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202:汪墓被毁

口述史 | 2016-02-24 21:06:3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胜利以后,汪氏在南京梅花山的坟墓,终于被毁了,而且搞得尸骨无存。那时,不仅所有汪政权的人员以及汪氏的家属,几已全部身入囹圄,即毁墓当时,亦在极度秘密之下所进行,我以前所写的,曾说明系得诸耳食,因为非此中人自无从备悉个中事也。偶阅一九六二年四月九日的香港大公报,以"十六年前的大秘密首次揭露,蒋炸汪坟纪实"为题之记载,对汪墓被炸经过,写得历历如绘,悬想写此文者,非中共口中所谓"蒋帮"的旧人,至少亦为与"蒋帮"有深切渊源之人。其所写时间、人物、谈话,极似确曾身历其境者,因将原文节录如下,以补我前书之缺漏:
 
 
"一九四六年一月中的一个晚上,在南京黄埔陆军总部的会议厅内,何应钦召开了一个会议。南京市政府、陆总工兵部队、南京宪兵司令部、七十四军等单位的负责人均出席。何对他们说:"委员长不久就要还都,汪精卫的坟墓居然葬在梅花山,和孙总理的陵墓,并列一起,太不成样子!如不把它迁掉,委座还都看见了,一定会生气,同时也有碍各方面的视听。你们仔细研究一下,怎样迁法,必须妥慎处理。"他并再三叮嘱此事要严守秘密,不得泄漏出去。何应钦说完,即行退席。
 
以后他的叁谋长萧毅肃引伸何的意见:"总司令接到重庆的指示,这个问题关系到国内和国际的视听,限我们在十天之内,把它处置好。"当即指定由七十四军派工兵部队执行迁移;宪兵司令部在迁移期间,派兵担任内外警戒,断绝行人交通,不许任何人接近;在迁移时,南京市政府(按当时市长为旧太子系的马超俊)要派员协助。
 
"工兵指挥官马崇六说:汪墓的工程已侦察过,是钢筋混凝土的结构,坟墓不大大,但相当坚固。他问七十四军的邱维达,最好用什么方法搞开。邱说:工兵有的是炸药,还怕弄它不开?马还说:"总座的意思,时间愈快愈好,因为还要整理和建筑别的东西。最好在一切充分准备的条件下,乘一个夜间,就把它处理好。"由于时间的短促,当时就决定只能使用爆破,再使用其他声响来掩盖。
 
"爆破的工作在一月二十一日执行。三天前,中山陵与明孝陵之间,断绝行人来往,禁止游览。关于爆破坟墓的任务,邱当面指定五十一师的工兵营姓李的营长负责,估计用一百五十公斤TNT烈性炸药,才可以把它炸开。爆破时马崇六、马超俊和邱维达等均在现场监督。
 
"据一位姓孔的工程师曾向邱维达等指出,汪坟的图案是仿孙中山的陵墓设计的,造价约计五千万中储券。坟墓刚把核心工程初步完工,日寇宣布投降,施工就此停顿下来。工兵爆破这个核心工程,第一步炸开外层混凝土钢筋部份,第二部炸开盛棺的内窖。
 
"内窖炸开后,发现棺木,揭开棺盖,见尸骸上面覆盖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尸身着文官礼服,系藏青色长袍与黑色马褂,头戴礼帽,腰佩大绶,面部略呈褐色而有些黑斑点。由于入棺时使用过防腐剂,所以整个尸体尚保持完整,没有腐烂。揭开棺盖后,马崇六指挥不必要的人员暂时退离墓地,由马超俊进行全部棺内检查,主要是寻找有什么殉葬物。而检查结果,除在马褂口袋内发现一张长约三寸的白纸条外,别无其他遗物。这张纸条上用毛笔写"魂兮归来"四个字,下款署名陈璧君。据说这张纸是陈璧君从日本接运尸体回国时所写。
 
"马崇六当即吩咐工兵营长,把棺木装上陆总所备的卡车,并即晚将墓地平掉,务使不留原来痕迹。据邱事后对人说:他当时见马指挥开棺,觉得事甚突兀,因为开会时何应钦明白指示将汪墓迁移,并没有说要开棺查验。现在把棺木搬走,又没有提出迁移到那里去的打算,不知他们在搞什么名堂。为了弄清楚这个谜,他想叫姓李的营长去看究竟,以目示意,故意对他说:"为了负责到底,请你随同汽车护送一趟,以防中途发生意外。这里的任务交给你的副营长就行。"同时向马力言李营长为人诚实可靠,一切问题都可放心。马乃同意让李同行。
 
"这个李营长上车后,还不知道目的地何在。汽车停下来时,才知道到了清凉山。那里有一个火葬场,马崇六吩咐把汪的尸体交付火葬。只费了半个小时,棺材连同尸体全部焚化,并没有遗留什么。汪精卫自己所作的诗词中,曾有"劫后残灰,战馀弃骨。""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等句,至此都成了谶语。
以后,"但见一座新筑小亭屹立于原来汪墓所在之处。山之南北两面,还开辟了两小径,添植各种花木,周围修饰一新,与中山陵的景色,遥相映对,而汪坟已经无影无踪了。"
 
若一切经过,果如上文所述,不禁使我发生了两项感想:第一、胜利以后,为什么要兴大狱,株连者至数万人?若说是为了整饬国家纪纲,所以诱捕、拘押、杀戮、甚至毁尸,逞一时之快,为所欲为。我不知所谓纪纲也者,是否包括法律在内而言?若叁加汪政权的即为违法乱纪,则于胜利后始修订一个违反刑事大原则,溯及既往的条例,是制订的什么法?拘捕以后,长期羁押,公然不于二十四小时内移送法院,是依据的什么法?刑法第四百二十七条规定:"损坏、遗弃、污辱或盗取尸体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又无"毁损犯有汉奸罪嫌者之尸体不罚"的规定,那末毁坟之举,为什么对教唆者、实施者、帮助者不依法检举?这是整饬的什么纪纲?
 
第二、当局之所以要毁去汪墓,若果系为了和孙中山陵墓并列在一起,是玷污了河山,且也有碍各方的视听,我现在倒要为之失笑了。有些人却真想于身后和中山墓并列在一起,自以为可为河山生色的,其如风波再起,神州陆沉,今日欲归正首丘且不可得,又岂他们始料之所及耶?吁!亦可哀矣!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