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养生 > 正文

陈立夫:归农养鸡怡情治背痛

养生 | 2015-07-02 14:5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紫心
分享:
字号: T T T
●不生气的原则使陈立夫很快从宦海烦恼中解脱出来。
● 背负饲料的中等体力劳动奇迹般治好了背痛。   


陈立夫27岁就担任国民党党内要职,前半生的政治生涯内,他在180个部门工作过,公务繁杂。他从来不生气,遇到挫折,总是在自身找原因,不怨天尤人,因此从来没有发过脾气。 

1949年冬,蒋介石逃到台湾后,对国民党的败亡进行了反思。他认为,国民党的失败不是被共产党打倒的,而是国民党自身散漫和腐败导致“自己打倒了自己”。要想在台湾站住脚,一定要对国民党进行彻底改造。改造国民党,首先就拿以陈果夫、陈立夫为首的CC系开刀。  

很快,蒋介石就下令免去了陈果夫中央财务委员会主任等一切职务,给陈立夫送来5万美金,陈立夫明白了:蒋介石此举是希望他离开台湾。   

离开台湾前,陈立夫去向蒋介石辞行。刚好蒋介石有事外出,只有宋美龄在家。宋美龄取出一本书说:“你在政治上负过那么大的责任,现在一下子冷落下来,会感到很难适应,这里有本《圣经》,你带到美国去念念,也许会在心灵上得到一些慰藉。”   

陈立夫闻听此言,叹了一口气,指着墙上的蒋介石画像,非常动感情地说:“夫人,那活着的上帝都不信任我,我还希望得到耶稣的信任吗?”   

但陈立夫的原则是“不生气”,所以,他还是拿着那5万美金去了美国,隐居在新泽西州湖林镇,埋头研究起《易经》来。  

陈立夫对《易经》的哲学观大感兴趣说:“第一类:六爻皆为可变之,爻或皆为不可变之爻者。第二类:有可变也有不可变之爻。”他认为这句话中观物取象的观念,万物交替的意识,发展变化的观点,与他的经历都有着息息相通之处。特别书中所强调的“无平不破,无往不复”,正好是他在国民党中境遇的写照,他曾经红极一时,最终一落千丈。但如果对此遭遇耿耿于怀,只能徒增烦恼,招病损身而已。因此陈立夫索性消隐了政治上的勃勃野心,以“独善其身”自勉,终于在另一个人生领域获得巨大成功。

陈立夫刻苦钻研《易经》,并结合自己独特的人生体验做笔记,写成了《四书道贯》,在美国出版。这本书很畅销,一版再版,竟卖了3万册。陈立夫非常高兴,心境也慢慢有了变化,从此以读书写作为精神寄托,不再为宦海沉浮耿耿于怀了。   

陈立夫觉得,做过官员的人保持心境安宁、不生气的首要原则是“不在其位,不司其职”。美国记者来采访他,他绝口不谈国民党和共产党。  

有一次,他被问得实在无法回避了,就说:“过去国民党是我一手搞的,过去的党打败了,打败了就打败了,败军之将不可言勇,有什么好谈的?”   

夫人孙禄卿接过来说:“我觉得立夫未必总为此事自怨自艾,远离政坛,也可能是我们后半生的一大福分。”   

记者追问孙禄卿的话说:“夫人感觉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如何?”   

孙禄卿说:“别看我们现在这么忙,我倒觉得是人的生活,过去在南京,哪里是人的生活呢?”   

陈立夫接过来说:“中国有句老话,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易经》上也讲万事万物都在发展变化之中,我们当今落此光景,也是自然规律。”   

记者问陈立夫:“那你现在的心境如何?”   

陈立夫笑笑说:“自得其乐,乐此不疲。”   

在美国,随遇而安的陈立夫为了维持生计,找孔祥熙等故人借了近2万美金,买了一个养鸡场,白手起家,开始晚年创业。没有帮手,他就自己动手,喂食、捡蛋、买饲料、卖鸡蛋、清理鸡粪,全部是陈立夫肩挑背扛。他自学养殖专业知识,很快就学会了给鸡喂药、打针。  

养鸡不仅让陈立夫摆脱了经济上的困窘,还让他的精神得到了振奋,走出了“郁郁苦不展,羽融困低昂”的苦闷情绪。更令他高兴的是,他因多年伏案工作,背部肌肉劳损,常年背部疼痛,从事体力劳动竟然治好了这个病。

1961年,陈立夫夫妇回台湾奔父丧,在台湾盘桓了40多天,回到美国后,发现鸡场荒芜一片。他们立刻全身投入重整家业,还扩大了规模。最多时,他们养的鸡超过7000只,还雇了工人帮忙。   

闲下来的时间,陈立夫和夫人读书、写字、绘画,还担任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客座教授,隔几天就去大学讲课,进入了无忧、无辱、常乐的人生境界。

晚年的陈立夫

在陈立夫的长篇回忆录中,他回忆了在美国的田园生活:  

我为什么要选择养鸡行业呢?因为我想替政府已工作这么多年,侍候了蒋公和党内外不少人,而竟不受谅解,此后将不再侍候任何人!那么去照料鸡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此时,美国的蛋价很好,故从事养鸡业也颇能赚钱,而半年下来,我们赚了5000元。   

在美国养鸡,饲料都是用机器定时传送和控制,但我们的农场却用人工,很不现代化及科学化,且饮用水也不够,乃以所赚之钱购买了部输送鸡粮机器,和开掘一口深水井,5000元就这么花掉了。

不过,养鸡也有方便的一面,就以饲料来说,只要一通电话就会送来。那时我健康良好, 100磅的饲料,我一弯腰就能扛起来。甚至过去有的脊背疼宿疾,经养鸡劳动后,也不再有复发的感觉了。   

后来,新泽西州的养鸡业衰落,陈立夫的鸡场也开始赔本,一场森林大火又把他的鸡场烧了个精光,十几年心血毁于一旦。他和夫人没有气馁,也不想投靠子女,再次买回少量鸡来饲养,还在家中制作皮蛋、咸蛋、豆腐乳、粽子,为唐人街的中餐馆供货。   
Tab标签: 陈立夫养生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