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第638期:邓小平托人约蒋经国会面

揭秘 | 6-23 13:38 | 作者:佚名 | 编辑: 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638期:邓小平托人约蒋经国会面

 

1、文革之后,随着两岸关系逐渐缓和,邓小平通过各种渠道向台湾方面传达信息、谋求对话。1980年,时任全美华人协会主席的著名华裔科学家李耀滋曾为邓小平传信给蒋经国。李耀滋在回忆录中记述了邓小平和自己会面时的情况:他(邓小平)自己本人跟蒋经国在年轻的时候曾在俄国相会,彼此认识。他很想在他们两个人年纪都还没有太老之前,能够找一个所谓“中立”的地方,两人再会一次面。追忆往事,谈谈旧交,不谈政治。他希望我下次如有机会,可以把他的这个愿望转达蒋经国。

2、李耀滋说:我回到美国之后不久,王季五因公来到美国。也跟我取得联系。他知道我在北京参见邓小平所得到的使命,愿意协助我再去台湾向蒋经国直接传达邓小平的愿望。于是由他建议并安排由台湾“国科会”提供旅费,清华大学出面邀请我到台湾讲学。我去台湾的主要目的是谒见蒋经国,向他当面转达邓小平想单独以私人身份和他会面的使命。但是到了之后,却又迟迟不能实现。传闻蒋经国患糖尿病,双腿臃肿不便见客。又过几天,王季五告诉我,蒋经国身体状况没有好转,看情况很难实现到中立地区和邓小平单独会面的设想。

31985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访华时,邓小平问他“最后一次见蒋经国是什么时候,蒋经国可解决了接班人的问题吗。”李光耀回忆说:“邓小平知道我和蒋经国是好朋友,要求我下次再见到蒋经国的时候,传达他个人对‘蒋先生’的问候。”但当时蒋经国给李光耀的印象是:他在岛内还没有凝聚共识,获得民众支持两岸谈判,而且中国大陆的局势条件也还不充分变化到足以让他展开统一的谈判,所以,李光耀传话时,蒋经国“静静地听着,没有答腔”。

41909年邓小平5岁时,父亲将他送进了离家约一公里的翰林院子私塾,接受启蒙教育。翰林院子是邓小平先祖邓时敏的旧宅,一座很大很气派的四合院,因邓时敏是前清翰林,所以人们尊称为翰林院子。邓时敏有子无孙,香火延续中断,族中公议将翰林院子辟为义塾,用以招收邓族子弟教经读史,期望着为邓家培养出几个出类拨萃的人物以光宗耀祖。 私塾老师是一位秀才老先生。邓小平入私塾时,名字为邓先圣。老先生一听这名字就拉长了脸,认为大不恭:孔老夫子尚且为“圣人”,小小孩童,怎么能先圣呢?于是给邓小平改名为“邓希贤”,希望他成为一个贤德之人。 

5、近代以前,日本对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大国的尊敬延续了千年之久。但自明治维新尤其是甲午战争后,日本对中国越来越蔑视。改进党党首大隈重信认为,战争结果表明,中国已不是沉睡的雄狮,而是只“断了气且四肢已经冰冷的老狮子。”吉野作造回忆说:“维新后我们停止了对最早引进文物制度的老师——支那的尊敬,唯在武力上难以轻侮,但是通过此次战争,就连这点体面也悲惨地剥落了。西洋人曰沉睡的雄狮是错误的,狮子已经疾死”。司马辽太郎在《坂上之云》中也写道:“甲午战争的败北,使支那的真相在世界曝光,战争中那种软弱无力和混乱无序,政府高官对亡国的怠慢和无能,士兵们对清帝国忠诚心的欠缺,使和平时期已经对此有所感知的列强也有些意外。支那,已经死了。既然死了,腐烂的肉体理当被食用。”

6、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及庚子赔款期间,“中国亡国论”再度升温。1901424日,山县有朋致信伊藤博文,内称:“清国纲纪已灭,国本已坏,唯在苟延残喘。”山县断言:“清国之瓜分已是必然命运,非人力可扭转。”政友会的小川平吉在党报上撰文说:“至于支那是否已成尸骸,有识之士早有定论,今无须赘言。”小川的主张是:中国虽然已成“尸骸”,但对日本还有使用价值,“此尸骸确实是尸骸,但尚是具有身体而受其子民亲族尊敬之尸骸,与其妄自唾之、鞭之,斩断其手足,招致其子民亲族怨恨,莫如郑重埋葬之,以巧妙地获取其遗产。”

7、冯友兰将蔡元培的气象,视之为君子的气象。他说:“说到君子这个名词,蔡先生可以当之而无愧”。又明确说:“凡曾与蔡先生接触过底人,都可以知道蔡先生的气象,确可以此五个字形容之。”冯友兰说,蔡元培平日温、良、恭、俭、让,似乎是如一个普通好好先生,但遇到重要底事,他的主张,是非常坚决底。他的主张定了以后,无论什么人不能使他改变。此所谓“难枉以非其道”。这句话源于《孟子·万章上》:“故君子可欺以其方,难罔以非其道。”

本文选自原创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494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