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57:世外桃源立成人间地狱

口述史 | 2016-08-17 23:2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香港,虽然一世纪以来早已成为英国的殖民地,但因为这里的居民,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中国人,所以从清末以迄现在,国内任何政治上的变乱,都与香港息息相关,不是为酝酿一项政治运动的温床;就是当一项政治运动失败后的政客通逃薮。 

我已在上文写过,香港也是汪政权的最早发祥地。当汪氏脱离重庆,行抵河内以后,他所主张和平的"艳电",向世界公开发表是在香港。从河内高朗街暗杀事件发生以后,他左右的重要人物如:陈璧君、周佛海、梅思平、林柏生、陶希圣、高宗武等,也都集中到香港,以南华日报与蔚蓝书店为据点,展开宣传攻势。与日本方面的接触,以从事建立政权,虽然时期很短,仅为民国二十八年自春徂夏的三四个月,但一切原则上的商榷,都是在香港作出了一个初步决定。 

从汪氏等分批去沪以后,香港冷落了,但是许多与重庆有密切关系的人员,仍然留在香港,汪氏与日本方面想与重庆谈商的全面和平,也还以香港为挢梁。自称代表国民政府谈和的宋子良,在港与日本密谈时,会给予日本以最大的兴趣,与无限的希望,甚且因之而阻延了汪政权建立的时日。一直到太平洋战争发生,香港与珍珠港等同样受到了突袭,蒙受了一次开埠以来未有的浩劫,三年八个月的黑暗时代,迄今馀痛犹在。这百年来的世外桃源,一霎那化成人间地狱! 

虽然那时我并不在香港,但香港既与汪政权有过如此重大的关系,而且太平洋战争以后,一批在香港被日军俘虏的重要人物,以后都押解到了上海,其中部份人士,更曾影响到汪政权的财经方面的决策。这一段史实,自然应该也有一叙的必要。 

时间至一九四一年的冬季,日本既然早已加入了与英国为敌的德义轴心,而其所派驻美的野村大使与来栖特使,在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赫尔的谈判,一天一天走向决裂边缘。一向号称为世外桃源的香港,因此渐渐地感到了紧张,而驻军虽在不断演习,也不过是作万一的准备。说来真够可怜!那时英美诸国自以为对情报十分灵通,而日本真正的企图,则事实上却一无所知。"一二八"的前一天是十二月七日,那天是星期日,谁也料不到大祸即将临头。原来快活谷还有一场球赛,许多人都还往那里去想消磨一个假日的下午。报纸突然发行了号外,报导日本海军驱逐舰两艘,急遽开往马尼拉的消息,这消息意味着日军将于中国战场以外,更有事于远东。时局显得更进一步的紧急,球赛临时宣布停止了。球迷们还在怨恨当局的大惊小怪,扫兴而回。那晚,虽然有人已怀着一颗忐忑的心,但暴风雨的前夕,照例会份外宁静。 

八日的清晨六时,居民为连续的爆炸声所惊醒,大部份的人,还相信这是英国驻军的演习,但是心里总怀着鬼胎,想以电话探询真相,而电话却已为香港政府所管制,当局认为不需要的,已经局部切断了线路,消息虽还没有证实,人们知道这情势是非常的、险恶的。也有人午夜早于收音机中听到了珍珠港遭日本偷袭的消息,但是对香港仍作万一之望,以为日本或许不会这样孤注一掷,向太平洋沿岸各地,同时并进。等一阵爆炸声停止以后,更有人到启德机场去探视了一下,机场四周不但凄凉一片,而且一架飞行旧金山火奴鲁鲁香港间的水上飞机"夏威夷号",已在机场旁边海面上给炸得机腹朝天。日军的进攻香港,至此已完全证实。那天来往港九间的天星渡海轮,虽然仍如常开行,但政府已派人在码头检查,认为无渡海必要的,已被阻止来往。整个港九的市面,整天在慌乱与死寂中渡过,仅有晚上日军断断续续的炮声,划破长空,添给居民以精神上的无限恐怖。 

重庆当局对于香港危城中的重要人物,不能不抢救,而唯一可以利用的交通工具,已只剩空运一项。那时政府所掌握的航空公司,也只有与美国合作经营的中国航空公司,以及与德国合作的欧亚航空公司。八日的晚上,趁日空军在黑夜中不能轰炸的时候,派来了一架飞机,载走了一批留港的重要人物如贝祖诒、陈光甫等人。因为机师要求尽量把他们的家属运走,否则就罢飞之故,以至很少人能搭上这架专机。专机原来决定由香港直飞重庆的,为了争取时间,后来也改变为飞往韶关。九日晚上又派来了一架,在那个紧急逃命之夜,能够搭上这架飞机的,若非特殊又特殊的人物,休想上得去。宋庆龄、宋蔼龄姊妹等被载走了,以及传说中的若干卫生用具,有人还带了一条得道的狗,同时飞升了。有些被留下的比狗总要重要得多的人物,只好眼睁睁地望着那最后一架飞机而叹息。以后,因日军炮火的加紧,飞机再也无法降落启德机场,他们从此像被遗弃的孤儿,一任流落在异乡,让日军俘虏、被强迫下水。从此决定了他们后半生的命运! 

在太平洋战争以前,日军早在大亚湾登陆,占据了广东广大地区。港九弹丸之地,上有空军轰炸,又被日海军封锁了海上交通,英国的驻军力量又那样地单薄,日军从广九路展开的正面攻势,已属很难抵御。而日军在占领以前,已视香港为其囊中之物,香港丰富的物资等等,日人都想保全攫取。所以陆军的轰击并不激烈,长程炮也往往只命中主要目标,不破坏周遭的建筑。在立体包围的情势之下,九龙绝对无法坚守,终于仅仅经过三天的时间,九龙首先陷落了!那天,港九的交通,本已中断,日本陆军分三路而来:一路翻过狮子山抵达九龙塘一带;一路由税关道、清水湾道占领启德机场;一路由青山道直至九龙中心市区。日军在司令官酒井隆盛率领之下,长驱直入(酒井曾任日本天津驻屯司令官、叁谋长等职,胜利后经香港以战犯罪判处死刑),即成立司令部于尖沙咀半岛酒店。 

九龙陷落以后,香港本岛更无扼守可能。日本以轰炸全市居民资为水源的水塘,以及截断食米来源为威胁,迫使香港英军放弃抵抗。香港政府开始与日军接洽谈和,第一次为十二月十三日,即九龙陷落后之三日。第二次为十八日,终以条件不合,未成事实。日军于谈判中仍然加紧从九龙隔海炮轰,且扬言将以陆海空联合大举进攻,使港岛归于毁灭。至二十五日的圣诞夜,当时的港督杨慕琦,终于接受了日方条件,香港遂无条件投降。日军于二十六日耀武扬威,举行入城式。同时对香港开始搜捕奸杀,莠民又乘机抢掠,秩序大乱。又因粮食极度缺乏,难得一饱,使全岛数十万居民,陷于香港历史上从来未有之悲惨命运中。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