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白色恐怖档案:小偷助军统破获地下电台

口述史 | 2016-02-24 23:0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军统头子谷正文谈老对手刘仁:他入狱时我养兰花

口述史 | 2-24 22:52 | 作者:谷正文 | 编辑: 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谷正文(1910年—2007年1月25日),山西汾阳人,早年就读于汾阳中学,后考入北京大学。九一八事变后秘密加入共产党,成为学运的积极分子,曾任中共北平学生运动委员会书记。抗战爆发后,投笔从戎,在林彪的115师任侦察大队队长,后被国民党逮捕,随即叛变,加入国民党军统局,成为一名军统特务。深受戴笠的赏识,长期担任军统华北地区的负责人。在国民党败退台湾之际,获得蒋介石重用,在台湾岛内有“活阎王”之称,专门从事对中国大陆的颠覆渗透工作。为了刺杀周恩来,谷正文参与策划了著名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此外,与李登辉也有过节。2007年1月25日在台北医院病逝,终年97岁。2005年,95岁的谷正文本人却口述了一本《白色恐怖秘密档案》,书中详尽叙述他自己的一生所经历所侦办的种种大案要案,用他自己话来说,是津津乐道地“好汉要提当年勇”,难怪连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都对他说过:“你比我还狠!”今天用我们的眼光来看,则是毫不掩饰的叙述自己的一生。谷正文自诩:台湾出版的回忆录很多,陈立夫的回忆录最假最坏;谷正文的最真最好。
 
民国三十五年冬天,为了洽请侦缉队派员协助搜捕一名共产党秘密工作人员,我不得不顶着风雪赶路。傍晚,当我抵达侦缉队门前,一个五十来岁的光头汉子,光着上身端跪在院里,风雪打得他浑身发抖。

  
“怎么?外面那汉子惹了什么祸?”进入侦缉大队长室,我问大队长李连福。
 
李连福说,这汉子吃了豹子胆,竟然把瑞蚨祥绸缎庄三楼偷个精光。由于北平侦缉队为世袭制,又与黑社会关系密切,因此,在市内作奸犯科并不容易,尤其是干小偷的,如果事先未向侦缉队打个招呼获得默许,这个小偷没几天一定落网。瑞蚨祥又是北平市内规模最大的绸缎庄,三楼陈列的是店内最高级的布匹,因此,它被搬空,李连福好像被人掴了一记耳光一样,觉得很没面子。震怒之余,他动员三千余名队员全力搜捕,才一天的光景,便将偷布贼逮捕到案了。
  
“他承认了吗? ”我问。李连福摇摇头,然后狠狠地说:“他早晚要承认的。”
  
“这样吧,我来替你讯问,叫他承认了,把偷去的布匹全数吐出来。至于要怎么处理他,就交给我来办吧!”我判断李连福富江湖味的个性,不会拒绝我的要求。而我之所以这么做,乃因我对“小偷”二字深感兴趣,我觉得一个出色的小偷,对我的情报任务一定会有所帮助;其次,汉子给我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我直觉如果能够帮他化解这一次灾难,他必会心甘情愿地为我做事。
  
李连福果然卖了这个面子,于是,我将汉子传唤过来,替他穿上衣服(由于身体已经冻僵,他无法自行着衣),为他生了一盆炭火烤暖,并差人到对街馆子里买了一大碗热腾腾的呼拉汤招待他。那汉子端起呼拉汤大口大口地喝,样子像极一头饿狼。终于,他的身体状况恢复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开始讯问他。
  
“草上飞。” “逗是外号,说你的本名。”李连福在一旁插嘴说。
  
“我叫段云鹏。”
  
“为什么外号叫做草上飞?”我对这个章回小说式的外号颇感好奇。
  
段云鹏说,在北平市内,资深的小偷各具本领,他的本领便是身手轻快,靠着一条绸布条,便能楼上楼下来去自如。 “瑞蚨祥的案子是你做的吧?”
  
段云鹏点点头说:“是我干的。”段云鹏这么快就认了罪,让李连福吃惊不已,事后,他甚至问我:“你是否会催眠术?”
  
“这与催眠术无关,”我说:“其实,他在穿衣烤暖喝呼拉汤时,早准备向我坦承一切了。”这种心理战的技巧,是侦缉队所缺少的,同时也是李连福肯卖面子给我的最主要原因。
  
晚上,段云鹏领着侦缉队前往住处将脏物领回,全部布匹共装了半卡车。“你一个人偷的吗?”看到这么多布匹,我不禁怀疑是否有共犯。
  
段云鹏表示,自“出道”以来,他都是一个人行窃,这个案子没有共犯。听他描述行窃过程的妙处,我心中不禁窃喜遇到一个出色的小偷。案子告一段落之后,我便将段云鹏放了。此后半年,一直到民国三十六年夏天,段云鹏曾多次为我盗取共产党地下工作嫌疑分子的资料。
  
保密局通讯科长趟醒吾有一个十来岁的徒弟叫做马国瑞。我虽然只与马国瑞谈过一次话,对这个头脑有点冬烘的小伙子倒留下了一点好感。
  
赵醒吾并未把徒弟带在身边传授通讯的专业技能,他总是叫马国瑞成天骑着摩托车,带着真空管收音机,在北平市区里到处截听各种电报讯号。
  
有一天,新任站长黄天迈来找我。
  
“赵科长的徒弟发现了一个电(报)台。”黄天迈说,电台位于王府井大街,南池、北池间约一千公尺方圆内,每日早上六点钟起发报一个小时。由于使用的密码与国军电台不同,所以怀疑可能是共产党的秘密电台。
  
“一千公尺方圆,少说也有数百户人家,恐怕不易查缉,能不能请通讯科再前往侦测,将可疑的范围缩小?”黄天迈同意我的看法,找赵醒吾派马国瑞再度前往侦测。两天后,他带马国瑞来找我说:“小马把可疑范围缩小到五百公尺,但是,无法再小了。”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五百公尺方圆,仍有百来家住户,如果挨家挨户搜查。
  
一定会打草惊蛇,失去这条线索。突然,我想到段云鹏。
  
当晚,我把段云鹏找来,告诉他任务内容:“从明天起,每日清晨五点登上可疑地区内的最高点,仔细观察,凡是六点钟准时开灯的住户,便前往窥探屋内的活动情形。”
  
第二天,段云鹏回来向我报告,他说察看两户六点准时开灯人家,其中一户是一名少妇早起冲泡牛奶喂孩子,另一户则把灯打开,躺在床上看书,看书的人样子像个大学生。
  
“你怎么观察室内活动?”我对段云鹏的特殊技能仍有点好奇。
  
“倒挂金钩。干我们这行『生意』,这是基本身段。”他解释,所谓倒挂金钩,就是用双脚勾住椽木,身体倒悬窗外,以便清楚窥视屋内动静。
  
第三天,段云鹏又回报了三户六点开灯的人家,但皆无明显疑点。
  
直到第四天,他说他看见一个年轻人,大约在六点十分开灯,刷牙洗脸,冲饮牛奶后,从床底下提出一具木柜,把它摆到桌上,然后戴上耳机。不过因为他背对窗户,无法看清他的双手在桌上做些什么?
  
“没错,他是在拍收电报。”我说:“他在什么时候把柜子收回床底下?”
  
“大约七点钟。”
  
这点与马国瑞的报告相符,段云鹏真的找到共产党的电台了。电台位于北平桌子腿胡同四号。我向刑警总队商调十名刑警协助,配合我组七名身手矫健的组员,组成一个十九人(另外加上我与段云鹏)项目小组,计划于翌晨进行逮捕行动。

  
当晚,我们做了一场勤前沙盘推演,过程大致如下:全体人员于清晨四时出发,刑警们与我的部分组员分别在门口及巷角守住,段云鹏五点时先行登上屋顶,六点灯亮后,再以倒挂金钩的方法在窗外窥视,等到对方收发完毕,将电报器材收起时,再持枪进入将他逮捕。

  
对于最后一个行动,段云鹏有点不解,他认为,在对方收发电报时采取逮捕行动比较省事。这时我的得力助手李汉一说明:“谷组长想要一个活的电台,如果对方因被逮捕突然中断电报,与他通讯的友台一定会起疑心,那么电台就死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准时依计划前往埋伏。抵达桌子腿胡同时,段云鹏因为太兴奋显得有点焦躁起来。或许,他干了三十几年小偷,时时防着被人逮捕,突然扮起逮捕他人的角色,觉得新鲜刺激,才会这样兴奋。

  
为恐他的焦躁坏了任务。在他爬上屋顶之前,我叮嘱他一定得按照勤前的演练行动,万一对方因故没有收发电报。必须取消行动,绝对不能逞强。总之,这次行动旨在获得一个共产党的活电台,如果电台死亡,一切行动都是白费心血了。

  
六点五十分,正当我与李汉二父换一个忧心的眼神时,只听段云鹏在屋里大喊:“不要动!”

  
听到段云鹏的声音,我、李汉一与杜思忠立即翻墙入内接应。将报务员双手反绑后,我带着段云鹏三人直冲北屋,因为我判断,报务员不过是一名技术人员,这个秘密电台必有较高层的负责人。

  
在北屋内,一对中年夫妻仍熟睡着,浑然不觉已经出事。当那对夫妻被唤醒,揉着惺忪睡眼凝视我们出示的证件时,脸孔上都不禁闪过一丝错愕。

  
首先,我将报务员、译电员、中年男子和他的妻子分别隔离在我自用的四合院四个厢房里面。从初次讯问的印象中,我认为中年男子是一名头脑相当灵活的人,因此,审讯这种人,与其直来直往,让他一味地否认,不如采取迂回攻势,让各种不利于他的客观情势逼迫他一步一步招供吐实。于是,我想到了他的妻子,她那慌张的表情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我暂时停止所有讯问,然后找来家里的女佣梁金花,由她担任突破中年男人妻子心防的工作。我交付梁金花的工作非常简单,她只要担任四名落网共谍的帮佣,并尽量对中年男子的妻子采取关怀同情的姿态。

  
“不过,要记得,当地要委托妳秘密代传口信时,第一次妳一定要拒绝,就像妳拒绝我一样,等她再一次开口时,妳才故作为难地勉强答应下来。”

  
梁金花大约在中午抵达四合院。有时候,一些局外人的表现反而比真正的情报工作者更叫人激赏。她说,到达四合院之后,她大半天没说半句话,像个哑子一样打扫庭院,整理房间。直到傍晚,才结束工作,开口说话,问共谍晚餐想吃什么。问到女共谍的时候,她故意逗留较长时间,让对方有比较充裕的时间与她“商量事情”。

  
果然,女共谍在一阵犹豫之后,终于开口提出请求了:“请妳帮我发一个电报好吗?”
  
此时,梁金花故意拒绝她,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女佣,如果私下接受委托办事被发现,主人恐怕不会原谅。为使对方不致灰心,她又留下一个可以商榷的尾巴说:“我也知道妳的心里很焦急,可是,我实在害怕不但事情没帮妳办好,甚至连自己的工作也搞丢了。”
  
梁金花这几句话的确说得很漂亮,因此取得了女共谍完全的信任,她显露出一副非常委屈的姿态,恳求梁金花一定要帮忙,说着,并从身上取出数枚金戒指交给梁金花说:“拿着吧,电报发完,妳就不要回去主人家了。”
  
梁金花依照我的指示,故作犹豫,最后以勉强的口吻答应帮忙。六时许,梁金花将女共谍委托代发的电报及金戒指呈交给我。电报的内容是:“哥哥与我住院。”收件人是住在西安市的赵耀斌。
  
而就在梁金花前往四合院骗取电报的同时,我与李汉一等人,也从搜查到的文件中查出,中年男子即桌子腿胡同电台台长,名叫李政宣,抗战期间,曾于国军电台任职多年,后被共产党情报部(部长为康生)吸收,经由副部长李克农安插在桌子腿胡同掌管电台业务,电台通讯范围遍及沈阳、察哈尔、张家口、西安乃至上海。
  
晚上七时许,我带着查获资料及梁金花所骗取的电报,抵达弓弦胡同保密局北平站办公室开会。会中,黄天迈决定即刻拍发电报向南京局本部呈报,同时也拍了一分电文给西安市警察局。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电报发出后,西安市警察局长马志超立刻依指示住址前往逮捕赵耀斌,中午十二时,在机场将赵耀斌逮捕到案。不过,赵耀斌除供认担任胡宗南高参,并于陕、甘两省境内经管多家货栈外,对于所涉共谍的嫌疑则一概否认。西安方面的案情无法突破,我决定回过头来再从李政宣身上着手。
  
从午后三时许,我以老友的态度与李政宣进行“把盏闲聊”,我还记得我们开始谈的是毛泽东的游击战术,抗战三阶段论及新民主主义。打开话头之后,我接着摆出现实主义的姿态,很诚恳地替他剖析当时的处境。从他落网后,我一直未把他当做敌人,我明说暗示,只想让他明白,我一切努力都是希望他也能拿我当朋友看待。而我唯一目的则是隐藏在他心中的线索。
  
当我见到他已经产生明显动摇的时候,便拿出他妻子委托梁金花代发的电报说:“没什么好犹豫的,你太太已经承认,而且赵耀斌已经在西安机场被捕了。”
  
听到赵耀斌在西安机场被捕这几个字,李政宣有点眩然说:“算了,我认了。”他很仔细地供述许多宝贵的线索。 李政宣案,是侦防组在北平破获的最大共党电台及华北、上海共谍的指挥机构。其它小的组织、贸易机构、宣传机构,多至一百个以上。迄至北平失陷,每天都以全力和共党周旋。
  
桌子腿胡同四号其实已不是四合院,西房已经拆了。李政宣夫妇住北房,报务员夫妇住东房。这个电台连续与延安伪装通报有一个月之久。最后他们发觉了。发了一通:“宋肯堂近况如何?”宋是十二战区长官部参谋长,相信是故意诱导我犯错,至此电台已无用了。
 
  
谢世南等二十二将领共谍案
 
  
被捕的李政宣首先供出他的身分,原来,他是中共情报部派遣潜伏在北平的连络人,所负责的工作内容除例行舆各联络对象定期通电(报)外,并积极吸收国民党华北乃至东北地区军队的高级将领加入共党阵营。然后,他列出一分组织名册,包括第十二战区孙连仲长官部作战处长谢世南、高参室主任余心清两名中将及十七名少将,另外北平行辕、东北行辕、傅作义部队各有一名少将列名其中,总计供出了两名中将、二十名少将涉及此一共谍案件。

  
我不是一个轻易以貌取人的人,可是,当我第一眼瞥见谢世南的时候,我的确被他那从容凛然的仪表镇慑住了。
  
那时,我正坐在北平第一看守所讯问室等他,大约下午三点钟吧,两名负责拘提的刑警一前一后将他领进房门。谢世南向讯问室走来,当他那坚毅的双眼向讯问室“逼视”过来的时候,我顿时犹豫起来。我在心情慌乱的情况下,草草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接着便匆匆往讯问室后门“逃走”了。
  
第二天上午八时,我抵达看守所。我亲手为谢世南冲泡了一杯咖啡,以此做为这次特殊对话的开场,我说:“通常,我都是一个人喝咖啡,只有在碰到自己欣赏的人,才会共饮。”
  
谢世南点点头,然后说:“如果你在共产党一定会是一个杰出的情报干部。”
  
他表示,我苦心设计的讯问方式的确让他感到讶异。
  
“你是领袖(蒋介石)的得意门生,发生这种事,后果大概会很严重。”我说。
  
“命大概是保不住了。”
 
“你怕死吗? ”
“不!”他语气坚定地回答:“拿死亡来威胁我是没有用的,对我来说,死亡只有遗憾与不遗憾的分别。” “所以,这一次在任务未完成之前死亡,你一定觉得遗憾。”
  
“刚开始会,现在不会。”
 
“怎么说? ”
  
“我认为你是国民党里少见具有情报天赋的人,因此,我相信,依你的工作敏感,一定明白我们共产党的工作人员已经深入渗透在国府国军各个阶层,这就是我觉得死亡并不遗憾的原因。这样说吧,死了一个谢世南,还会有更多的谢世南,那死去的谢世南无法完成的任务,活着的谢世南会完成。”
  
“你是一名国军中将,为什么甘愿参加共产党?”
  
“那么,你为什么不加入共产党贡献你的力量?”
  
“不,不论大势将如何演变。不过,在局部的情报战场上,今天你必须承认自己打输了,所以,应该由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很想洋洋洒洒与他大谈自己在共产党时代的深刻体验,不过,为了避免错倒讯问的主客态势,我暂时忍耐下来。

  
“对不起,我的确差点忘了给予胜利者应有的尊重;其实,党的名称并不重要,它们只有好坏的分别,我在国民党部队很多年,经历过许多阶层,所以我有资格批评它没有前途。至于共产党,我至少欣赏它的活力、热情、组织与建设新国家的理想,因此,我选择我所欣赏的党。而且,我认为国民党是妨碍共产党早日建设新国家的最大阻力,所以,我用国军中将作战处长的身分,帮助共产党消灭国民党。”
 
       
“你故意隐去共产党卑劣的部分了,你认为一个处心积虑谋害自己同志的政党真的能够在这块土地上建立起一个理想的新国家?”

  
“除非你在共产党待过,否则,我会认为你的话只是对敌人的恶意批评。”
 
 
“没错,抗战期间,我在共产党山东纵队待了三年多。”我向他提起自己被共产党出卖、谋杀的经验。
 
 
“在纷乱的时代,有些不道德的手段是应该被原谅的。”

  
“谁能断言共产党在取得政权之后,就不会再迫害自己的同志?也许你憧憬的新国家并不美丽。”

  
对话至此,我才终于真正取得上风,于是,我开始把话锋转入情报业务上面。
  
谢世南在回答我的讯问时表示,他的工作便是将十二战区(孙连仲为司令长官)部队调度的状况交由李政宣向延安发报,其它涉案将官的工作内容也是一样,因此,华北、东北国军部队的动态,共党中央莫不了如指掌。
  
除此,由于他抱存必死之心,未肯供出其它涉案人员,我知道他不会说,因此也没有继续逼问。
  
比较起来,讯问另一名中将余心清就简单多了,这一名出身冯玉祥西北军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是典型的投机主义者,哪里对他有利,他就往哪里靠,他为共产党搜集国民党军队的情报,却同时也利用共产党的部分信息拉拢国民党高层人士,案发前,他甚至还是经常到保密局的访客。
  
另外两个比较重要的涉案人便是袁永熙和陈琏夫妇,陈琏是蒋介石机要秘书陈布雷的女儿,任教于北平市贝满女子高中。案发前一个月,才与袁永熙结为夫妻。
  
陈琏身高大约一米六、身形削瘦,她坐在看守所讯问室椅子上,看起来相当孱弱,不过,她的脸上却故意表现出浓厚的贵族气味。
  
碰到这样的人,我的友谊战略便难以施展了;于是,第一次攻心失败后,我决定把她交给协办的社会组长江鸿涛,杀杀她的骄气。
  
江鸿涛考虑半天之后,向我另外要陈琏的丈夫袁永熙一并拷问。原来江鸿涛所采取的是“打在夫身痛在妻心”的手段。他将袁永熙吊起来毒打。并强迫陈琏到现场观看。见到丈夫身上的鞭痕,听了丈夫的哀嚎,陈琏终于崩溃了,她默默点头,表示愿意供出一切实情。
  
依她吐露的线索,我们又逮捕了清华大学共产党负责人陈彰远、北大职业学生石羽、力易周等人。
  
由于陈琏与袁永熙对情报活动并不在行,上级交付给她们的任务只是简单的文宣工作,因此,在江鸿涛的酷刑下,她们大抵已经完全招供,如果有所隐瞒,那些东西,我判断并不重要,她们两人,到这里应可结案了。不过,我的好奇心却驱使我再一次提讯陈琏,因为我实在很想知道陈布雷的女儿为什么敢背叛她的父亲,担任共谍?
  
民国八年八月十日,陈布雷的妻子生下陈琏之后,高烧不退,于九月二十二日去世。陈布雷直觉女儿乃是夺去爱妻生命的凶手,对她怀恨在心。
  
当妻子丧事做到五七这天午后,陈布雷怀着愁苦情绪缅怀着死去的妻子,忽然间,他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他愤怒地抱起婴儿,把她的头塞入痰盂。正巧,这时岳母进来。
  
“你疯了!”她瞪大眼睛惊叫。
  
“杀人偿命!”陈布雷也大喊。
  
两人争辩许久,最后,陈布雷才逐渐恢复理智,向岳母认罪。
  
“你看了碍眼,我带走总可以吧!”岳母担心陈布雷见到婴儿,再一次“发病”把女婴杀害,因此,未等女婿答应,便将女婴带回抚养。自此陈琏一直与外祖母生活在一起,直到六岁,才与父亲、后母见第一次面。丧妻之痛,虽已平复,可是,陈布雷与女儿却没什么感情。
  
陈琏长大懂事后,对于险遭父亲亲手溺毙一事,一直耿耿于怀。起初,她怀恨父亲,稍后,她认为一个女儿不能怀恨父亲,因此,她转而怀恨父亲的落伍及造成这种落伍的旧社会。于是,当她接触到宣扬改造旧社会的共产思想及共产党员之后,便一头栽了进去……。
  
至于余心清等将领,全交由南京特种刑事法庭判刑,不久即释放。余去香港,写一本小书,名《在蒋牢中》,说自己如何坚贞不屈;“谷振文”是他的学生,如何对他羞愧恭顺;其实他对我的真名都不知道,如何是他的学生?
 
       
此人原是冯玉祥的智囊之一,中原大战后,他奔走于原冯玉祥各将领之间,抗战开始,他在韩复榘军中,为政治部主任,他曾代表韩去四川连络刘湘,去太原连络阎锡山筹组三角同盟反蒋,后阎锡山出卖了他,韩被杀,刘吓死在医院,余心清于中共建政后由港去北京,被周恩来派为“国务院办公厅主任”,在反右运动中被斗争,病死。此人在民国史上为暗中活动的政客,曾骗过孔祥熙一笔巨款,兴办工厂,接触的军阀政客,不计其数;活动力很强,但皆以失败收场。知道历史真象很多,但从不说真话;而写历史的历史学家又不知道历史真象;这是很悲哀、无奈的事。现在自称写“新新闻”的人,原为网民密探,现又捕风捉影,胡乱吹捧,可不戒哉!
  
陆军中将谢世南,为湖南人,黄埔生。蒋老先生认为“大判徒”,杀了。临死时,留诗一首,遗赠谷正文,诗已遗忘,只记谢自称“犯员谢世南”,不忘这个捉他的人,也算怪事。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