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44:关于清乡的一幕争夺战

口述史 | 2016-05-22 22:13: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记得那是民国三十一年初夏的一个晚上,我到南京颐和路一号罗君强家里去,会客室中正坐满了许多人,现在我只记得有周学昌在。一进门,就听到君强大声的谈笑,那天他显得兴致似乎特别好。他看见我进去,又放出了器小易盈的一副狂态,他对我说:"你来得正好,你是不是来向我道喜?"我却如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只呆呆地望着他。君强又说:"汪先生今天要我去谈话,决定成立"清乡督办公署",我就是第一任的清乡督办。今后,我既是罗委员长(指他的边疆委员会职务),又是罗督办了。哈哈┅┅哈哈┅┅"他的这一分得意,大有忘形之概!忽然,他又接着说:"我们正在起草督办公署的条例,你是法学家,来帮忙叁加一些意见吧!"我一向讨厌他的迷于权位之思,唯唯地只随口敷衍了几句,就托辞引去。 


日军占领东南地区以后,其力量只能勉强保持几个重点,至于面与线,都是游击队活跃的地区。日军为了本身的安全,故向汪氏提出建议,实行清乡办法,汪氏也正想把沦陷区军队的行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尤其耽心苏北的共军已在坐大,此举正合他的意思,于是欣然予以接受。因为君强在办理税警,又是佛海的心腹,所以把这一项任命,内定落在君强身上。而君强又一向好大喜功,认为清乡可以表现他的能力,增高他的权势。无怪其如此地兴高采烈了!以后我回到了上海,并没有去问讯清乡的事。我只约略知道君强在全力进行,内部人事的安排,各方面兵力的布置,都经详细规划。在君强计划中的清乡机构,将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组织。 


不久,我被派出席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的东亚新闻记者大会。我由沪搭机赴穗,住在爱群酒店,整天忙于开会、演讲与酬酢,对这一件不相干的事,已几乎完全忘记了。就在会期的最后二天,我突然接到君强的来电,电文很简单,仅有"要事待商,会毕即返"八个大字。我一时想不出有什么大事发生。本来预定大会闭幕后,还有赴翠亨村瞻仰中山先生故居等许多节目,我担任着代表团团长的职务,按理需要叁加,但为君强来电的关系,我一等大会闭幕,就匆匆地搭机返沪,而且覆电告诉了君强的归期。事情也真不凑巧,飞机由广州降落台北,在机场午餐以后,再度起飞时,飞行还不到五分钟,发觉机件损坏,机身摇摇欲堕,幸而那时离机场还近,赶紧折回紧急降落,幸未出事。但是台北没有所需要的零件,要由东京运去,我们停留在台北两天之久。等我抵达上海时,君强已经去了南京。他留着信要我一到上海,当日搭车赴京,我也来不及稍息征尘,又冒着酷暑连夜赶去。 


当君强见到我时,面色很沉重,把我在赴穗期内的一段发展详细告诉了我,最后要我表明态度,而且希望共筹对策。他的口吻并不像友谊的商酌,很有些咄咄逼人之势。我当时有些难过,也有些气愤,但我仍然压抑住我的冲动,还希望能够从中调解。 


事情是这样的:当二十九年君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攘夺了李士群所发动所筹备的税警团以后,面子上既予士群以极大的难堪,实力上也给士群以无情的打击,士群是怎样也咽不下这口气的。君子报仇三年,虽然从此起与君强之间,早已形迹疏远,不相往返,但到底还没有发展到真正火拼的阶段。清乡的事,刚好给士群以一个反击最有利的机会。 


那时士群已经蠃得了汪氏夫妇的信任。从汪氏那里,他也知道了清乡这一回事,于是向汪氏进言,认为清乡是汪政权建立后首次的也是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地区遍及汪政权统治下之苏浙皖三省全境,军力将牵涉所有的"和平军",兹事体大,不宜大权旁落,过份信任别人。他建议改"清乡督办公署"为"清乡委员会",由汪氏亲自主持其事。士群的话也的确言之成理,汪氏果然为他所说动。而士群进言的初意,目的仅在破坏君强,尚不敢存取而代之之意。 


不料汪氏既对士群既已存有好感,又经陈璧君的暗中相助,汪氏竟通知了君强,停止"清乡督办公署"的筹备,明令成立"清乡委员会",自兼委员长,以陈公博、周佛海分任副委员长,而以李士群担任秘书长,并且将秘书长办公处设在那时江苏省会的苏州,就近规划指挥封锁游击区以及进击游击区的军事行动。汪氏自然无暇兼顾,士群的实际权力,乃超过了"江苏省长",而且又成为士群以后兼任"江苏省长"的资本。士群这一手的反击,与当年税警团的争夺,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下手就把君强打击得一败涂地。君强来电的所谓要事,原来仅仅是如此这般而已。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