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105:梅花山巅黄士一坏瘗骨

口述史 | 2016-08-31 22:0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汪政权中人对汪氏之丧,最初不能不焦虑于日本的态度,及至日政府发表声明,谓"关系既已确立,结盟将愈加强",既有这样明朗的表示,只有硬着头皮再干下去。但陈公博以次,也明知这只是苟延一时,而且已为日无多了。故对汪氏身后之事,不得不急求料理,乃决定先为择地安葬。汪政权先于十一月十四日明令公布,举行国葬。十八日,又召开"中央政治委员会第一四二次会议"商讨此事。而陈璧君起立发言,反对国葬之举,她说:"汪先生生前会有遗言,死后切勿有国葬仪典。革命党员身许党国,死后之哀荣,应非所计。而且劳民伤财,袭用往昔封建帝王之恶习,尤为汪先生生平所痛憎。当清末革命初期,汪先生曾与革命同志数人,于广州白云山麓,合购墓地七亩,相约以此为革命成仁后共同长眠之所。此数同志不幸均先后谢世,汪先生生前曾言,此数同志有生之日,既为革命而生,余纵不能共死,但死后亦必埋骨一处,偿此宿诺。又谓墓旁但植梅花数株,墓碑亦不需有官职,书"汪精卫之墓"五字,于愿已足。其后于民国二十六年三月六日,朱培德上将逝世时,中央对国葬问题,颇多争议。会议之后,汪先生心有所感,即书一纸,重申前意,以授之其挚友某氏"云云。既然陈璧君以汪氏遗言,如此坚决,乃决定在紫金山麓之梅花山,先为卜葬,不用国葬仪式。该地在中山陵园之侧,明孝陵之前,有梅柏、桃林、樱花、红叶,景物幽丽,堪作佳城,陈璧君亦予同意。葬典事宜,始行大定。同日,"宣传部"发表公报云: 


本日中央政治委员会第一四二次会议,决追认"国府"时令国葬汪主席案。并以汪主席遗嘱愿与已死之革命同志,葬于广东,故已在广州白云山下,择定葬地。为兼顾主席遗嘱及"国府"命令,拟暂行安南京明孝陵前梅花山,俟全面和平实现后,再奉行国葬。 


会议中并决定了陈公博十一月二十日正式就任"代理主席",二十三日正式举行葬礼。从上面"宣传部"的公报来看,汪政权事实上已到了日暮穷途之境,而犹念念不忘于全面和平之实现,可笑,亦可慨矣! 


十一月二十三日汪氏的葬典之期,倒是晴朗的一天,不过山城的南京,已进入于隆冬的气候。所有汪政权的高级人员,规定需于上午六时前抵灵堂。我们都通宵未寐,凌晨五时许,曙色未开,而街道上已有幢幢人影。我们冲着晓寒,准时赶往。灵堂中灯火通明,群情肃穆,许多人想到汪氏阶前的凄酸之泪;绕耳的悲哽之音;虽然铜驼荆棘之思?谁无身世茫茫之感?现在,汪氏不但盖棺论定,而且埋骨今朝,人孰无情?讵能免于黯然之慨? 


六时三十分,在灵堂举行了移灵祭,"代理主席"陈公博主祭,"叁谋总长"杨揆一读祭文,祭文本是千篇一律的东西,原无足观,而对汪氏,则别有一番意义,可以见当时公博等内心之反映,文云: 


维中华民国卅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奉移国民政府主席汪公灵舆,哀典委员会委 员长陈公博,副委员长王克敏、周佛海、褚民谊,谨率全体委员,告祭于我公之灵曰:呜呼!自公上殂,淹逾浃旬。百僚失仰,哀恸群伦。兴悲罢社,引慕 乘城。庶民子幼,朝夕瞻临。非公盛德,曷克斯臻?惟灵永护,载妥山陵。应 钟戒律,玄冥司晨。鵷行肃穆,貔貅骏奔。霜严熏旆,日曜旝旌。灵驭载启,攀挽何胜!敢申祖奠,罄此哀情。尚向! 


七时正,灵柩发引,首为骑兵长官一员,乘黑马,擎开导旗。后随骑兵两员,乘黑马,背骑枪,枪尖向地,分任护旗。继复有骑黑马之骑兵两员,分执党国旗。其后复有骑黑马之骑兵二员任护旗。后为第一方面军军乐队,紧接其后的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骑兵一大队,各倒背骑枪,再后为花圈队、"国民政府"军乐队、中央军校步兵一连。再后为"主席旗",由一陆军军官执持,护旗兵五名,左右各一,旗后三名。汪氏之佩刀、勋章等九件,由侍从室人员捧持随于"主席旗"之后,分两列前进。再次由陈公博率领汪政权中重要人员、学生代表等全体步行。陈璧君及汪氏遗属,穿丧服,列于灵车前后。灵车上覆国旗,用白马八匹载引,前为遗像,左右为党国旗。灵车之后,为中央军校学生一连,卫士大队一队。再后为外交团代表、外宾以及民众团体代表等十馀万人。 


十时正,灵柩抵达梅花山麓墓地,随即改用六十四抬独龙京杠,移至山巅墓园,停放于墓穴之上。用六十四抬京杠,为汪夫人陈璧君所坚持,她以为中山先生奉安紫金山时,用的是六十四抬京杠,所以一定要依照中山先生的体制办理,于是由哀典委员会致电王克敏,将杠夫用专车由北平运送南下。 


那天自梅花山地山麓以迄山巅,均用黑白布相间扎结,山路两侧山腰,搭松柏牌楼,墓门正中,悬"汪主席之基"布幕,四周环挂挽联,墓穴前供汪氏遗像。日大使谷正之、德大使韦尔曼,日总司令?俊六,暨汪政权重要人员,依次序立。十时卅分,行安葬典礼,仍由陈公博主祭,并将党国旗覆于灵柩之上。至正午十二时,入墓式开始,由陈公博、周佛海、褚民谊、林柏生、陈君慧、陈春圃等六人,面对灵柩而立,两旁为家属等,舁棺人员,以带系棺,徐徐放入墓穴。首由陈璧君洒土穴内,继为各家属、各首长、及军校一二三期学生代表,陆续覆土,迄十二时半,葬礼始告完毕。自汪氏于民国二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脱出重庆,至其黄土瘗骨,不足六年的时间。以舍身建立民国之志士,卒蒙垢受叛逆之罪名!尽管他抱着"士为天下生,亦为天下死"的宏愿,千秋万世,其谁知之!然而"落落死生原一瞬,悠悠成败亦何常!"汪氏生前早已自?及之,则又何恨于九原哉! 


关于汪氏的家世,这里也可以附带一谈。查汪姓相传为周公之后裔,周公封于鲁,鲁成公生一子,其左掌纹曰水,右掌纹曰王,及长,封于鲁之汪邑,后人即以汪为姓。至鲁哀公时,童子汪踦与齐师战于郎而死,仲尼日:"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汪氏之双照楼诗词稿中,亦曾有句云:"生惭郑国延韩命,死羡汪踦作鲁殇。" 


汪氏出身于诗书之家,代有名儒,其十二世祖明代汪应轸,以翰林出为泗洲知州,官至江西提学,若有青湖文集十四卷,其行谊见之明史。高祖伦秩,字幼湖,乾隆丁卯科举人,初官江西新喻县知县,后调广东长甯县,卒于官。曾祖?,字明之,历佐督抚大幕。祖云,字曼亭,道光壬午科举人,官浙江遂昌县训导,若有枕上吟草两卷。父琡,字玉叔,原籍为浙江绍兴,咸丰年间,洪杨起事,渐次波及浙东,乃只身由海道乘帆船至粤。咸丰十年,佐四会县幕。值县城被洪杨所围,前后十阅月,四乡绅耆,被洪杨胁迫署名,后清廷援兵至,围始解。清兵检获名册,送县究办。玉叔知诸绅系被胁从,非出本愿,漏夜将名册焚毁,所全以万计。娶浙绍同乡处氏为室,生一子三女。子兆镛,字伯序,号憬吾,中光绪己丑恩科举人,曾官湖南知县,是为汪氏之长兄。玉叔中岁悼亡,娶吴氏为继,又生三子三女,次子兆鋐,字仲器,曾以番禺县案首入庠。三兆钧,字叔和,早世。四即汪氏,名兆铭,字季恂,用精卫的别号,本为光绪乙巳年在日本创刊民报时的笔名,后即以此为号。幼年考取广州府案首,与胞兄仲器同案入庠。汪氏与其嫡出之长兄伯序,相差达二十馀岁,故其胞侄祖泽(字通甫),年尚长于汪氏者三龄。伯序之次子宗洙(字道源)则与汪氏同庚,且同出朱孝臧(祖谋)侍郎门下同案入庠。三子宗澧,早死。四子宗准,子蛰庵。五子宗藻,字希文。仲器亦早卒,仅一子,名宗湜,字彦方。汪氏两子,长文婴,字孟晋;次子文悌,均尚未有男孙。现蛰庵、希文、彦力、孟晋、文悌五人,均在港。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