-5 15:31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你们两个九头鸟
王世杰虽然离开总统府,但仍旧在台湾政界学界保持影响力。1962年胡适在“中研院”院长任上去世,此时王世杰又开始动了当院长的心思,杨树人回忆说,王世杰和李济之都曾私下拉票,但当面又说自己不想当选。蒋梦麟老先生禁不住指着他二人嘲笑说:'你们两个九头鸟。’他二人竟然不敢搭腔。蒋梦老的意思说,人人知道你们在热心竞选,还要说假话!最终大会选出吴大猷、朱家骅、王世杰三人为院长候补人,王世杰得票最低,但蒋介石圈定他为院长。王世杰当选后,其实中研院有不少老资格如李济,李先闻不太服气,而且台湾当局对知识分子钳制也很厉害,但公认“王世杰、张群、陈雪屏几个人结成一条战线,尽量保护自由主义者”。

王世杰等人尽可能给与了台湾知识分子自由,也给予人才培养之机会,1966年王世杰力排众议,决定中研院协助台大,清华设立博士训练班,尤其是经济学博士,资金不够,王世杰坚决说“经费我想办法,关于师资,要刘大中、蒋硕杰他们轮流回来教,博士班一定要办。”终于将“这此在中研院为一创时代之举”建立起来。

2.一切都不是公家的
1953年,原本是“总统府”秘书长的王世杰,自诩为“最忠于国民党的一人”,因所谓“营私舞弊”案成为替罪羊被撤职。当时立刻有一拨人赶到王家,要求撤掉电话,收回汽车,收回房子限期家属搬出。王世杰搬到北投散心了,王家的人出来应对说,这部电话不是总统府装设的,每月的电话费也不是由总统府支付的,而是王家的人自己付的,你们要撤就撤吧。但来人却不敢撤。王家的汽车也不是公派的,而是向陈诚“行政院长”借支的,已经先期归还了。至于王家所住的房子,本来就是王家自己的。王世杰为官清廉,当时让不少人惊讶。

1949年蒋介石下野之后,郑介民告诉司徒说:“现在蒋介石身边最信任的是四个人,即王世杰、吴国桢、唐纵、黄少谷。”可见蒋对王世杰依仗之深,但1950年11月蒋介石就免了王世杰的“总统府秘书长”,原因众说纷纭。


3.二十个Consciences(良心)
丁文江常常说“我们这班人”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饭桶”,王世杰当然也属此辈,他们都是欧美留学生,受了严格科学训练,相信程序的重要,相信科学民主,回国却受落后社会的制约,面对无知之徒的嚣张气焰,无言以对。王世杰不能够像胡适,说话圆融,处处顾及他人颜面,遍地都是“我的朋友”,罗家伦说王世杰太板太固执,许倬云说“书生不适合从政,雪公(王世杰)的气质尤不宜于官场生涯。”他因举荐顾孟馀与傅斯年等人产生矛盾,就说自己“有二十个Consciences”。


4.李敖对准中研院开炮
60年代,作为文坛新人的李敖,自认为是鲁迅先生所说的“贬痼弊常取类型”,他对准中研院开火,发表《李济:他的贡献和悲剧》,直指了历史研究所及其主持人李济。这两位学界掌门人是“亲家”,且都是气焰震“主”(台大校长钱思亮、研究院院长王世杰,两人被震成了小傀儡),文章的主题就是“老头子,你好好干;你不好好干,最好请你滚蛋!”在1962年,余光中向我说:“梁实秋先生听说你失了业,想替你找事。”后来我才知道,梁实秋不让我知道,直接写信给“中央研究院”院长王世杰和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李济,大意说李敖如此人才,任其流落,太可惜,该请李敖去他们那边。

李敖并没有进入中研院,后来却向李济等人,以及余光中开火,李敖说余光中是投机诗人,对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歌功颂德,又嫌在《文星》案风雨飘摇时,梁实秋不敢到警察局保他,说一代大儒太软弱。

5.李敖说陶希圣像曹操
李敖经姚从吾、吴相湘推荐,前往陶希圣主持的“中华民国开国五十年文献编纂委员会”任职,月薪一千元。同年与立法委员胡秋原打笔仗,10月胡控告李敖等诽谤。李敖又揭批陶希圣,说陶希圣拉拢他加入国民党不成,恼羞成怒,陶希圣在《中央日报》上发表文章,《保全台大的名誉》,说台大有好学生,“但是不肖的学生亦间有之。如某杂志最近几个月,连续刊载某毕业生诬蔑台大的文章,叛师毁友,极尽其架空造谣刻薄恶毒之能事。台大在校师生以及海外师友看见此种文章,至少感觉其为母校之羞,无可容忍。” 又解释说陶希圣为了把儿子媳妇塞入台大历史系教书,要向文学院长沈刚伯表态。但沈刚伯正是李敖的炮轰对象。李敖说陶希圣面相类似曹操。

1979年以后,陶希圣的史学成就逐渐被大陆学术界重新评价,他早年提出“中国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的主张,1979年由学友黄现璠再次提出。

6.李敖讲内幕
李敖说他怎么得罪国民党元老的呢,他说陶希圣原本极其看重他,请他去研究文献,当时文献会重金买到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的原始文件,有一部秘密会议签名册,上面有宋教仁等人的签名。陶希圣很高兴,拿去请于右任题字。于老先生说,怎么没有我的名字,我也参加了那场革命,难道我不是“开国元勋”吗?陶希圣又把资料拿回来请李敖再看看,李敖看来看去,最终认定于右任没参加那次会议,还举了不少证据。据说于右任“为之不寐者数日”。李敖还挺为之抱歉,不过过了几天,文献会就把李敖扫地出门了,李敖也就停止了这场抱歉。

于右任曾经赞成国共合作,认为“社会党(指中国共产党)乃吾国新起为政治活动之党。吾闻其党多青年,有主张、能奋斗之士”,“不得不寄厚望于他们”。这就形成了国共两党人士真诚合作、共同办学的开始,他创办上海大学,先后聘请蔡和森、恽代英、沈雁冰、肖楚女、张太雷等到校任职任教。在于右任和邓中夏、瞿秋白、叶楚伧、邵力子、刘觉民等人的努力下,上海大学由开办到国共分裂后解散,为黄埔军校输送了一大批学员,在大革命时期起过重要作用。

7.傅斯年保护胡适
胡适后来感慨道:“我这个二十几岁的留学生,在北京大学教书,面对着一班思想成熟的学生,没有引起风波;过了十几年以后才晓得孟真暗地里做了我的保护人。”傅斯年不但在学生中为胡适的学问“背书”,而且“背叛”师门,发表《文学革新申义》,从专心国学故纸堆的学生蜕变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与胡适也作了一生好友。1950年傅斯年在台大校长任上去世,胡适在唁电中说:“孟真待我太好了!他的学业根基比我深厚,读的中国古书比我多得多,但他写信给我总自称‘学生’,卅年如一日。”


8.王世杰办武汉大学,找谭延闿要经费。
王世杰在1929年任武汉大学的首任校长,他说“武汉大学要么不办,要办就办一所有崇高理想,具有一流水准的大学。因为,武汉市地处九省之中央,在武汉这样的大都市里,应当办一所有六个学院的大学。”为了修建此校,他带领学校上下,克服重重困难,不顾当地土豪的阻拦,在珞珈山圈定一块地方,终于修建起大学路。但建校经费短缺,他找到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长谭延闿,向他说明:学校将来对湖南子弟有巨大的影响,而现在筹款却非常困难。身为湖南人的谭延闿听后,热忱地对王世杰说:“你放心,此事全部交给我办好了。”财政部长宋子文很快就向王世杰表示,国家将拨款75万银元,分15期交付。后来王世杰在台湾时,仍旧对武汉大学念念不忘,遗嘱说,“以后为我立碑时,去掉所有头衔,只须刻上‘前国立武汉大学校长王雪艇先生之墓”。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689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