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水煮日报第697期:美国记者眼中的毛泽东

天下 | 10-31 09:35 | 作者:佚名 | 编辑: 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697期:美国记者眼中的毛泽东

1 194469日,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一行21人抵达延安,记者团在延安待了一个多月,交际处还组织他们参观机关、学校、生产部门,参加各种集会,访问英雄、作家、艺术家以及各阶层知名人士。他们看到了延安与重庆的截然不同,就连一直对共产主义抱有敌视态度的美国天主教《信号》杂志记者夏南汗神父,“亦认为边区是好的”。通过采访毛泽东等中共领导,《纽约时报》记者爱泼斯坦在笔记中写道:“我个人感觉,在延安,毛是可以接近的,并且很简朴。他会在遍地黄土的大街上散步,跟老百姓交谈,不带警卫。当和我们一群人拍照时,他不站在中间,也没有人引他站在中间,他站在任何地方,有时在边上,有时站在别人身后。”

2、有一次,美联社记者斯坦因单独采访毛泽东。毛泽东看到斯坦因写字用的小桌子不稳,就走到园子里捡来一块小石头,弯腰把它垫在一只桌脚下。这次谈话从下午3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点,斯坦因“感到意识不清,四肢发麻,眼睛发胀”,毛泽东“还像下午时那样精力充沛,讲话有条有理”。斯坦因在《红色中国的挑战》一书中记述了这次长谈:“(毛泽东的)窑洞被粉刷过,陈设非常简单,向外可以看到一个老果树园。毛泽东坐在一个东倒西歪的椅子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我靠在一个嘎吱作响的旧弹簧沙发上,把记事本放在面前的一个轻微摇动的小桌子上,记录下毛泽东所说的一切。”他对延安的描述颇具感情色彩:“延安看起来纯朴、安静,太阳投射在这片具有特殊吸引力的地方,显得安静和谐。千年古塔闪耀在狭窄的三条河谷汇合处的山岩上,高大金黄……”

 

3、在延安时期,毛泽东与美军观察组成员谢伟思有过多次单独对话。谢伟思写道:“人们谈到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时,普遍使用尊敬的口吻……但这些人其实都十分平易近人,我们完全不需要对他们低声下气。”“对党的领导人没有任何批评……地方局势也不紧张……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束缚或压迫……没有失败主义……没有乞丐,也没有赤贫的迹象……党和人民彻底团结。”谢伟思认为延安的政治主张“是单纯的民主……形式上和精神上,美国味大过苏联味”。

 

4、抗战时期,蒋介石在武汉珞珈山和南岳衡山举办了游击干部训练班,请周恩来、叶剑英、叶挺等人去上课。当时延安好多人担心,猫怎么能把上树教给老虎呢?毛泽东说,不要怕,只管讲,他打不了。为什么?游击战必须依托良好的群众关系,没有群众支持,游击战打不起来。你再教,他蒋介石也学不来。果然如毛泽东所料,国民党将领学是学了,但回到各自的战区后,没人能施展出来。”

 

5《冈村宁次回忆录》:193936日的感想……中国军队中,在兵力、素质、装备、团结等方面占绝对优势的是蒋介石嫡系黄埔系的军队。即使东北系、西北系、四川系、广西系、广东系等地方部队都联合起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也敌不过蒋的嫡系部队。共军虽然勇敢、团结巩固、其政策也博得青年人的好感,但其实力到底远不如蒋的嫡系部队。我国指导战争的当局,满足于汪精卫的脱出重庆,并考虑将来以他为中心建立和平的中国政府,但以此等临时政府压迫重庆,不过是白日做梦,如果借此搞重庆和平妥协工作,不仅至为困难,还可能适得其反。

6、作家贾平凹说:有一年夏天,北京的作家叫莫言的去新疆,突然给我发了电报,让我去西安火车站接他,那时我还未见过莫言,就在一个纸牌上写了“莫言”二字在车站转来转去等他,一个上午我没有说一句话,好多人直瞅着我也不说话。那日莫言因故未能到西安,直到快下午了,我迫不得已问一个人X 次列车到站了没有,那人先把我手中的纸牌翻了过儿,说:“现在我可以对你说话了,我不知道。”我才猛然醒悟到纸牌上写着莫言二字。这两个字真好,可惜让别人用了笔名。我现在常提一个提包,是一家聋哑学校送我的,我每每把有“聋哑学校”的字样亮出来,出门在外觉得很自在。


7
 贾平凹:不会说普通话,有口难言,我就不去见领导,见女人,见生人,慢慢乏于社交,越发瓜呆。但我会骂人,用家乡的土话骂,很觉畅美。我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心里很悲哀,恨自己太不行,自己就又给自己鼓劲,所以在许多文章中,我写我的出生地绝不写是贫困的山地,而写“出生的地方如同韶山”,写不会说普通话时偏写道:普通话是普通人说的话嘛!…… 不会说普通话,我失去了好多好事,也避了诸多是非。世上有流言和留言——
流言凭嘴,留言靠笔——我不会去流言,而滚滚流言对我而来时,我只能沉默。

本文选自原创收藏 分享 邀请
Tab标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网友评论

812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