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49:日宪兵救了蒋伯诚一命

口述史 | 2016-05-22 22:2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代表重庆隐伏在上海租界中工作的,论当时的位望,吴开先固远不如蒋伯诚。迨吴开先返渝以后,因系由日军公然派机遣送,形迹上就颇有嫌疑,故所受当局的重视,且还不如马元放(马返渝后,值国民党举行全国代表大会,马以在沦陷区捕放之经过,着书散发。竟膺选为中央委员。共军南下后,闻已被杀)。日人对吴开先寄以赴渝后为和平作伏线的幻想,亦始终没有发生过丝毫影响。重庆的一切,日本人的不清楚,固无怪其然,但如何瞒得过周佛海?佛海明知开先在国民党里的地位,不可能发生如此的作用。他的对蒋,即使蒙召见,连当面提出的勇气,事前也断定其不会有的。而佛海为了公谊私交,奔走数月,全力担承,为之疏通说项于汪氏及日军之间。没有佛海的营救,恐吴氏之尸骨早寒;没有佛海的回护,吴氏恐难免于落水。但当和平以后,佛海瘐死监房,其由渝复员之故人中,如陈布雷、陈力、许孝炎、雷啸岑、易君左等,或亲往狱中探问,或代为经纪其丧,不避怨谤,不以生死易交。独受恩深重之吴开先,竟吝于赴灵前一奠!想到佛海会客室中之阵阵哭声,不禁使我低徊无限!现吴氏偕其夫人吴漱芳女士养晦台湾,犹得享优裕之生活,其公子等也以他半生宦囊之所积,赴美深造。往者已矣!南京永安公墓蛮烟荒草间,佛海地下有灵,其亦将欣然于有造故人耶? 


吴开先案一波方平,不料一波又起。民国三十三年的仲春,为蒋先生代表之蒋伯诚,忽于病亟之中,又为日宪所逮捕,且同案株连者有杜月笙之心腹万墨林(现居台湾)夫妇,有上海市党部委员王先青与毛子佩(王现在台,毛留大陆),有蒋伯诚之夫人杜丽云女士(前名女伶,现又在大陆登台演出),幼子宇钧(现在台)等多人。案情且更较吴开先为严重,而羁押、审问,又归诸沪南日本宪兵队(即贝当路宪兵队,地址在美国学堂)直接办理。案发,中枢密电佛海以营救之全责,在如此情形之下,佛海则殊有鞭长不及马腹之苦。吴开先一去既无消息,更将以何种说辞,代向日人缓颊?佛海那时的旁徨之情,真有非笔墨所能形容其万一者。 


蒋伯诚,浙东人,在国民革命军北伐初定东南时,曾一度代理浙江省政府主席。韩复渠主鲁,又以蒋先生之私人代表资格,常驻济南,甚着劳绩。东南沦陷之后,密藏于万墨林法租界面蒲石路之新居,从事地下工作。那时蒋氏以高血压症,早已半身不遂,终年偃卧床榻,但以那时主持上海市党部暨三青团之吴绍澍常留皖境屯溪,在沪指挥之责,托之蒋氏(吴绍澍于和平后出任上海市副市长,大陆易手,任中共"交通部叁事",现已久不闻其消息)。 


日宪对蒋伯诚之行踪,侦察已久,以后如何获得线索,自非我所能知。据事后蒋氏告诉我,当他为日宪破获之日,他以血压剧升,神智昏迷,已陷于弭留状态。正延请经常为他诊治的赵启华医生施救(一说蒋之所以被捕,系日宪跟踪赵医生而得)。赵医生主张非抽出血液一百CC以上,将不能挽救其生命。而蒋之家人,恐其失血过多,影响体力,坚执最多抽血五十CC。正在争持不下中,而日宪掩至,全室各人,均被一鼓成擒。日宪目?蒋氏病状危急,立以电话召军医驰至,不问情由,为他一举而抽血两百CC,蒋氏竟得悠悠复苏。日宪又以其病重,即派兵在其住宅看守,复得免拘解至宪共队受鞫之厄。以后蒋氏一再向我说:假如日军来迟一步。不抽出那样多的血液,可能脑部充血,血管破裂,可以立时送命,捕之乃适所以救之也! 


我一生最厌恶特务工作,避忌唯恐不远,所以任何有关这类的机密事情,除非以耳目较近,偶然得之幕中人的转述,否则便会近在咫尺之间,而竟会懵然一无所知。吴开先之被捕如此,蒋伯诚之出事又如此。第一个告诉我这消息的,反而是平时与此毫无关系的张善琨(张那时担任中日合作的中华电影公司总经理)。 


事情大约已经在蒋案发生一两月之后。一天佛海打电话邀我当晚到他的居尔典路寓所去晚饭,因为这样的事是常有的,我完全不以为意。我准时而往,除了平时与佛海较近的几个常客以外,并无外人。所不同的是那晚餐厅中竟尔星光灿烂,笑语喧阗。大约当时"华影"的红星,几乎全部到齐。似乎李丽华、陈云裳、周曼华、白光、王丹凤、周璇、欧阳莎菲、李香兰等都在。而佛海那天左顾右盼,情绪异常轻松。饭后在花园的草地上放影"华影"刚拍好而尚未公映的歌舞片"万紫千红",片由李丽华与最近访沪的日本东宝歌舞团合演。我在观影的时候,张善琨刚好在我身旁,我问他今天何以会有这样的盛会。善琨偷偷地告诉我说:"难道你不知道蒋伯老被捕的事"我摇摇头。他继续说:"蒋伯老被日本宪兵拘捕了,因为我与他平时有来往,日宪在他寓中发现了我给伯老的函件,因此我也受嫌牵连,被拘押在贝当路宪兵队。幸经周部长保释,今天的宴会,并且请了公司中的明星作陪,就是为了表示对他的谢意。"我说:"那末现在蒋伯老呢?"他说:"他关在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说:"在宪兵队与你一起的还有些什么人?"他说:"我认得的只有严谔声(即新闻报之小记者)与毛子佩。"这一席话,我才知道了蒋伯诚被捕的事。其实,那时我还完全与蒋氏并不相识。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