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66:国军陆续来归原因何在

口述史 | 2016-08-19 21:3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如前所述,汪政权武力的来源,一部分是就"维新政府"在沦陷区所改编散兵游勇的既成事实,重新给予番号而成;另一部份则是容纳重庆方面前来归附的国军,如上节所写的李明扬是。 

问题是汪政权既被称为"傀儡组织",则一经叁加,也就将被目为"汉奸",重庆国军,有番号、有给养、有防地,照理不应仅仅为了利禄而甘心附"逆",但是事实总是事实,如李明扬,如孙良诚,如吴化文,如张岚峰等,都先后向汪输诚,其他在接洽而未达成熟阶段者,尤属更仆难数,如其汪政权的寿命再延长数年,或许更会有许多离奇的演变。原因是为了什么?虽然各个部队的情况不同,而归纳起来,总不外是:一、与友军间有磨擦,一时意气用事;二、受到中共与日军的夹击,势迫图存;三、非所谓中央嫡系部队,受到待遇上的歧视,愤而改图。而另一主要原因,则是武装部队在战场上与日军周旋,以武器优劣之悬殊,渐对抗战前途失去其信心。 

孙良诚原为西北军冯玉祥部,其投汪酝酿了很久,原由刘郁芬从中拉拢,最后至谈判接近,孙即派其军需处长随刘郁芬至南京谒汪。就在颐和路廿三号汪氏私邸的会客厅,商谈归附手续,那时孙良诚所提出的条件,要汪先给以三个军长的委令,而后始率部开拨至陷区。汪氏则必须俟其开到点验以后,再给名义。在汪的意思,如先公开发表,而最后孙部并不来归,或中途为渝方所堵截,徒着痕迹。而在孙良诚的代表一再坚持之下,引起了汪氏的盛怒,除当场厉声斥责而外,竟至拂袖登楼,不顾而去,使刘郁芬与孙良诚的代表陷于狼狈,刘郁芬且急得几至泪下,事情也就弄成僵局。刘郁芬虽请托军委会第一厅厅长臧卓为之得间转圜,而一时又苦无机会。一天,在总理纪念周后,汪氏偶与臧卓谈到此事,汪氏那时犹馀怒未息。而臧卓很从容的对汪氏说:"创立非常之局面,必须出以非常之手段,当年国父开府广州,对北洋暨桂滇军人,可于一夕之间,发出大批委令,其中如有百一来归,即足为盛业之助。主席事国父最久,必曾身亲目睹。孙良诚之要求,虽属不当,但能示以宽大,亦庶可使其益发倾心。"这寥寥数语,果使汪氏为之颜霁,立予照办。孙良诚既满足其要求,于是投汪之局乃定。但最后来归之部队,仅得两军,一驻扬州,一驻苏北盐城,以迄胜利后之再归国府。 

吴化文亦为西北军,而且为西北军的精锐部队,附汪以后,驻扎于津浦路南段蚌埠一带,军纪很好。吴的父亲是一个秀才,常私访民间,凡知有措施不当或兵士滋扰情事,归后即对吴化文严厉督责,因此驻蚌时期,与民众感情甚洽。胜利以后,共军乘机来侵,吴化文尚亲自率部力攻于蚌埠以南之小南山,获一全胜,蚌埠之得以保全,尤为居民所感戴。迨李品仙部东来接收皖境,吴化文已再归顺重庆,奉命北调,蚌埠商民初拟作盛大之欢送,终以格于情势而罢,至黯然离去。迨进抵鲁境,再于兖州大破共军,此则为举世所共知。而吴以反正以后,对共作战,则任为前驱;但既经收编,仍视同叛逆,乃以反共者竟尔迫而投共。至共军渡河而南,鲁境全陷,中共且以吴化文为主力,围攻济南,至生擒王耀武。吴化文之所为,如责以大义,可说其反覆无常,但中枢不能善为掌握胜利之果实,徒逞意气,处置诸有不当,亦属无可讳言。吴化文之事实,适成为收编伪满部队以外的又一痛史,本为反共者乃反为共军所利用,亦终召神州易手之大祸。 

张岚峰原亦为西北军,所部共三个师,张任军长,驻豫境开封、兰封一带。他之投汪经过,以及番号实力等,因驻地较远,我与之又素无往还,几属一无所知。但周佛海与他似有深交,不但常在他口中向我提到,且一度曾拟有寄子之事。民国卅四年春,日军在太平洋受麦克阿瑟跳岛作战之结果,节节溃退,胜负之局,已属无待蓍龟。佛海虽已效命渝方,此时忽作战后万一之备,遣其子幼海,投奔张岚峰,或暂留其军中,或转渝待机赴美,一切托张岚峰为其考虑决定。不料幼海那时染有纨◎习气,在沪时已与一交际花王三妹打得火热(王三妹原为上海西医丁惠康之外室,后又与赌棍潘三省姘居),幼海竟偕之同行,行抵济南,公然结婚,且由那时的山东"省长"杨毓珣为之证婚,留恋不复赴豫。事后为佛海的太太所知,曾要我赴济南以父执身份,劝幼海放弃王三妹而照原定计划赴豫。我以在沪不能分身,因循至夏,不久胜利之消息传来,大家也就无暇及此。虽然佛海寄子未曾成事实,而两人之交谊,以及张岚峰与宁渝两方微妙之关系,于此已可想像得之。 

汪政权淮海部队之郝鹏举,初为苏北行营主任臧卓之叁谋长,后调充"中央训练团教育长"。民国卅二年,汪氏划徐州海州两区,另立为"淮海省",以郝鹏举继郝鹏为"省长",并成立三个师。胜利后既受中央之委任而为第六路总司令,而仍传有对之澈查附汪往事之说,因内不自安,至为中共所诱,投共为"民主联军"。迨一经共党收编,又欲将其部队分散,正在自危之际,适国军派人劝说,于是再度反正,复发表为四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后率部于赣榆县境内,为中共军所层层包围,至全军覆没。郝本人亦为共军俘获后所杀。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