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61:六十万军队的分布情形

口述史 | 2016-08-19 21:1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汪政权的武装部队,我所约计的六十万人的数字,当然并不包括警察以及保安部队等在内。这一股力量,事实上也真不容轻视。虽然汪政权一切以汪氏为主,而实际权力,则操诸周佛海。至汪氏病逝日本名古屋医院时,日本在太平洋的战争,已节节败退,中国抗战的最后胜利之局,也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周佛海不但与重庆早已有了默契,而与负起规复东南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更有着密切联系。汪氏死后,虽由陈公博代理"主席",但公博一向只是消极地维持现状。佛海在军事方面,因为他负有渝方所加给他敌后策应的责任,更其积极从事布置。中间曾经有人劝他不应轻信政治上的诺言,宜预作万全之计,和平以后,如其风色不对,还有拥兵自重。我也曾经问过他重庆将来会对他怎样,他更曾清楚说出张学良的结果,就是他的前车。但是他坚决认为只要战争胜利,国家有了办法,个人的生死荣辱,都可不必计较。他是二十八年离渝到沪,我与他第一次见面时,他曾经这样对我说过,而几年之后,他仍然没有变更他最初的立场。当然共产党也想拉拢过他的,尤其是在胜利之后。而他以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十个出席代表之一(主席是陈独秀),又被推为副主席,而终于在清党以后由武汉间关万里,投奔国府。更加上抗战期内,他担任宣传部代理部长时,他之所以离渝随汪,据他向我无意中所透露的,受中共压迫攻击,也是原因之一。他于胜利前后,一直准备着束身待罪,并没有作任何侥幸之想。所以在胜利前的一两年中,他与汪政权下的各方军人,尽力拉拢。即以我一个毫不懂军事的人,有时也会与我一再谈到一旦策应全面反攻,如何可以使军事上的布置,与重庆能完全配合的话。他于三十三年初写给蒋先生的信里,所谓"迟恐准备不及;急则泄漏堪虞"之语,也大半指军事而言。汪政权六十万大军的布置,除了维持地方治安以外,决没有与重庆敌对之意。 

汪政权六年之中,军队调动频繁,其经过已不暇详述,而大体上最后的布防情形,约如下表: 

一、南京: 

宪兵两团;警卫旅一族(旅长张诚)。 

警卫军三个师(第一师师长刘启雄,第二师师长秦汉青,第三师师长钟健魂)。 

二、京沪线及皖境: 

第一方面军总司令任援道。 

第一师师长:徐朴诚(原为杭州地区司令,后升任军长,前年死于东京)。 

第二师师长:徐耀卿(原常熟地区司令)。 

第三师师长:龚国梁(原苏州常州地区司令)。 

第四师师长:熊育衡(原镇江地区司令,后一部驻扬州。兼苏北行营扬州办事处处长)。 

第五师师长:程万钧(原湖州地区司令)。 

第六师师长:沈钧儒(原皖北地区司令)。 

第七师师长:王占林(原蚌埠地区司令)。 

第八师师长:刘毅夫(原安庆地区司令)。 

第九师师长:任祖萱(原教导旅旅长,为任援道之长子)。 

三、苏北行营所属部队: 

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李长江。 

第一师师长:颜秀五。(后升军长)。 

第二师师长:丁聚堂。 

第三师师长:秦庆霖。 

第四师师长:何霖春。 

第五师师长:陈才福。 

以上五师,驻泰州、泰兴、靖江、如皋一带。 

第二集团军总司令杨仲华。 

第一师师长:杨仲华(兼)。 

第二师师长:徐绍南。 

第三师师长:田铁夫。 

第四师师长:孙建炎。 

以上四师,驻南通、海州、盐城、阜宁一带。民国三十三年,项致庄为"浙江省长"时,以田铁夫师调浙。 

独立第十九师师长:蔡鑫元;驻泰兴、靖江。 

独立第二十师师长:刘相图;驻兴化一带。 

独立第师师长:潘干臣;驻运河堤、高邮、宝应一带,后调淮阴。 

独立第师师长:陈桐;原驻苏北,后调浙江。 

海州警备司令:李实甫(一旅,驻海州)。 

四、孙良诚两个军,番号已不忆,原为西北军,于民国三十二年投汪后,由河南移驻苏北。 

五、上海浦东部队: 

第十三师师长:丁锡山。 

第十师师长:谢文达(先驻沪,后调宁波)。 

六、第二军军长:刘培绪;驻苏州、昆山一带。 

七、淮海部队郝鹏举;共三个师,叁谋长刘伯扬,师长为张奇、曾庆瑞、乜庭宾。 

八、吴化文部队:驻津浦南段蚌埠一带,番号人数不详。 

九、张岚峰部队:共一军三个师,原为西北军部队,投汪后驻开封、兰封一带。 

十、武汉绥靖部队:收编三个师,计第十一师李宝琏,第十二师张启黄,第廿九师周屏藩。 

十一、广东方面:绥靖主任由省长兼任,叁谋长为王克明,全部兵力为一军三师,二十师师长朱存,三十师师长郑洸薰(后由郭卫民、王克明继),四十师师长彭济华。广州另有特务团。海军方面有广州基地司令,招桂章、萨福畴先后出任(萨于出巡时,其巡舰为游击队在顺德附近被袭,萨被俘转解后方)。 

十二、财政部税警团总团:约三万人,由周佛海自兼团长,副团长为罗君强、熊剑东,大部驻守上海,一部驻海州盐场。罗君强出任"安徽省长"时,又抽调一部份随往。 

至华北方面,由"治安总署督办兼总司令"齐燮元统率,后由门致中继任,共约数十团,番号等不详。实际上自成系统,与汪政权仅有名义上的隶属。全部分布于华北陷区,颇具实力。胜利后几全部为共军所收编。 

以上为汪政权军队的实力与布防情形,但事隔十馀年,手头又绝无叁考资料,其中缺漏者已多,而番号人名,亦恐多误记,甚愿读者之来函补充纠正,俾于再版时得加以增订也。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