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王鼎钧不忍侮辱蒋介石

自由谈 | 8-18 01:24 | 作者:lastvallin | 编辑: 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赤白两大帝国
高华说,据张学良回忆,孙中山在1925年去世前曾专门接见张学良,再三叮嘱他们一定要记住赤,白两种帝国主义。孙中山讲的“白”主要是日本,“赤”主要是苏俄,“赤,白帝国主义”是二十世纪国家主义派提出的。孙中山尽管联俄但仍旧有此种警惕,实属政治老练。此后苏俄果然为着自己的利益,闹出“中东路”事件,并将势力渗透进外蒙古和新疆,后来更一口吃下唐努乌梁海四万多平方公里之地。蒋介石对此尚保持有一些警惕,1935年民国驻苏公使戈公振向国内报告了苏联正加紧修筑通向中苏边境伊犁之公路,以及归化军(流落新疆的白俄残余部队)的动向。戈公振要求加速内地与新省的交通往来,派教育专家与师范生入新服务,开启民智等。蒋介石批复道“俄人筑路,俄拟赠遣送入新之义勇军......而驻俄各馆均无报告”,蒋最后电告行政院长汪精卫,“戈报告均关重要,望妥为执行。”

孙中山赠给张学良的条幅,“天下为公”,可惜张学良并未听进去。


2.王明跳出来批评
1941年9,10月季米特洛夫曾经来了一封电报,质问毛泽东“你们怎样对待日本人”,毛泽东就把这封电话拿给当时中共领导人看,让大家讨论。但王明这个“留苏派”的首领,却自恃自己有理论受苏联当局的信任,不顾延安整风的前夕,大剌剌直接提出意见“说我们对蒋介石的态度太左了一点”。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王明在莫斯科的时候,对国内的事情都是抱着不关己事的态度。

延安整风运动,一般认为是毛泽东对王明“左倾”路线错误进行总结,认为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给中国革命带来了严重危害。


3.蒋介石信《大学》
蒋介石是儒家经典《大学》的信徒,他说“《大学》这部书,将一切作人做事的道理,都包罗无疑,发挥至尽”。他甚至认为,大之救国救民,小之个人道德,就是靠这些。蒋介石感叹说“中国不能用,所以中国国家如此衰弱,民族如此堕落,几乎在世界上成了一个落伍者。”他是真正的宋明儒学的信徒,他说“八岁时读大学中庸,九岁读毕四子之书,十八岁时,大学中庸不知道念过多少遍,但是并不知道其中道理的重要。因为革命思想发达,以为这些陈腐的东西完全无用。到二十八岁听总理说大学中庸的重点,自己还不深注意......”。1934年蒋在日记中写“立国之本在修身,建国之方在于由小而大,由近而远也。”

蒋介石在1932年演讲中还在说“要知日本所以致强,不是得力于欧美科学,而是得力于中国儒学。是中国的儒道,儒道中最得力的,是中国王阳明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哲学。”

4.蒋介石无法找到败战原因
抗战胜利后,很少人会想到国民党会被中共打败,因为双方实力悬殊较大。蒋介石轻视中共思想十分严重,他在1945年9月说“长江以南各重要都市接受投降大体完毕.......匪祸患已除其半矣”,国民党宣传部长彭学沛说中共军队只是“毫无训练的老百姓”,1946年“四平战役”将林彪败退到哈尔滨,蒋介石对身边人说“中共除一部分人外,本属乌合之众”,到了6月,蒋说“(中共)战术和江西时代一样,并无多少进步......虽然在东北得了不少武器,但不知道运用。”但讲的军事战略有极大缺陷,他总以“保城守地”为中心,非常在乎一城一池得失及国际观感,国民政府既为执政当局,就要“守土保民”之责任。但遇到反对,如在1948年蒋要卫立煌撤主力至锦州,卫立煌不听,要傅作义撤军南下,傅作义也舍不得离开察,绥,蒋也未能坚持。蒋对军队失败,一直无法找到原因“匪兵何以劣质装备而毫无现代训练的部队来击败我们整师整旅的兵力。”

林彪在“四平战役”的失败,一度让国民党和蒋介石放松警惕。


5.王鼎钧为何要离开
作家王鼎钧有四部代表作《昨天的云》,《怒目少年》,《关山夺路》,《文学江湖》,从他的青少年时代写到远渡台湾的岁月,广受瞩目。王鼎钧曾在平津战役被解放军俘虏,被释放后又自行前往上海投奔国民党军队的亲戚,1949年5月在吴淞口随着“上校爷爷”和江湾看守军火库的军人爬上开往台湾的军舰。其实王鼎钧对国民党军队是有反感的,他说“以致教育处几百万卑视百姓,欺凌百姓的官兵”,他亦说解放军的士气很高,认为“毛泽东用兵如神,练兵也如神。”但王鼎钧为何还要逃离大陆?那是因为他早对左翼革命有相当的保留,他说那绝对没有“他所要的自由空间”,他无法适应管理人民的方式,也无法达到中共对老百姓的期许。他只能到“腐化,封建的,自私的,涣散的社会讨生活,随着国民政府南逃。”高华认为王鼎钧是受了解放区土改运动的刺激所致。

王鼎钧作品尤其以自传回忆录四部出名,他说写作,他是用了“等了一辈子的自由”。他用面对私人恩怨与党派立场的超然,以同情理解之心与沉喻笔法,力图写尽了二十世纪中国人纠结的恩怨。

6.王鼎钧不喜欢鲁迅和巴金
王鼎钧说“凡是完全超出经验范围的事情,都叫人很难接受”。抗战胜利后,南京和上海都出版过苏联叛逃者揭露史达林“大清洗”回忆录《我选择了自由》,但没有用,没有多少人关注,也没有社会反响,因为内容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左派青年排斥,连中间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也视而不见。但很多人不会,王鼎钧是亲眼目睹了“苏北难民”的遭遇,而他父亲一个“守旧的乡绅”,则是经过仔细的观察,他曾在八路军占领家乡兰陵时遭受过短暂的羁押,从此知道“没有他生存的空间”。不过王鼎钧在中学时期已经不太对左翼文学感兴趣,当时到处都有左翼外围的“读书会”,但王鼎钧不喜欢鲁迅的“气性”,亦不喜欢茅盾巴金郭沫若等人的作品,满口不离“压迫”,“剥削”,“受侮辱和受损害的”,“不能陶情冶性”,只能“引起绝望的积极和毁灭的快感”。他也对时时爆发的学潮反感,他感伤自己少年失学,致信报社说“社会上有千千万万失学的青年,你们领公费,读大学,为什么要罢课。”

少年失学的王鼎钧,其实是对抗战以后大中城市频频爆发的学潮是不满意的,认为学生浪费了他们读书的大好时间。


7.民心不管用
王鼎钧对流行一时的“民心”说并不相信,他说“国民党并非因为失去人民而失去土地,乃是因为失去了土地才失去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接收伪军加紧训练预备扩大地盘,王鼎钧所在宪兵部队尚在训练立正,稍息,组织中下级军官学习《比较宪法》,搞“策论题”考试,讨论《用人唯德与用人唯才孰为得失》。在山东打仗时,地方乡镇干部竟然有两套班子,一套接待共产党军队,一套接待国民党,乡镇公所预备蒋先生的领袖像,也预备毛先生的领袖像。甚至小学的教材也有两套。最终国民党军队溃败,地方也就一套教材,一套玉照。但人们的思想转变其实还不是那么顺利的,王鼎钧在1949年被俘虏,解放军班长教俘虏学唱革命歌曲,一开口就是“蒋介石,大流氓。无耻的汉奸卖国贼”。全场默然,都唱不出来,王鼎钧说这不仅是侮辱蒋氏,亦是侮辱他们自己的智识程度。

蒋介石在台湾本省人眼中被视为“威权统治”的象征,新一代意图将国民党统治时期的蒋氏铜像去之而后快,许多激进的年轻人竟侮辱或摧毁曾在台湾遍布的蒋介石铜像。


8.船上唯一的老人
王鼎钧的父亲因为短期被八路军关押过,于是意识到家乡已无他“生存的空间”,在国民党军队撤退时当机立断,舍弃了回家乡大宅拿几件衣服的机会,随着军队出走。王鼎钧也自天津一路南逃,跑到上海江湾,在一个同乡“上校爷爷”庇护下,在江湾军械库谋得一个职位。后来才知道这位“上校爷爷”收留了十几个家乡青年。当解放军隆隆炮火逼近长江,大批国民党军人就坐在吴淞口的江边,等着军舰来接。王鼎钧有幸与父亲重逢,并侥幸一同挤上舰船。天亮以后,周围的人一看有位老人,都面有怒色。因为船少人多,军队已经顾不上了,多少等待撤走的年轻军人都被放弃,蹬到了江里、王鼎钧说“这不是天命,又是什么呢”。

开头王鼎钧以为撤退到台是暂时的,结果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要跟随“老总统”风风雨雨几十年,并且其他很多人又一次遭受严酷的审查,包括王鼎钧自己。图为反映国共两党纷争几十年历史风云的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罕有切入历史细节,刻画人物相当细腻。

9.外省人和本省人的区别
作家邵燕祥在1949年时只是一个初中生,尚且说“选择蒋还是选择毛,这是每一个20世纪的中国人都要考虑的严肃问题”。王鼎钧则说,在对待毛和蒋的态度,台湾的外省人和本省人截然不同。本省人经历过“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事件,领教过蒋的厉害。但王鼎钧这些外省人不一样,他们是被解放军赶到台湾去的。王鼎钧对本省人说“你们不知道毛的厉害”,外省人之所以支持蒋,是只有蒋可以带他们回到大陆。但王鼎钧的底色是自由主义思想,虽然他赞同《自由中国》“除了纳粹,反共没有办法”到了台湾以后,国民党因为痛恨自己不够专制而丢了大陆,便以近似纳粹的方法行事,王鼎钧又受不了。但他说“在金门太武山看准星之间的祖国”,他说听到对岸既“三年灾害”又再“十年浩劫”,他忽然对来台湾所受的一切都原谅了,内心的一切都化解了。

图为歌星邓丽君在金门“前哨”进行“劳军”,和台湾那一代文艺界明星一样,邓丽君也是“外省人”,祖籍河北,成长于眷村,邓丽君也是几代华人世界共同的偶像,风潮几十年不衰减。

本文选自网络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1358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