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闻一多被抗战将领杀害

自由谈 | 7-11 15:56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闻一多组织大江会
闻一多在清华时即参加了风云迭起的“五四运动”,那时他自述“一切只是新鲜,一切只是明媚,一切只是希望,一切只是努力”,但等他出国留学后,却发现中国人在外被人歧视侮辱,而这和中国弱小的国家命运是分不开的,闻一多禁不住说“自从与外人接触,在物质生活方面,发现事事不如人,这种发现所给予民族精神生活的担负,实在是太重了。”又说:“一个有思想之中国青年留居美国之滋味,非笔墨所能形容……总之,彼之贱视吾国人者一言难尽。”在这样的心路历程之中,他与清华同学为主的留美学生一起,发起群众团体——大江会(开始名“大江学会”),张扬国家主义。

虽然国家主义后来转为政党化,集团化甚至沦为国民党的附庸,名声扫地,但闻一多毕竟抱着浓烈的爱国主义情结,这是事实,也无需讳言。


2.闻一多痛斥张学良
西安事变爆发,出乎张学良意料的是,全国上下民众乃至知识界均不赞同他的所作所为。闻一多这样的文人,诗人,在上课时从不牵涉他言,这下也放下“毛诗”大讲时事,回忆人说,闻一多厉声问道:“国家是谁的?是你们自己的么?”又说“真是胡闹,国家的元首也可以武力劫持!一个带兵的军人,也可以称兵叛乱!这还成何国家?我要严厉责备那些叛徒,你们这样做是害了中国,假使对首领有个好歹,那么就不必再想复兴,中国也要退回到民国二十年前大混乱的局面”。西安事变发生后,教授们发表了《清华大学教授会为张学良叛变事宣言》,并成立由朱自清、冯友兰、闻一多、张奚若、吴有训、陈岱孙、萧公权七人组成的电报宣言起草委员会。

韦君宜说,蒋介石突然被扣。左派学生欣喜若狂,大家大喊大叫,要求公审、枪毙蒋介石,黄敬他们也是如此。只有蒋南翔说不要这样提,群众不会同意。



3.《中国之命运》给了闻一多刺激
抗战以前,闻一多在校园里度过其平静而优渥的学者生活,到了西南联大,因为学校条件简陋,不得不住在乡下,同时闻一多也去各个中学兼课挣钱补贴家用,与民间有了更深的交往,目睹了老百姓的贫苦生活,萌发了不少平民意识。这时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一书出版,却给信奉德先生和赛先生的闻一多刺激,他说:“这在我个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五四’给我的影响太深,《中国之命运》公开地向‘五四’宣战,我是无论如何受不了的。”即便闻一多早年支持国家主义,在西安事变义无反顾的支持蒋介石,但后来他渐渐对国民党失望了,到后来他甚至不肯与国民党籍的教师同住,理由是骂国民党不方便。

蒋氏在抗战中发表《中国之命运》,原本是以民族主义提振中国民众信心,却让闻一多这样原本赞成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名教授反感,亦让美国政界对民国政府的战后蓝图有避忌猜疑之心,真是始未料到。


4.闻一多为何转向
闻一多曾经专心治学,他说,国家大事有人去管,不用自己操心,并且对蒋介石存有幻想,认为“抗战得有此人领导,前途光明,胜利有望。”但八年抗战,艰苦和悲惨的民生,已经打消了闻一多曾经的国家主义热情,针对国民党提出的“国家至上”,1945年5月,在《大路周刊》创刊号上发表文章《人民的世纪》,副标题就标出:“今天只有‘人民至上’才是正确的口号”。他还隐喻地抨击了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说新主子一出来就要打击“五四”运动,并且提倡义和团精神。他说:新文学运动同时是新文化运动、新政治运动。我们要把文学和政治打成一片,要走出象牙之塔,要打倒孔家店。

5.延安是白,重庆是黑
闻一多越来越对国民党当局不满,而此时中共自然而然也捕捉到了他的微妙心迹,周恩来指示南方局派到昆明作龙云工作的华岗,顺路争取团结闻一多这样的知识分子。随后由楚图南、尚钺等人接近。闻一多的心也逐渐向着延安转移,一向直言不讳的他,在庆祝抗战胜利的大会,就尖锐提出“谁在帮助中国反动分子打内战,我们就要反对谁!不管他们有什么原子弹,我们还是要反对!”有人问到“青年人应该怎样反对内战”时,他回答说:“只有联合政府才能根绝内战!”当有人问到“中国共产/党的民主是不是真民主”时,他引用去过延安的青年党人的话:“延安是白,重庆是黑。”

闻一多在抗战八年坚持不剃胡须,抗战胜利后就剃掉了,但随之这些知识分子感受到了国民党独裁的阴影。同为民盟成员的好友李公朴打趣他:“你的胡子是不是剃得早了些?”闻一多回答:“那就把它再留起来!”

6.对闻一多的敌意不断增加
中共在昆明紧接着发起“一二一学生运动”,当国民党军警出动镇压时,闻一多发表《“一二·一”运动始末记》一文,怒斥这是“中华民国建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学潮不断发生,国民党不断增加对闻一多的敌意,云南大学围墙上甚至有这样的标语,他们管闻一多叫“闻一多夫”,把罗隆基叫“罗隆斯基”,意指他们亲苏亲共。蒋介石在接见梅贻琦时,专门指出:“张(奚若)、闻(一多)、潘(光旦)等之举动”,“殊于清华不利”,1946年3月,蒋介石亦告知西南联大的党工,“甘为共匪奴属之张奚若、闻一多等,应加以还击。”

耿直的闻一多自诩硬骨头,在联大校友会欢送会上指名骂了蒋介石。他在讲话中说道:“前几天有个刊物隐约地骂了蒋介石,于是他的党徒们嚷起来了.....,骂一下都不行吗?咱们应该讲真理,明是非。我有名有姓,我叫闻一多,我就要骂!”

7.后脚不准备跨进大门
当时美国虽然邀请他去讲学,但闻一多考虑到中国民主运动,也不肯走。1946年历经“七君子”事件、“较场口血案”的李公朴被刺杀,闻一多仍旧说“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闻一多的死亡,是明死,遇刺的地方,距离设在翠湖,距离云南省警备总司令部仅200米左右,云南大学的费孝通曾回忆说,他就是听到枪声方“冲出办公室到校长家中暂避”。闻被刺后果是惊人的,驻美大使顾维钧走访美国众议院得到消息,因中国目前情形,导致美国“对华军援”法案估计很难通过。

闻一多之死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对美国人来说,闻一多不仅是在美国受过多年教育的留学生,也是知名的中国学者,据一份美国驻昆明领事劳斯1946年给大使馆的报告说".....可是,闻一多被暗杀使局势完全改观,因为闻是开明人士中的佼佼者,受到知识界的高度敬仰。”图为杜鲁门政府最终决定停止在中国进行的军事调停工作。

8.蒋介石痛骂十几天
究竟是谁杀了闻一多,迄今还是一个谜案,但对一般掌握资料的历史学者,都公认是云南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霍揆彰派人干的。或许是希望蒋介石给予赏识,但蒋介石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当年7月20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就李闻血案抱怨,“干部之无智识,徒增政府情势之险恶,领袖地位之不利,可痛之至。”等到蒋介石从唐纵等人获知与霍揆彰有关系,结果是雷霆震怒,蒋在日记中记道:“晚课后召见霍揆章(彰),彼犹呈其假造人证与共供,其幼稚荒谬极矣。乃面加斥责,并明告其所部之所为,且指出其行刺之人名。”李闻血案给蒋带来了莫大压力,引起了美国对此关注,甚至影响到马歇尔对华援助问题,蒋介石在日记中记载“(7月30日)马歇尔来谈,彼以昆明暗杀案比内战之消息使美国影响更恶为虑.....总之昆明之案无论对内对外皆增加政府与余个人之地位艰难百倍,更使x匪在时局上转败为胜,霍之罪孽无穷......蒋在日记里骂了霍十几天,从“幼稚”、“无知”、“荒谬”、“无智无识”,一直骂道“愚蠢颟顸”。蒋介石对此血案反应的意外程度,表明他不若外界想象中的心狠手辣,并具有政治家的正常思路。

闻一多被刺的后果相当严重,闻一多的孙子,社科院近史所研究员闻黎明曾在台湾“国史馆”查询到杜鲁门致电蒋介石原文,信函是经驻美大使顾维钧翻译后以电报方式发回国内的,闻黎明发现,“杜鲁门在信中对国民政府的批评,很大程度上正是以李闻被刺事件为例证的。”图为抗战将领霍揆彰、


9.主谋是什么人
涉嫌主谋刺杀的霍揆彰,其实是一名抗战将领,当初从北伐东征,凭军功升为陆军十一师罗卓英部团长。第十一师后来发展成第十八军陈诚的部队,即赫赫有名的“土木系”。抗战兴起,霍又随长官罗卓英参加淞沪战役,尤其是最惨烈的“罗店之战”,出名的“血肉磨坊”,,“一寸山河一寸血”即由此而来。在第一次长沙会战中,霍揆彰率七个军布防洞庭湖西岸,阻击日军,日本人不得不承认“....在部分战场上,部分战况之激烈超过了诺门坎。”。1944年的滇西抗日反攻作战,霍揆彰又作为20军的总司令,负责总攻腾冲。亦是一场血烈的著名战役,从巷战,美军助力空袭,甚至中国军队使用火焰喷射器,都是令人难忘的战争细节。霍揆彰更因为这些战绩获国民政府颁授青天白日勋章,美政府亦赠嘉猷勋章。 从一名功炳千秋的抗战将领,蜕变成为刺杀爱国知识分子的主谋,其间心路转折如何,已逐渐不为人知。

霍后来赴台,至今仍留有《陆军中将霍揆彰(嵩山)先生生平事略》、《霍揆彰将军抗日活动纪要》等。图为激烈的腾冲之战。

10.吸取不了的经验教训
也有一说是霍被迫找人顶罪,毕竟血案发生在警备司令部之侧,但霍揆彰之于迷雾重重的闻案,摆脱不了的重大嫌疑,据沈醉回忆,说到了1947年,霍揆彰因此事被免职,做了长沙寓公却毫无悔意,只是觉得时机太早了,“如果等到今天来干,那就不是过错而是有功了”。霍忠于领袖的崇拜情结过于严重,希望讨好领袖,稳定局势,却给政局带来更多麻烦,凸显他对现代政治一无所知,令人嗟叹。蒋介石的话,“昆明李闻被刺暗,又予反动派以法西斯恶名之诬蔑。干部无知幼稚,殊令人啼笑皆非,本周几乎全为此事增加烦恼之苦痛也”,霍揆彰听进去有几分?蒋介石常以事无巨细的作风闻名,却在这场争夺学生和教授思想的公关战落了下风,导致外交和社会舆论极为被动。

黄仁宇回忆抗战艰难时期,为解决大学生对膳食不满,蒋曾亲到中央大学品尝膳食,并与师生会面座谈。为何到了抗战结束,却不曾做出亲民姿态,连闻一多这样曾经为西安事变而怒斥张学良的名教授,也与之渐行渐远,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一种失败。图为胡适与蒋介石合影。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610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