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目击者忆:我在文革中亲眼目睹田汉被批斗

口述史 | 12-10 14:20 | 作者:准星 | 编辑: 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文革开始的那年,我是北京的一个中学生。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目睹了全国文联机关首次遭受中学生冲击的情景。
  
我念书的中学与邻居小梅就读的北京女12中(现166中学),有一点明显不同的是,我们是平民子弟的普通中学,少有干部子弟。而小梅她们学校干部子弟大把抓。中央各部委头头、驻外大使、各军兵种首长、北京市委头头……的子女各班里都有好几个,总让人感觉,我们学校虽然也在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而人家那类学校是在造就国家栋梁。
  
文革中按出身论、血统论行事,可干部子弟更享有特权。他们有上层内部消息,敢想、敢说、敢干,各学校的第一张大字报基本都是他们贴出来的,他们自然成了文革刚开始,红卫兵组织正式成立前,学生造反的带头人,也就是后来变成红卫兵骨干的那群学生。
  
停课闹革命了,同学们天天写大字报,揭批校领导和老师。那天我实在无聊,从学校里溜出来,在灯市口大街上闲逛。看见一队女生由东向西走来,小梅在队尾,问她干什么去?她说去文联大楼造反。征得她同意我也混在队里跟着走。
  
老舍先生时任主席的全国文联机关,位于灯市口大街的西口,王府井大街的北头。我们一伙人走到文联大门口,被传达室里出来的人拦住了,问找谁?领头的学生说:“这里的当权派是谁,我们就找谁!”传达室的人又问,你们想干什么?学生中有人嚷道:“别跟他罗嗦,咱们进去自己找!”之后几十号人就往楼里闯。
  
楼道里宽敞干净,安安静静的,各办公室关着门。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两边的墙壁白白净净的,与学校里贴满了大字报、标语的墙壁相比那么不同。前面的学生一个接一个地撞开了房门,同时向里面喊话:“谁是这里的头?”各房间里的人都吓呆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有人回答,这里是全国文联,有不同的行当系统,具体是找作协的?音协的?美协的?领头的学生喝斥道:“少费话,找大当权派!”他们当中有人指点去哪层楼某号房间找找看。
  
我随一组学生进了一间大办公室。一张写字台前,端坐着一位长者,见有人进来,他抬起头来。为首的学生问:“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那人答:“我不是总负责人。”学生问:“那你是干什么的?”那人答:“我是戏剧家协会的。”学生问:“你叫什么?”那人答:“田汉。”学生群中一片哗然。问话的学生厉声说:“你就是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黑帮头子?站起来!”田汉站了起来。我的印象里,田汉体格高大,略有点儿胖。那学生骂道:“瞧你这副养尊处优的猪像!交代你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行!”田汉惊愕的看着面前的学生无言。几个学生齐声怒吼:“老实交代!”田汉说:“原《义勇军进行曲》,现在的国歌歌词是我写的。”问话的学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头好,另外几个学生赶紧振臂高呼:“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田汉!”这才一时解了围。
  
只见刚才被噎的学生抄起地上的一个藤条编的垃圾篓,窜到田汉身后的椅子上,一扬手把藤篓扣在田汉的头上,篓里的垃圾、纸片、碎屑顺着田汉的头往下掉。田汉两手拚命往上推藤篓,想把头挣脱出来,后面站在椅子上的学生双手使劲往下拍。那藤篓带有锥度,口大底小,下到一半就下不去了,只见往下拍的双掌握成了双拳,像抡刀斧一样往下砸。随着藤篓的变形和破裂声,有丝丝的血迹渗出来,淌到田汉的短袖白衬衫上。
  
12下一页
Tab标签:田汉 红卫兵 8.18 批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6923人查看,有0人评论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