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77:秘密电台怎样赶起来的

口述史 | 2016-08-20 17:0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彭寿、程克祥保出以后不久,程即秘密潜赴重庆,论他在军统当时的地位,他没有资格去直接谒见军统局长戴笠的,而戴氏方以军统在沪基础,因陈恭澍的投诚七十六号而破坏无馀,正在极端苦闷之际,忽然见到有一名基层份子间关万里而来,为了要明白上海的现状,竟破例予以接见,程克祥借此机会,自称如何混入了汪政权,而且又如何已获得了周佛海的信任,其实,那时他对佛海,连见面的机会也还不曾有过。而他的舌粲莲花,也居然使戴氏深信不疑。程克祥此行的结果,在军统获得了不次的升擢以外,同时戴氏又交给了他一本密电码,俾与佛海经常秘密通报。程克祥返沪以后,用尽了种种手段,自最初跟随罗君强起,又投入了杨惺华之门,惺华少不更事,稍一得志,即纵情声色,程克祥与彭寿二人,几无时不随侍于惺华的左右,献尽殷勤,迨博得欢心,乃又出示密电码作为证据,说是戴氏委他负通报的全责,更由惺华介谒佛海。从那时起,佛海与军事委员会间的秘密电台,就在莫名其妙中建立了起来。 

以日本人在沦陷区侦察电波的严密,虽以佛海当时的声势,要建立一个秘密电台,并无绝对的安全方法,可以确保永远不会泄露。佛海就利用日本人之间的矛盾,以及日本海陆军间的不协调,更运用其与日人间的私人交谊,借了谋取全面和平的大题目,说不能不有一个可以与重庆直接商洽的电台,以避免如香港假冒宋子良谈和那样事件的重演。日人中间,也不乏忧虑在华作战的泥足,确也有人希望实现全面和平,佛海就针对日人这一项弱点,提出了建立电台的建议,据我所知道的,日本人中知道这一个秘密的,就有上海驻军陆军部长川本,上海市政府顾问冈田,以及"满洲驻华大使馆"叁事伊藤等人。前一人在日本军人中是比较开明的,而后两人则与佛海为西京帝大时的同学,且具有较深的友谊。但是日本在沪的机构既那样复杂,陆军、海军、大使馆,以及其属下的特务机关、宪兵队等,也决非三数人所能一手掩尽天下耳目。因此,电台虽然建立了,还是常常有一夕数惊,一月数迁的情形。佛海委任了彭寿、程克祥两人管理其事,电台的地址,有时浦东,有时上海,除了佛海自己家里而外,君强、惺华、税警团,以及近郊的民房中都曾设立过。每天不断有军事委员会的来电,佛海也几于事无大小,均于事先请示,而来电中除了若干指示事件而外,对佛海等也不断加以鼓励嘉奖。宁渝之间,乃成为有敌对的形式,而作密切的联系。在重庆方面说,这应该是特务工作上一次最大的成功,是军统的一次最出色的表现,也注定了汪政权与佛海的最后命运。 

当然,在那时,很少人知道有这个秘密电台的存在,但在民国三十四年的初夏,佛海就曾经做过一件无异自已揭露秘密的妙事。原来佛海离渝叁加汪政权以后,他留渝的老太太就被软禁起来了,他的岳父杨卓茂,也被关闭在贵州息烽的集中营中(就是战时一度囚禁张学良的所在),他老太太是由军统方面负责照料,佛海早孤,对太夫人自不免有无限孺慕。军统为了安佛海之心,还不时有她老人家于软禁中的近照辗转寄来。到三十四年的初夏,周老太太忽以病逝,秘密电台上即传来了这个消息。当晚,佛海拟好了报丧废告,打电话给我去要把讣告翌日遍登各报,我当时一愕,对他说:"沪渝之间,除了秘密电台以外,早已不能通报,太夫人昨方仙逝,今发讣告,这消息何自而来?不将启别人的疑窦?"那时佛海方在情感极度冲动的时候,他高声说:"我管不了那么许多,难道为了自己,母死就秘不发丧?"终于这废告于第二日在各报刊出了,但是连日本人在内,也并不曾听到有人怀疑或追查这噩耗的来源。 

我前面所说胜利后的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重庆对沦陷区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委任佛海为"京沪行动总指挥",当然这命令的传达,也同样是通过这一个秘密电台。记得佛海于八月十日听到日本广播的投降消息以后,第二天即匆匆赶往南京,出席汪政权的结束会议,至十四日下午赶回上海,适电台上传来了这一道新命,使佛海一时陷于极度兴奋。以后佛海的束身待罪,飞渝缚,卒至瘐死狱中,虽然原因很多,而当局的手段高明,竟使佛海束手待毙而不悟。 

上节中的三个小人物,在汪政权当时虽微不足道,而最后对佛海却发生了很大的影响,彭盛木早死了。胜利以后,程克祥、彭寿即曾分任周佛海的京沪行动总指挥部正副秘书长,后来又做了军统局调查叁加汪政权人员财产的调查员,主持"劫收"盛典,气焰之高,连对佛海的家人,也居然颐指气使。程克祥现犹寄居台湾,任职省府,彭寿则于前数年中传因涉嫌通共,已被当局于逮捕后秘密执行枪决。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