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曾仲鸣之子口述史之三:国变

口述史 | 2016-02-25 16:00:52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对于1939年河内的暗杀事件,曾有史家这样评论:“河内的枪声,爆出了一个汪政权。”他们认为,日本方面,近卫文麿下台之后,继任的平沼首相对汪精卫比较冷淡;而汪精卫也有远赴法国的打算。如果不是父亲遇刺,汪精卫也许最终不会被激怒,从而走上与日本人合作的道路。历史不能假设,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遇到暗杀事件,汪精卫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但是有一点至少是可以肯定的:父亲的遇害,宣告了汪精卫与蒋介石之间的彻底决裂。
 
暗杀事件没多久,蒋介石又一次派谷正鼎携亲笔信来河内。谷正鼎一再对汪精卫表示,蒋先生对暗杀事件毫不知情,而且保证尽快缉拿凶手——蒋介石事先对这次暗杀行动是否知情?现在似乎也找不到特别明确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此时的汪精卫,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蒋介石的信任。在此之前,汪精卫身边的人已经遭遇过数次不测:先是1939年1月16日,梅思平在香港的路上被数人袭击打伤头部;1月17日,林柏生在回家途中被两个大汉用斧头砍伤头部;1月18日,汪精卫的外甥沈次高在澳门被人开枪打死。汪精卫认为这一切都是针对他而来的。这一次,又是与他相识多年、感情十分深厚的曾仲鸣去世。汪精卫悲痛之余,也陷入了对蒋介石的极度愤怒之中,认为蒋介石对他太过心狠手辣。
 
汪精卫到了越南之后,他身边有一大批的随从,包括他的侄子、陈璧君的侄子等等,而且他的大女儿汪文惺与女婿何文杰就是在河内举行的婚礼。对他们来说,原本是过着很正常的生活,也并没有感觉随时有人要行刺。突然遇到这暗杀事件之后,汪精卫和他身边的人非常慌张,觉得在越南非常没有安全感。
暗杀事件发生在汪精卫与重庆政府交涉过程之中。事件发生后,汪精卫仍留在河内,过了一个多月,才决定到上海租界暂避。而日本获知刺杀事件后,影佐祯昭、犬养健等人前往河内“营救”汪精卫。但是,汪精卫提出:一不乘日本船,二不住日本控制的虹口,由陈昌祖租了一艘700吨的法国小轮航行去上海。4月20日,汪精卫夫妇与陈昌祖等人一同登上小船离开河内。犬养健和影佐在后面的大船“北满丸”上跟着。因海上气候恶劣,小船被刮到小岛上,失去了联系,几天后才被重新找到,日本跟随的“北满丸”乃乘机追上,把汪的小团体接到上海。
 
一旦上了日本的军舰,汪精卫实际上就已经被日本人控制起来了。
 
我想汪精卫心里也很明白,他走上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1940年11月底,他身穿礼服站在行政院礼堂的石阶前,欢迎日本特使阿部信行到来时,忽然痛哭,而且用力抓自己头发。他也很清楚这段历史将为他留下千古骂名,只是那时候,他已经没了退路。
 
后来母亲带着我们也在南京住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家就在汪公馆对面,妈妈时常去颐和路34号看汪精卫,陪他和陈璧君吃饭。母亲后来告诉我,那时的汪精卫时常很愁闷的样子,有一次回到家后哭了起来,还挂起了国民党党旗。
 
母亲不懂政治,但她尊敬汪精卫,视他为兄长。在她眼中,仲鸣有缺点,而“四哥”汪精卫则是绝对的完人。不过她大概也对汪精卫组织的“政府”有很多疑惑,有一次问他:“如果日本人要我们打重庆怎么办?”汪精卫回答:不会的,我们的军队只要保护我们自己,不会帮日本人打的。汪精卫可能觉得我妈妈没什么政治概念,有一次他跟她说:“很多东西我都没有向你讲,讲了你也会难过,还要保守秘密,不如你一点都不知道的好。”
 
父亲一生同日本没有什么瓜葛,没留学过日本,也没有日本朋友。而他的死,竟促成汪精卫投靠日本,是很讽刺的。可是有时候我也忍不住这样想:如果没有这次暗杀事件的话,他们按计划到了法国,那也只会是暂时的。因为到了1939年9月,法国也陷入战事,他们也不可能常住在那边,最终的结果也未可知。以他对汪精卫的信任及追随,如果没有死,而汪政权在南京成立后,他必然会是伪政府里的主要成员。那么过了5年,他肯定会与陈公博、林柏生等人一样被押去枪毙,还要负上“汉奸”的罪名。从这一点上讲,我又庆幸,父亲的死,又死得及时。
 
父亲去世后,他的朋友、巴黎春天的老板阿兰先生出面,安排下葬在通常只有法国人安葬的Père Lachaisse公墓。下葬时,我妈妈没有在场。我后来去河内时,还曾试着找过他的坟,结果发现:越南解放后,所有法国人埋在越南的骨骸全部运归法国本土,收在地中海畔的一座万人墓里。父亲的遗骨大概也在其中。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