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傅斯年说丁文江该死!

自由谈 | 4-10 14:39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罗隆基比父亲
潘光旦批评罗隆基某篇文章不通。罗很生气地说:“我的文章怎会不通,我父亲是举人。”潘马上回答:“你父亲是举人算得了什么,我父亲是翰林!” 罗隆基的导师就是著名的费边主义理论家哈罗德·拉斯基。四十年代末,罗隆基曾在一篇文章上署过“拉斯基一门徒”,他告诉浦熙修说,人们只要一见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谁写的了,由此可见罗隆基对拉斯基极其热衷。

罗隆基是民盟创始人之一,中国第二号右派,也是最终没有得到正式平反的五名右派之一。


2.梁启超鼓励张君劢
马相伯在上海创办震旦学院,梁启超特地写了还特地撰写了《祝震旦学院之前途》一文。梁在是文中指出:“士生今日,不通欧洲任一国语言文字者,几不可以人类齿。”“某天我见《新民丛报》登有震旦学院新闻——招生新闻——梁任公并说中国之有学术,自震旦学院始。这话非常刺激吾的脑筋。于是我就想进这个学堂,每半年要缴学费百多两银子,我设法缴了。”第二年张君劢虽然交不起学费,但却萌发了留日求学的心愿,到了1906年他攒够了学费,终于到日本去了。日本与心仪已久的梁启超相识,并与其一起成为政闻社的发起者。政闻社在东京锦辉馆成立。张君劢以发起人身份致辞,张继和大批同盟会员赶来砸场。革命党人大骂“马鹿”,立宪派纷纷落荒而逃。

1958年元旦,与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联名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曾参与组织中国民主同盟

3.丁文江是中国人中最有才能的人
少年丁文江在日本,过着“谈革命,写文章”的生活,一年半后,他和另两名同学转赴英国。途经马来西亚槟榔屿时,得到康有为的资助。丁文江一年跳三级,两年考进剑桥大学。然而又因交不起昂贵的学费,半年后辍学,改入葛拉斯哥大学,学习地质学及动物学。回国后丁文江参加清政府举行的第七次游学考试,获“格致科进士”,由此上海南洋公学任教,一边应商务印书馆之约,编《动物学》教科书。1933年,他和翁文灏等人一起编辑出版的《中华民国新地图》,成为中国现代地图的先驱。1950年代中国和印度边界谈判,依据就是丁文江等人编辑的《中国分省新图》。1936年1月,丁文江的《爨文丛刻》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我国的彝文研究,就是从丁文江正式开始。罗素说:“丁文江是我所见中国人中,最有才最有能力的人。”

丁文江熟悉英、法、日、俄、德数国语言,并涉足政治,在思想史、文化史、经济史、政治史甚至军事史上,都有建树。其《民国军事近记》《徐霞客年谱》等著作。

4.丁文江崇拜军阀
丁文江鼓吹“好人政府”,但吴佩孚只选了三个“好人”入阁,不久还垮台。丁文江又把希望寄托到其他军阀身上,他认为,这些军阀天资颇佳,只可惜未受现代教育。他向军阀孙传芳建议:由自己替孙创办一所现代化军事学校。孙传芳却说:“丁先生,你是个大学问家,但是军事教育,我还懂得一点。现在还不敢请教你!”丁文江并不气馁。他又写《假如我是蒋介石》《假如我是张学良》等文章,劝诫蒋介石。

丁文江不仅是地质学家,而且是《独立评论》的创办人之一,丁做过北票煤矿公司的总经理约5年、孙传芳治下淞沪商埠督办公署总办约8个月、中央研究院的总干事。他的生活丰富多彩。


5.傅斯年说丁文江该死
十年前傅斯年听说丁文江出任“淞沪督办公署”总办,大呼“丁文江该杀”!但他见到丁文江以后,又为丁文江的才气所折服,两人成了好朋友。丁文江终身不拿政府干薪,不因私事旅行免票坐火车。他说:“我们是救火的,不是趁火打劫的。1936年丁文江因为煤气中毒,抢救不及而逝世,眼界极高的傅斯年追思说:“中国若有这样人二十个,又都在扼要适宜的地位,二十年后,我们庶几可以成为近代化国家了。为什么他先死呢?”

先祖傅以渐是清顺治朝首位状元,傅斯年年少时便已声名鹊起,有“黄河流域第一才子”之称。但他晚年曾懊悔自己少年花了太多时间在私塾教育。

6丁文江是赤脚大仙
胡适常说丁文江是一个欧化最深的中国人,是一个科学化最深的中国人。他生活最有规律:睡眠必须八小时,起居饮食最讲卫生,在外边饭馆吃饭必用开水洗杯筷;他不喝酒,常用酒来洗筷子;夏天家中吃无外皮的水果,必须先在滚水里浸20秒钟。他早年有脚痒病,医生说赤脚最有效,丁文江就常赤脚,在比较熟的朋友家也长脱去袜子,光脚聊天。所以自称“赤脚大仙”。丁文江对住宿很讲究,但若是需要,他会毫不犹豫的到云南偏远山区考察半年。

少年时丁文江到日本留学,却与反清的留学生多有接触,过着“谈革命,写文章”的生活。他后来说,”“中国政治的混乱,不是因为国民程度幼稚,不是因为政客官僚腐败,不是因为武人军阀专横,--是因为‘少数人’没有责任心而且没有负责任的能力。”


7.丁文江的独立人格
胡适回忆丁文江时曾说:“丁文江用钱从来不超过他的收入,所以能终身不欠债,所以能终身不仰面求人。他有时和朋友打牌,总把输赢看得很重,他手里若有好牌时,手心常出汗,我们常取笑他,说摸他的手心便可知道他的牌。罗文干是富家子弟出身,所以更笑他寒伧。”罗文干常笑丁文江“看钱太重,有寒伧气”,但这样说明丁文江只用自己的钱,绝不仰仗别人。



8.科学的敌人
张君劢开宗明义地指出,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不能解决价值问题。当时正值五四后期,张君劢对“科学”的质疑在当时引起了极大轰动。胡适等人在某日晚宴中笑语张君劢:“我们将向你开战。”他多年的好友、地质学家丁文江更是在与君劢辩论未果后,气呼呼的称:“玄学的鬼附在了张君劢身上!”于是长达两年的“科玄论战”拉开了帷幕。站在科学的一边有胡适、丁文江、吴稚晖、朱经农、王星拱,支持张君劢的有张东荪、林宰平、瞿菊农。丁文江还在《努力周报》上发表《玄学与科学》的论文,指出,在欧洲鬼混了二千多年的玄学,经过重新装点,“大摇大摆地跑到中国来招摇撞骗”,“若是我们相信了张君劢,我们的人生观脱离了论理学的公例、定义、方法,还成一个甚么东西?”

偶然对出国留学的清华学校的学生做“人生观”的演讲。张君劢演讲的题目出自倭铿的一本书《大思想家的人生观》,其主旨在于说明科学并非万能的,一开始就特别提醒他们不要以为天下的事都受科学因果律的支配,人们熟悉的人生观问题更是如此。被其他著名知识分子抨击为玄学鬼。


9.满街皆是大学生,何政不举
蔡元培决心办学,他给汪精卫写信,说“在弟观察,吾人苟切实从教育着手,未尝不可使吾国转危为安。而在国外所经营之教育,又似不及在国内之切实。“吴稚晖对蔡元培之“讬政治于学术,将恃以彻底救国”抱有极大的敬意,甚至以他一贯的极端语气,将蔡的设想归结为:“苟满街皆走大学生,何政不举?”吴稚辉又说“近日余与孑民、石曾、精卫等聚谈,皆确然深信:惟一之救国方法,止当致意青年有志力者,从事于最高深之学问,历二三十年沉浸于一学。专门名家之学者出。”

蔡元培的北京大学校长任命状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1603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