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汪政权亲历记107:冒险家乐园里的冒险家

口述史 | 2016-08-31 22:0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上海地区长江之口,外洋巨舶直通黄浦,环绕于周遭的又是江南的一大片沃土,先天上已得地利之胜。英法等国经过近百年不断的全力经营,两租界繁荣日甚。自清末以来,虽理乱频仍,咸同间洪杨之役,东南几无一片干净土,而租界以弹丸之地,独能巍然自保。光绪末年的"红头"股匪作战,邻邑都遭蹂躏,租界以内,还是匕鬯不惊。以后民初革命,钮永建等率党人攻打南市华界的制造局;民十三江浙督军齐燮元卢永祥构衅,民十六国民革命军驱除军阀,直捣淞沪,对租界都一例秋毫无犯。反而时局愈动荡,愈增加了租界的繁荣;国势愈衰弱,愈显出了外人的威力。到了"一二八"的淞沪抗日,"八一三"的全面抗战,上海四周,火网交职,炮声震天,而租界以内,熙熙攘攘,笙歌不辍。居民们爬上屋顶,以悠闲的心倩,遥望炮弹掠空而过,火焰直冲霄汉。租界四周的一条短短的铁丝网,楚河汉界,就划分出地狱天堂。 


兵燹中,各地难民扶老携幼,从各地?拥而至,或求苟全性命,或图保全财产,满坑满谷,以生以息。一世纪中就把上海造成为避乱的桃源,经济的中心,工商业的集中地,全国的第一大都市,以及冒险家的乐园。但是好景不常,八一三后四年的极度繁盛,也只是回光返照。"一二八"太平洋战争爆发,一宿之间,百年的租界,立成为日军阀的占领之地。昔日威风凛凛的英美等国人士,都向日军登记,最初手臂上缠上一条白布,上面标着姓名和国籍,神色沮丧,到处受到日军的盘诘与凌辱。以后一声令下,抛弃了奢华舒适的家庭,放弃了辛苦经营的事业,一律禁闭到集中营去,以等候不可知的命运的支配。市区中心静安寺路旁的跑马厅,数十年中,一向是欧美人士驰骋豪赌之地,也成为"反英美大会"的会场,数以万计的群众,在日人指挥之下,振臂高呼:"打倒英美""建立东亚新秩序"的口号。而又是短短四年以后,再看到原子弹结束了第二次大战后的情景,又是数以万计的日本在上海的居留民,在一九四五年的八月十五,被召集在过去是西洋人的娱乐胜地,一度成为反英美会场的跑马厅,垂头丧气地肃立着,日皇昭和无条件投降的广播,像利刃一般地每一句刺在日本人的心上,没有赛马时疯狂的呼叫了,没有反英美时响澈云霄的口号了,除了日皇的广播录音以外,死一般的沉寂。渐渐的啜泣声起来了,几乎每个人取出手帕,拭着像泉水一样涌出的眼泪,勉强掩住了口鼻,不让悲声高纵。广播停止了,日本人对"御诏"行超过九十度的鞠躬时,那时真已泣不可仰了。唯有战争,才会不断出现那样的场面,胸头块垒,眼底沧桑!也许那时每个人神经都给刺激得有些麻本了,谁也说不出所目击那一幕又一幕的演变,如打翻了一个五味瓶似的,辨不出究竟是什么一种滋味! 


一般的上海人当大平洋战争发生,日军进驻租界以后,起初是有些惊惶,揣揣于本身未来的安危,及至看到日人既并不续演南京大屠杀的杰作,除了繁盛地区及日军机关门口派有兵士站岗,行人走过,必须向"皇军"一鞠躬敬礼而外,日军也且无意于变更佚乐的海派生活。在表面上看,汽油是实行配给了,普通市民有过一个时期停止使用,但不久木炭汽车出现街头,汽油从黑市中又能随时买到,一切也就恢复了战前的状态。上海市民好似一百年中已习惯于为外人所统治,而上海人更充满着一份自傲,以为不论满洲人、法国人、英国人、日本人,只要长期居留在那里,上海人一定会以物质与声色来诱惑,一定可以把异族同化。各界各业的人,于是与过去同样地活跃,冒险家的乐园里有了更多的冒险家与更多的冒险事业。沪人心目中的日本人,很快就成为过去的法国人或英国人了。反正祖国离得已很远,抗战从东南大撤退,只是撤退了作战的军队。土地、人民以及物资,一样也没有带走。人类有争取生存的权利,更有享受物质条件的欲望,又以在殖民地主义下久受薰陶,国家民族思想,在脑海中久已淡薄。只须战火不直接烧到自己身上,管他是英国人或日本人;也不管它是蒋政府或是汪政府。酒楼、戏馆、妓院、舞厅中,依然充满了欢笑,上海人有一句俗话:"天塌下来自有长人去顶",留沪的大资本家们与汪政府中人,谁都去勾勾搭搭,希望能获得他们的垂青,能够向日本军人直接发生关系的,自然更成为天之骄子了。工厂照常开工,商店利市几倍,投机市场更是大进大出。赤贫的人们,则以负贩为生活,走单帮蔚为一时风气,把乡间的土产交换都市中的日用品,一往来之间,就可以解决几个月的生活。火车上挤满了单帮客,公路上也尽是负贩的人潮。女人以天赋的本钱,博取物质上的收益,那时对有势力的日本人,她们都情情愿愿地以身相献。交际花、影星、舞女、(禁止),以及坤伶等,有几个敢说当年不曾受过日人的"雨露"之恩的? 


但是,统治者也不会放松他的统治手段,表面上做得很宽大,暗地里侦查得却很严密,租界以内,有多少宪兵队与特务机关驻扎在那里?被认为与重庆有联系,或者有抗日思想的人,随时会遭到逮捕。宪兵队里的各种酷刑,使人战栗,皮鞭、口鼻中灌水、老虎凳、用擅长摔角的武士把人摔扑,这种种太平常了。在一间斗室中,放进几条凶猛的警犬,咬得你体无完肤;水牢里水深过胸,浸你个三日五日,使你周身肿胀;严寒的隆冬,剥光了衣服直挺挺地跪在雪地上,旁边还加上一把风扇;盛夏的暑天,炎炎烈日之下,四周还开起几个电炉,等你昏过去了才停止。十八层地狱里尖刀山血污池,样样俱全,不肯招供,则周而复始,请遍尝一切的刑罚。女人给脱得(禁止),给大兵们指点调笑,羁囚的处所,男女不分,某一位影星在宪兵队中时,起卧、饮食、大小便,就一直与男人在一起。宪兵队就是阎王殿,中国人的性命是他们作为泄忿取乐的对象。许多事实说明当丈夫被捕以后,宪兵借调查为名,胁迫其家属,榨取资财倒也罢了,有几个以杀死她的丈夫为威胁,强迫奸淫。"皇军"的威风,真是不可一世! 


这还不过是个人所遭受的悲惨命运罢了!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以后,决定了以战养战的政策中。中国地大物博,战后几年,日军已占领了中国最富庶的地区,米粮、五金、钢铁、皮革,任何与战争有关的物资,予取予求,一律在搜括之列。日本政府所成立的"中支振兴会社"下的各种国策公司,商人组织的"三菱""三井"等大财阀的大洋行,都是榨取的机构,民间是无力反抗的,汪政权则在主权独立的名义下,成立了"全国经济委员会"、"商业统制委员会"等,暗中予日人以肘掣,尽量加以牵制,不让日人随心所欲的竭泽而渔。然而人们只知道这是汪政权帮助日人搜括的机构,谁也不会体察到汪政权暗中所发挥的作用。 


足使原来是租界内的人民怵目惊心的,则是局部的封锁问题。凡是任何一个地区发生了暗杀事件,只须预先在街道安放的电铃铃声一响,日本宪兵立即出动,用麻绳将出事地点的广大四周封锁,画地为牢,在屋内的不许跑出门外,在街头的直立着原来地位不准走动一步,等候检查身份证,接受盘诘。封锁的时期,有长至数星期的,大马路贵州路一段一次大封锁中,且有饿死人命的事件发生。中国人为了想活下去,口头中也在说亲善,表面上在竭力敷衍,而私室中谈话,则称日本人为"萝卜头",意思是有朝要他们像萝葡那样放在俎上切成为一段一段,这只是徒作阿Q式的咒骂而已。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