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傅斯年也是妖精

自由谈 | 4-7 10:10 | 作者:lasta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傅斯年说自己也是妖
傅斯年的旧学功底十分扎实,早年最喜欢唐代李商隐的诗,后来又痛骂李商隐是妖。罗家伦就问他:“当时你喜欢李商隐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妖阿?”傅回答说:“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是妖!”

傅斯年在1946年访问延安的时候,毛还托傅斯年转达自己对胡适老师的问候——尽管胡适与傅斯年一样,当年甚至不把这位图书馆助理员放在眼里。




2.戴季陶赏识朱家骅
朱家骅原是留德学生,因为欧战回国,在北大当德语教师,他积极参与了五卅运动,朱家骅与王世杰、周鲠生曾积极策划学运。在北京八校的几次反对段祺瑞游行中,朱家骅的头都被军警砸破了。1926年“三一八”学潮达到高峰,但朱家骅未曾参予。据知情人方志懋说,“三·一八”游行原定十二点开始,后临时提前到十一点。恰该日上午朱家骅被留德同学阎幼甫有意登门约出办事——此前阎幼甫从北京军阀政府中一熟人口中探悉,有一个叫“小胡子”的人,预备当日打死朱家骅。北洋政府通缉朱家骅,朱家骅不得不南下广州,当时戴季陶十分欣赏朱家骅的才干与魄力,曾说当下中国有一个半人才,一个是朱家骅,半个是易培基。戴季陶时任中山大学校长,聘朱家骅为地质系主任。

朱家骅是国民党的左派,与共产-党的李大钊并肩战斗,反对北洋政府。

3.朱家骅辞职
朱家骅原是学生运动的干将,但在民国政府时期,学潮汹涌,尤其是在九一八事变,学生向国民政府请愿达到高潮,过激的学生把外交部长王正廷都打伤了。朱家骅当年的韩籍学生辛公济,在朱逝世后的缅怀文章中说:请愿那天正好下大雨,秘书长丁惟汾接见学生。丁拒绝随员撑伞,面对学生讲话时发现朱家骅在学生队伍中听讲。学潮不断升级,局面失控,朱家骅十分自责中大学生闯进校长室殴伤秘书郭心崧教授。于是自愿辞去中大校长职务,那时他当校长不过一年多。

王正廷长期在南方政府中任职,推行革命外交。他热心体育事业,尤其在中国推进奥林匹克运动。1922年,他被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成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国际奥委会委员。被称为中国奥运之父,


4.朱家骅办教育
朱家骅在南京国民政府任教育部长时期,大力筹设国立编译馆、中央图书馆、中央博物院。当时九一八事变爆发,政府南迁至洛阳,经费支拙,朱家骅跑去恳求财政部长宋子文,必须教育优先,于是教育经费发至5成,后来逐渐增至十成。朱家骅还找担任铁道部长的顾孟余,要他给中央编译馆提供经费,当时铁道部准备提供五千元的经费,但未决定是一次性或者按月补助,朱家骅对着顾孟余,言辞恳切地说:“我们教书匠今天参加中枢政治,至少要为文教方面做点事。这不是我今天主持教育才说这种话。希望铁道部把这五千元改为按月的补助。”顾孟余看着朱家骅如此力争,也很是感动,最终编译馆才得到了按月拨付的经费。

朱家骅在任中央大学校长期间,修建的大礼堂主立面取西方古典柱式构图,正立面用爱奥尼克式的列柱与山花构图,上覆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铜质大穹窿顶,顶高34米。成为当年校友们心中的标志性建筑。


5.故宫档案的保护人
朱家骅还做了一件大功劳,20年代末傅斯年在北平看到有一大批宫中档案流出,就通报给朱家骅,由朱出面朱请蔡元培筹款,将一万多件珍贵明清档案收归国有。九一八事变以后,平津情势紧张,朱家骅拼命收拢各地文物,集中到南京江浙,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朱家骅忧心忡忡,想到还有那么多文物挡案存放在南京朝天宫。朱家骅一方面找蒋介石,又找南京卫戍司令部唐生智,但是苦于没有经费,最后还是以中英庚款董事长身份再电杭立武,终于用轮船汽车将一万箱文物分水陆两路分批运到贵州安顺、四川乐山和峨眉。抗战胜利,朱家骅在1947年,把这些文物连同中研院、中央图书馆、中央博物院三部门重要文物、图书,总共六十多万件,全部再运回南京。

国民党在大陆失败,又是朱家骅说动蒋介石,朱家骅在翁文灏家中召开秘密会议,与王世杰、罗家伦、傅斯年密商将这些文物转运到台湾,由蒋介石发令用招商局船队和军舰将文物“劫运”到台湾。几十年后,台湾媒体说朱家骅是文物大管家。图为台湾“故宫博物院”,藏了诸多珍宝。

6.中研院的命名人
中研院的第一任院长是蔡元培,第二任代理院长就是朱家骅,有人说中研院是个孤儿院,,“是一个极高智慧而经历危难的孤儿院”,朱家骅则是它的“保姆”。朱家骅原本就是“中研院”创建者之一,该院外文名当时大家主张用英文译名,朱家骅建议用拉丁文(Academia sinica),显得大气典雅,当时朱位居要津,利用手中丰沛的人脉资源,为国难深重、颠沛流离的“中研院”办了许多实事,使中国的学术香火得到传承。原本据说蒋介石属意顾孟余,但选票一统计,朱家骅和翁文灏同获二十四票,胡适第三,获二十票。朱家骅坚持不就,最终还是朱家骅出任代院长,原总干事任鸿隽辞呈,改由傅斯年继任。朱家骅这一代,代了院长十八年,胡适后来由衷的说,没有朱先生,就没有‘中央研究院’。

抗战时安置在四川李庄简陋房舍的中央研究院全体成员合影。


7.傅斯年不忍心决斗
傅斯年一向反对推行中医,1938年傅斯年担任国民参政员时,他与参议员、孔子后人孔庚激辩中医问题,孔庚辩不过傅斯年,又气愤,干脆破口大骂。傅斯年气的说,我要与你决斗。但是散会之后,傅斯年看到孔庚垂垂老矣,年逾古稀,弱不禁风,愤怒消失无踪,摆摆手说“你这样老,这样瘦,不和你决斗了,让你骂了罢!”

国民参政会是由参政员均由国民党中央遴选,不能完全代表全国人民的意志;职权有限,这样的组织并不是一个具有议会性质的“民意机关”,只能是一个“咨询机关”。

8.鲁迅说章士钊是古文门外汉
章士钊在上海《新闻报》上发表《评新文化运动》,借“二桃杀三士”的典故攻击白话文:“二桃杀三士。谱之于诗。节奏甚美。今曰此于白话无当也。必曰两个桃子杀了三个读书人。是亦不可以已乎。”鲁迅当即撰文指出这位“古桐先生”犯了个低级错误:那就是这儿的“士”不是指“读书人”,而是指“武士”。说明自称好古之士的章士钊其实对古文化是“门外汉”。

章士钊八面玲珑,不仅是当初参加同盟会的革命党,而且社交广泛,国共两党交谊深厚。尤其是早年毛泽东到北大勤工俭学,住在杨昌济家中,章士钊和毛泽东遂成一世好友。1972年,当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时,周恩来专门向他介绍了章先生的《柳文指要》,并赠送同来的美国国务卿弗里曼一套作为纪念。


9.老虎总长
章士钊在二十年代解散“女师大”,镇压爱国学生运动。因章的《甲寅》杂志作为整顿学风的言论阵地,而《甲寅》封面绘有一虎,当时人们称之为“老虎总长”。章士钊却对年轻人十分有提携的心情,杨昌济对章士钊说,润之有雄心壮志,是自己在湖南最有前途的两位弟子之一。毛泽东曾对章含之回忆说,当时自己找章士钊借钱时,自己的一只鞋都是破的,彼时的章士钊呢,慷慨地为毛泽东募集了两万银圆。所以到了晚年,毛泽东决意要还章士钊这些钱,他用自己的稿费陆续给章士钊送去生活费,最终远远超过了当初的两万块。

一代上海美女章含之是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曾担任毛泽东的英文教师,中国著名外交家。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1540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