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29:吴佩孚汪精卫鱼雁不绝

口述史 | 2016-05-21 15:3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七七事变以后,华中、华北,先后沦陷,"临时""维新"两政权相继出现。自汪政权建立,"维新"取消,"临时"则沿战前华北特殊化的往例,成立了"华北政务委员会",王克敏、王揖唐先后任首长。虽与汪政权分庭抗礼,直接受命于华北之日军,但在形式上不能不讲为汪政权治下之地方政权。本书既以追述汪政权之经过,关于华北部份,论理不应独付缺如。而我虽于三十年曾以他事道出北平,且曾与王揖唐一度晤谈,但对华北政权起迄的经过,道途遥远,几乎一无所知。在开始写作本书中,且曾不断访问留居此间当日曾叁加华北政权的朋好,而劫后馀生,胥已不能有系统地为我述其梗概。关于华北部份的材料,只有俟笔债稍暇,俟他日再为访述。 


当华北华中沦陷之初,日军阀亟亟于扶拨地方政权。华北属意于吴佩孚,而华中则寄望于唐绍仪。风声稍露,唐即为渝方特工,用利斧毙之于寓所。吴佩孚寄居北平什景花园,土肥原等日军渠魁,朝夕出入于其门,一度曾盛传有立即登场之说。吴且曾由日军陪同公开招待记者,表示亲善,更使人相信其渐趋于成熟阶段。而吴之终未入彀,传者谓其倔强成性,与日军所商之条件不洽,至成僵局,其言是否可信,未敢悬揣。但吴于是时,与日方交往甚密,不问其为作虚与委蛇之误,或竟有久蛰思动之意,而吴之并未向日方断然拒绝,则为无可置疑之事实。 


汪精卫于二十七年冬,离渝赴越,即电致吴氏,声述和平主张,即得覆电,表示赞同。旋汪去沪,一面继续求全面和平之实现,一面着手为建立政权之筹备。乃专派赵叔雍专程赴平,携其亲笔函交换意见。我在撰写本书时,与叔雍几朝夕相见,不时闲谈当年旧事,而从未及此一段经过。迨本港"联合评论"刊载耘农先生"汲古书屋谈荟"中发表汪吴于二十八年五月至十月中汪政权建立前往来函牍三通。始再询之叔雍,谓确有其事。叔雍告我,当年衔命赴平,谒吴于什景花园,室内仍有八大处之存在,威仪无减,室中且悬有吕纯阳降坛诗屏轴。吴出与叔雍寒喧并互道思念仰慕之忱后,概括吴之意见,和平固与汪氏不谋而合,合作亦有其可能,但宜由汪氏主党,而由其主军,殊不甘局促于一隅云云。叔雍面呈书函后,即南返覆命。在吴氏覆汪氏函中,亦表示对和战之局,谓史无久战之理,宜矜恤同胞,忧然而止。对汪氏个人,自谓彼此有针芥之合,鹤鸣九皋,我道不孤之语,盖未可全以客套视之也。三函诚为历史上珍贵之文献,特为转而补录于后,以实我书。 

⌒⌒⌒⌒⌒⌒⌒⌒⌒⌒⌒⌒⌒⌒⌒⌒⌒⌒⌒⌒⌒⌒⌒⌒⌒⌒⌒⌒⌒⌒⌒⌒⌒⌒⌒⌒⌒⌒⌒ 

《汪精卫致吴佩孚书》 


子玉先生勋鉴: 


去岁冬间,曾致电左右,略陈悃幅,惟辞意未尽,而耿耿之诚,幸蒙鉴察。旋奉覆电,意味深长。循读之馀,弭深向慕。中日两国为敌则两败俱伤,为友别共同发达,其理自明。不幸数十年纠纷胶结,郁结至于今日,遂败坏决裂一至于此。欲谋收拾,且引之入于正轨,其事诚难,然又不可以已,且舍此实无他道也。国民党人当此厄运,抚躬自责,不敢有一息之安,而旋乾转坤,则非海内仁人志士之心力以共谋之,不能有济。我公功在民国,蒿目颠危,诚知心恻然有动于中也。铭自去腊之末,发表艳电,栖迟河内,未尝别有谋划。盖以此身曾叁与重庆政府,虽谏不从,言不听,而去国之际,深维孟子三宿而后出昼之义,不惮再三呼吁,以期重庆当局之最后觉悟。今此望已绝,不得不易地奔走,期与海内豪俊,共谋挽救。现在国难日深,而国际危难,又日趋紧迫,非恢复和平,无以内除共祸,外应世界大势;非组织统一有力自由独立之政府,无以奠定和平。公老成谋国,如有所示,极愿承教。铭一得之愚,亦当作?荛之献。但求有益于国,任何艰险,皆所不计。区区之怀,特托赵叔雍先生趋前面承,尚祈鉴察,是所厚幸!专此,敬请 

勋安! 

汪兆铭谨启 

再者抵此间后,始闻公于二月间曾有赐电,道途阻隔,至今末获拜诵,至深歉仄,谨此陈谢,并乞鉴原为荷!兆铭又及。 

⌒⌒⌒⌒⌒⌒⌒⌒⌒⌒⌒⌒⌒⌒⌒⌒⌒⌒⌒⌒⌒⌒⌒⌒⌒⌒⌒⌒⌒⌒⌒⌒⌒⌒⌒⌒⌒⌒⌒ 

《吴佩孚覆汪精卫书》 


精卫先生执事: 

叔雍先生至,拜展手书,读书怆惑不置。中日辅车相依,为友为敌,利害本自昭然。两国当枋皆一时贤隽,智虑周远,讵谓见不及此?徒因乘隙抵衅,积渐已久。吾国自甲午熸师,庚子喋血,迄于九一八事变,隐忍依违,专以不滋生事端为无上自全之策,敷衍因循,正如痈疡附身,终归一溃。而又内外情势复杂,因风纵火,更有促使炽燃者。平情而论,国民党不过适逢其会,傥亦国运有以致之,不必尽在人也。公怵惕危亡于喧豗抗战之中,迳议寝兵,翰音登天,宙合皆晓,复眷眷于风雨同舟之谊,瘏口哓音,冀反众迷,终且险患亲尝,高振六翮,嘤求海内仁人志士,共计匡维。为国忠贞,至堪敬佩!并承谦衷见访,履綦远劳,翘企风猷,弭增感奋。窃谓中华民国四万万民众,实为主体。民意趋归,果以抗战为然,则任何牺牲,均可弗计。若民众厌战,相战之国复有感于穷兵黯武之非,即宜矜恤同胞,忧然而止。有史以来,从无久战不和之理。以德皇威廉第二之睥睨一时,鉴于大势倾颓,至不惜敝屣尊荣,为民请命。诚知民为邦本,和与战同一为民,则应战应和,自不能不以民意之向背为准绳也。弟分属军人,昔亦误以武力为万能,经体察国情,默观世界大势,乃于太公所谓全胜不斗,大兵无创,微通鬼神者,一以政治之原理,权衡其际,益憬然经国之略,初不尽恃藉于疆场之决胜也。故自芦沟挢变起,兀坐故都,本所信念,日以启导和平为事;和平要领,则以保全国土恢复主权为唯一之主张。区区此志,窃幸与公尚有针芥之合,九皋鹤鸣,敢云吾道不孤矣!尊论谓非组织统一有力自由独立之政府,无以奠立和平,确为扼要之言,与鄙见亦正相符。盖不如是,不但无以奠立和平,且无以见谅国人,并无以改国际之观听,愿共本斯义,力图迈进。友邦诚能具充分理解,悉予赞同,中日真正之亲善,固可依次以攀,而被所揭橥于世界之圣战意义,并可即为事实之证明。近德意于西班牙撤兵,复归其政权于弗朗哥,欧洲疑云,因之顿消,此诚友邦之极则,尤望公切为正告也。弟委质国家,誓与国家同其命运,苟能山河无恙,自计已足,幸叨不弃,更当进附贤者,竭毕衷忱。如能效益频施,资为针圭,更所欣盼而不容自己也。修笺奉答,未罄万一,统希惠照,维为国珍重千万!敬颂 

勋祺! 

吴佩孚拜启 

⌒⌒⌒⌒⌒⌒⌒⌒⌒⌒⌒⌒⌒⌒⌒⌒⌒⌒⌒⌒⌒⌒⌒⌒⌒⌒⌒⌒⌒⌒⌒⌒⌒⌒⌒⌒⌒⌒⌒ 

《汪精卫再致吴佩孚书》 

子玉先生勋鉴: 

(陈)中孚兄来,获诵九月二日大教,敬承一切,并稔福履绥和为颂!窃念铭之与公,为国为民,心事相同,而立场不无稍异。数月以来,虽履通函札,而胸怀容有未敢尽吐者。顾国难日深,事势日急,茹而不言,将来必有失人之悔。素仰公忠鲠正直,能受尽言,故终以一吐为快。十五六年间,公尝与国民革命军为旗鼓之周旋,胜负兵家之常,而公对国民政府始终抗节,天下共见。今者一旦以叁加国民政府之说造于公前,诚有冒昧之嫌,此铭前此格格不吐之所由也。继而念及国民政府统一中国,于今已十馀年矣!芦沟挢事变以来,军事挫败,和平运动,随之以起,不惟国民党人力持恢复国民政府,以收拾时局;即国民党以外之人,平日不满于国民党,不满于国民政府,不满于青天白日旗者,至今日而拥护之热,不下于国民党人,其故何哉?盖对内为一事,对外又为一事。甲午战败,乙未议和,未闻易政府换龙旗也。庚子战败,辛丑议和,亦未闻易政府换龙旗也。上次欧战,德国战败议和,亦仅威廉二世退位而止,易帝制为共和,待德人民之自决,而国旗之换,则远在国社党得政之后。盖对外战败之结果,至于易政府、换国旗,则内政干涉,国将不国,不可不惧也。为今之计,国民政府急需恢复,以当收拾时局之大任。林主席地位,在法律明文规定"不负实际责任",故军事当局宜引咎辞职,行政机关宜改组,而主席地位不宜更易,以省纠纷,而利进行。至于国民政府之职权及名称,以及种种制度,如有更改之必要,于国民大会中议定之。如此则对内对外不相混淆,国权民意两得顾全矣!由是官之,今日国民党人主张恢复国民政府,其为国民政府谋,忠也;非国民党人亦主张恢复国民政府,其为国民政府谋,侠也;一忠一侠,其立场虽异,而为国为民之心事则同。铭窃愿公以一忠字对民国,以一侠字对国民政府,则公之风节必照映宇宙,而旋乾转坤之功业,亦必成于公手。铭之与公,并未谋面接杯酒之欢,而于公之人格,夙所倾仰,故敢以率直之辞,贡其诚悃,惟垂察之,幸甚幸甚!专此,敬请 

勋安,尚祈霁照不宣! 

汪兆铭谨启 

再启者:昨晤陶星馀先生,畅谈一切,因托带此函,藉尘清听,尚祈亮?为荷! 

兆铭又启。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