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想打就打钱端升

自由谈 | 6-30 07:28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合肥四姐妹的父亲
张允和的父亲张武龄,受了新思想的影响。他知道家里有钱、有地位,但总这样下去不行,就决定到苏州兴办新式教育。1921年他在苏州办乐益女子学校,很成功。他跟蔡元培、蒋梦麟等当时许多有名的教育家结成朋友,他不接受外界捐款,别人想办法找捐款,他恰恰相反,有捐款也不要。当时有一个笑话,他的本家嘲笑他:“这个人笨得要死,钱不花在自己的儿女身上,花在别人的儿女身上。”。叶圣陶在张允和父亲的学校教过书,他讲过一句话:“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合肥四姐妹分别嫁给了著名昆曲演员顾传玠、语言学家周有光、文学家沈从文和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蔚为一时传奇。


2.赵萝蕤参加钱钟书的婚礼

扬之水问赵萝蕤是否读过《围城》,赵回答:《围城》是早就看过的,但对书中所描写种种,并不熟悉。并说她和钱钟书是清华研究院时的同学,钱比她低一班,和杨绛也挺熟,当年她还和陈梦家参加了钱杨在杨家举行的婚礼。

陈梦家与夫人赵萝蕤,陈梦家是现代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诗人。陈梦家在三十年代的诗名很大,曾与闻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目为“新月诗派的四大诗人”,赵萝蕤则是我国著名神学家赵紫宸的女儿,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翻译家,二十五岁即翻译出艾略特的《荒原》。


3.蔡元培给鲁迅安排工作
许寿裳向蔡元培推荐,而蔡元培对许寿裳说:“我久慕其名,正拟驰函延请,现在就托先生代函敦劝,早日来京。”蔡元培当北大校长,与他在教育部一样,对浙系人才大力扶持和倚重,先是聘周作人为文科教授,又向鲁迅下了聘书:“敬聘周树人先生为本校讲师”。蔡元培当北大校长,对同为老乡的浙系人才大力扶持和倚重,先是聘周作人为文科教授,又向鲁迅下了聘书:“敬聘周树人先生为本校讲师”。蔡元培任国民党新政府的大学院(相当于教育部)院长,蔡元培准备为鲁迅安排一个“大学院特约撰述员”的职位,这就是鲁迅写信给许广平描述的理想职业:“一者免得教书,二者免得陪客,三者免得做官,四者免得讲应酬话,五者免得演说,从此可以专心写报章文章,岂不舒服!”

萧伯纳来访中国时,鲁迅与蔡元培一同与萧伯纳合影。


4.蔡元培的教育和革命经验
蔡元培《我在教育界的经验》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自三十六岁以后,我已决意参加革命工作。觉得革命只有两途:一是暴动,一是暗杀。在爱国学社中竭力助成军事训练,算是预备下暴力的种子;又以暗杀于女子更为相宜,于爱国女学,预备下暗杀的种子。蔡元培在《苏报》上发表《释仇满》一文,却给民族革命作了降调处理,"苟满人自觉,能放弃其特权,则汉人决无仇杀满人之必要。”

蔡元培曾是激烈的革命党,他 组织创建了秘密暗杀团“光复会”,并亲任会长。光复会专门从事暗杀清朝专权高官的工作,为此他曾亲自试制炸药、组织过暗杀活动。但同时也在绍兴设立中西学堂,以翰林出身开办新学,引起当地非议。北大校长蒋梦麟即毕业于中西学堂,他说“教的不但是我国旧学,而且还有西洋学科,这在中国教育史上还是一种新尝试。虽然先生解释的很粗浅,我总算开始接触西学了。”


5.晏阳初的教育兴国
晏阳初在嘉兴进行平民教育的试验,陶行知,熊希龄的夫人朱其慧一行人便赶往参观,当晚大风雨,不料晏阳初的子弟,包括“木匠、商店徒弟”都赶过来,,陶行知开始大力推广——从他写给妹妹陶文渼的信里就可见一斑,“我过几天还要到军队里,工厂里,清节堂里,监狱里,济良所里去推广平民教育”。由于陶行知等人的工作,南京一地就出现了126所平民学校,学生近5000人。

晏阳初自1920年代开始致力于平民教育70余年,与陶行知先生并称“南陶北晏”。他与爱因斯坦等被评为“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的十大伟人。”


6.晏阳初骑驴下乡办教育

晏阳初在定县的平民教育实践得到了国民政府民政部的肯定,先后成立了衡山实验县、新都实验县和华西试验区等乡村教育实验区。尤其是因为晏阳初自己是四川人,不仅蒋介石劝他回四川办学,当时主政四川的军阀刘湘更是多次致电晏阳初,请他到四川开展工作。于是,晏阳初又到了四川。晏阳初在新都等地不仅推行平民识字,还进行土地改革,从地主手中和平赎买土地给农民,还推进警政,培养公安人员,“净绝匪患”,这却触碰了土豪劣绅的利益,晏阳初说“他们借了袍哥关系,勾结土匪,要和我们拼命。今天300人包围县城,明天200人煽动人民暴动,有与平教会人员‘予及汝偕亡’的口号”。

骑驴下乡实验的晏阳初,虽然新都实验最终在刘湘病死后停止,但“定县科学”却流传下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赛珍珠将晏阳初的工作介绍给世界,1949年,晏阳初来到台湾,他在那里虽然“只待了短短一个礼拜”,但当年在定县和四川的乡村建设经验却长久地留了下来。


7.想打就打钱端升

1979年,钱端升历经22年的政治磨难的右派问题终于彻底澄清。2月24日,政法学院的郭巨三、吴昭明等人将改正结论送至钱老家中。老先生接过文件,异常平静地说“感谢党还了我清白!”当年他给在美国的浦薛凤写了回信,信中说,“……逖生我兄,我是向不为祖国吹的,因为我不长于此。但祖国就是祖国,却也说不尽可爱之处。你如健康足以胜跋涉,我希望你回来看看……”1985年,中国政法大学的退休司机对一位研究钱端升的学者说,“钱端升?哼,他妈的,“文革”时我们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钱端升在1949年前与王世杰合作的《比较宪法》现在仍是热销书。而在1957年钱端升做完检讨后,几乎再无作品问世,唯一整理的《当代西方政治思想选读》。到1966年“文革”开始时,该书已译120万字。随后红卫兵抄家,稿件不知所终。


8.钱端升被当作不存在

费正清在1972年访问中国,重新见到他的那些老朋友们,发现“钱端升被 安排就座于餐桌的角落里,尽可能地远离主人。我几乎料想宴会供给他的只是几根狗骨头罢了。”他评论钱端升“在此后的22个年头(自1957年算)中,他住在北京的旧宅,或旧宅的一部分里,拿着少量的生活津贴,他的才能被湮没。”在哈佛大学担任过钱端升的助教,学者罗伯特.斯卡拉皮诺1972年访问中国,当他发现宴会中也有钱端升出席,高兴不已,走到钱端升面前,表示要去钱家拜访。但回应却是沉默,斯卡拉皮诺才发现钱端升是不宜接待美国来访者的。直到文革结束,钱端升才有机会说“23年啊! 我被当作一个不存在的人,不能教书,不能写作,甚至不能去看望北大的老朋友!”

钱端升曾与张奚若、罗隆基、周炳琳一道,成为蒋介石最害怕起立质询的参政员。报纸上说“这四位教授,虽然政治立场不尽相同,但都痛恨腐败、独裁,力争民主,且皆熟悉西方民主程序。纵然蒋介石身居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的总司令,依然不得不有所收敛。”


9.张恨水研究水浒

张恨水要志愿作一部《中国小说史》,“要写这本书,不是光在北京几家大图书馆里可以把材料搜罗全的。自始中国小说的价值,就没有打入四部、四库的范围,这要到民间野史和断简残编上去找。”《水浒》,他就找到七八种不同版本。其中的百二十四回本,胡适曾说很少,几乎是海内孤本。结果张恨水在琉璃厂买到一部,后来又在安庆买到两部。《封神演义》,只有日本帝国图书馆藏有一部刻着“许仲琳著”,而张恨水在宣武门小市,竟然也搜罗到一本也刻着“许仲琳”的版本,使得他倍加有信心,觉得中国小说自有其价值。

民国才子张恨水以《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等小说风靡全国,倾倒无数男女。他每天同时给七八家报纸创作连载小说,其效率才思可谓天下无敌。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050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