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62:从警卫旅到财部税警团

口述史 | 2016-08-19 21:1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汪政权的武装部队,在政权建立之初,除在沪先成立警卫旅一个旅,由张诚统率,以为拱卫南京之用以外。最先收编的是上节第五项的"浦东部队"。那时汪周等还在上海筹备期间,部署未定,收编军队工作,竟由特务机构的"七十六号"主持其事。首先来归的就是以后改称为第十三师的何天风部队,何部原为国军西撤未及随大军撤退的队伍,由何天风乘机收编后,在浦东一带打游击,人数几及三万人之谱。民二十八秋投汪。是年冬,即耶稣圣诞之前夕,何约同友人赴上海愚园路底之兆丰总会跳舞。(兆丰总会一面为赌窟;一面为舞场)。那时上海暗杀之风方盛,何带有武装卫士十人,以为可万无一失,不料舞兴方浓,变生肘腋,其所带的卫士中,有人拨枪轰击,何当场中弹殒命,一阵纷乱中,凶手被乘机逸去。有人说是重庆买通了何之卫士,另一说是由"七十六号"的行动队长王天木以利害冲突,自相残杀。何死以后,由其副手丁锡山坐领其众。丁是一个汽车司机出身,他代何天风之后,竟在沪横行不法,包庇烟赌,犹其馀事,许多的绑票案,都出诸他之所为,司令部就是窝藏肉票的所在。沦陷区的人民,对汪政权最感不满的,是丁锡山与吴四宝的无恶不作。以后吴四宝为日人授意李士群毒毙。而丁锡山的桀骜不驯,也渐渐为汪氏所知,因于二十九年抽出其一部份军队,另编为第二军,任刘培绪为军长,以分其势。至三十年,又将丁逮捕,拘禁于镇江监狱,不料丁竟与其旧部勾通,越狱潜逃,率领一部份队部,由杭州转赴内地,又向国军归顺。胜利以后,又复投共,在浦东等处滋扰,于国军围剿中被击毙,并枭首示众于江苏青浦县城门。 

至第十师师长谢文达(副师长为特工首领林之江,前数年病死于香港)自谓系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其部队来源,与何天风约略相同,初附李士群,拟以其部队改组为"财政部税警总团",计划失败,调驻宁波。胜利后辗转来港,于一九四九年赴日,易名经商。 

至于税警团之成立,其间更有一段秘事。周佛海既与重庆通声气,正想能有一直系部队,以供运用。刚巧佛海有一"十人组织",而李士群亦与其列。士群一面想见好于佛海,一面更想增厚其自己实力,于是向佛海献计,仿战前财政部先例,组织税警团。佛海欣然同意,向汪氏及日人说辞,谓除了缉私暨增强上海防卫实力以外,那时太平洋战争未起,而汪政府已有收回租界之决心,所以拟将税警团包围租界,以为武装收回租界之主力。经汪氏与日人同意后,即委李士群与谢文达在上海南市陆家滨清心女中,积极筹备其事,并拟以谢部为税警之基本部队。不料与士群有同样野心的罗君强,向佛海媾煽,谓实权不宜旁落,佛海意动,乃自主其事,而一切实际工作,则完全由君强取士群而代之。以后佛海与士群间的失和,士群与君强间的火拼,无不肇因于此。 

佛海于税警团倒真也郑重其事,他准备国军总反攻时,作为保卫大上海之用,故自兼团长,而以罗君强与熊剑东为副团长(熊剑东,本名熊俊,浙江新昌人,民初在绍兴驻军中当一等兵。抗战时在江苏常熟一带打游击,因至上海开会,被日本宪兵所捕,投降后索性当起日人的黄卫军来了,后又托庇于李士群,而与李又不睦,与日本宪兵人员有极密切之关系。旋经罗君强拉拢而又离李附周。周兼"上海市长"后,熊更任上海保安令部叁谋长。胜利后再由国军收编,调赴江北剿共,一战阵亡)。税警团之兵员,初向各地招募,后由日军将中条山大战中之国军俘虏全数移交,实力更为增厚。枪械则由汪政权向日本购买三万支,部份交警卫师外,其馀均交给税警团。在该团正式成立之前,并于南京丁家挢成立"税警干部训练班",作政治训练,我就曾经被聘教授有关租界法律之"洋泾滨章程"三个月。在汪政权中,税警不失为有优良训练与新式武器的一支劲旅。 

关于税警团有一节小故事值得一记,当民国三十四年的夏季,离开日本的覆亡已经不远。重庆虽与英美为盟邦,但美国对于原子弹制造的成功,除了在雅尔达会议中,由罗斯福透露给邱吉尔史大林之外,中国事实上恐还是一无所知。中国战场配合着太平洋的跳岛作战,还准备向沦陷区中美陆空联合大反攻,重庆当局对周佛海的敌后策应,寄以很大的希望。尤以负责反攻东南各省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与佛海之间,电讯与信使,来往尤为密切。佛海则以税警团为其基本武力。在策应反攻中将被用为主力部队,故对之特别重视。就在那年夏季的一个假日,税警团的士兵们成群结队,往市区游览。法租界大世界游戏场旁边由张善琨经营的共舞台,正在开演专讲布景的大本新戏,税警团的士兵数十人蜂拥去看白戏,与戏院中的职员发生了争执。警察前往干涉,士兵不服,于是双方演成武力冲突,一时在市区最热闹的所在,枪声卜卜,流弹横飞,行人走避,秩序大乱。我在报社中听到了这个消息,吃了一惊,因为佛海既是税警团的团长,又是"上海市长"兼"警察局局长",冲突双方,他都是直辖长官。我个人的想法,税警团的士兵如此纪律废弛,扰乱地方治安,佛海一定会赫然震怒。我匆匆赶往佛海家里,他却正在与熊剑东通电话,不但态度悠闲,而且面有喜色。在电话中,虽听不到剑东讲的什么,而佛海却有嘉勉之辞,这样弄得我一片糊涂。等他电话打完了,我告诉他外间对税警团的批评不好,不知他将怎样惩处肇事的士兵。而佛海却轻松地说:"我辛苦经营税警团四五年之久,随时准备用着它,这次纪律方面当然有些小问题,但毕竟作出了一个考验,他们有作战能力,而且充份发挥出能各自为战的精神,这几年的训练是成功的,我放心了。哈!哈!哈┅┅"问题自然也就因此不了而了。有时执政当局莫名其妙的措置,使民间惊诧骇愕,但谁能料到他们却另有一副奇妙复杂的心理。税誓团的肇事,又添给我更多的一项知识。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