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口述史 > 正文

王力:怀念朱自清先生

口述史 | 2016-08-21 19:1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我初次认识朱自清先生是在1932年。当时他刚从英国回国, 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 我也刚从法国回国, 受聘为清华大学中文系专任讲师(等于副教授)。朱先生比我大两岁,但是他成名早, 我把他看做我的前辈。我和他一见面就觉得他和蔼可亲。在开始的时候, 我只知道他是一位文学家; 接触的日子长了, 我发现他的学识渊博, 作风正派, 同事们都尊重他, 学生们都敬爱他。

我说他作风正派, 有两件事可作证明,  第一件事是: 有一段时间他兼任图书馆长, 有一个馆员工作不称职, 他把那馆员解聘了。当时他自己也辞去图书馆长的兼职, 但他在离职前先把那人解聘了, 以免把困难留给后任。第二件事和我有关系。按照清华大学的惯例, 专任讲师任职两年得升为教授,这是章程上规定了的。但是我任职两年期满, 聘书发下来(当时学校每两年发一次聘书), 我还是专任讲师。我到办公室里质问朱先生为什么不升我为教授, 他笑而不答。我回来反躬自责, 我在学校所教的是“普通语言学” 和“中国音韵学”, 而我不务正业, 以课余时间去翻译《莫里哀全集》(收入《王力译文集》第五册,《王力全集》 第二十四卷), 难怪朱先生不让我升教授。于是我发愤研究汉语语法, 写出了一篇题为《中国文法学初探》(收入《龙虫并雕斋文集》(第一册),《王力全集》第十九卷)的论文。朱先生点头赞赏, 就在第四年, 我升任教授了。

抗日战争时期, 大学教授的生活很艰苦。我和朱先生都在西南联合大学任教, 都住在昆明的乡下。朱先生住在司家营,我住在龙头村。朱先生每逢星期天都来龙头村看我, 共同吃一顿午饭。我们谈论一些学术问题。我不知道他曾在英国研究语言学, 在谈论中我惊讶他在语言学方面有许多精辟的见解。

1943年,我的《中国现代语法》(《王力全集》第七卷)和《中国语法理论》(《王力全集》第八卷)写成了, 承蒙朱先生审阅全稿, 并为《中国现代语法》写了序言。序言长达五千余字, 这简直可说是这一部书的提要。这真是不寻常的友谊, 我一辈子忘不了它。朱先生劝我把这两部著作向当时的政府申请学术奖金, 他说一定能得头奖。结果发下来是三等奖。我大失所望, 想把奖金退回去。朱先生笑着说: “干吗退回去? 拿来请我吃一顿岂不是好!”

朱自清先生的性格和闻一多先生不一样。闻先生是刚, 朱先生是柔。朱先生可谓温温君子。记得有一次,国民党政府要创办一个东方语言学校, 聘罗常培先生和我当筹备委员。罗先生辞不肯干, 我也想辞。朱先生劝我不要辞, 这也是明哲保身之一道。

1946年, 闻一多先生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他受到了很强烈的刺激。当时我在广州,他写信告诉我, 连呼“ 卑鄙! 卑鄙!” 从此以后, 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抗战胜利后, 他回到北平清华大学任教。这时他写了不少具有革命思想的文艺论文, 分别收入《新诗杂话》《标准与尺度》《论雅俗共赏》里。

抗战胜利后, 我被中山大学借聘, 留在广州。朱先生几次写信催我回北平。我使他失望了。最后他来信说: “现在我想通了, 我们这些人分散在各地是有好处的。”

1948年8月12日,朱自清先生病逝。我在广州, 噩耗传来, 不胜伤感。暂别竟成永诀!

解放后, 我读《毛泽东选集》, 在《别了, 司徒雷登》一文中, 读到毛主席赞扬朱自清说: “一身重病, 宁可饿死, 不领美国的救济粮。” 毛主席说我们应该写《朱自清颂》。我有这样一个具有爱国主义精神、有骨气的朋友, 也引以为荣。

朱自清先生在文艺上、学术上的成就, 用不着我来介绍。这里只想讲两件事: 第一件是他写了一本《经典常谈》。在这一本书里, 可以看见他是一位读书破万卷的学者。第二件是他的诗与散文都充满着语言美。他不堆砌辞藻, 不掉书袋。他晚年的文章渐趋平淡, 但是更加清新可喜, 堪称白话文的典范。

前年我写了一首怀念朱自清先生的诗, 现在抄录在下面,作为本文的结束:


怀佩弦
促膝论文在北院[1],
鸡鸣风雨滞南疆[2]。
同心惠我金兰谊[3],
知己蒙君琬琰章[4]。
子厚记游清见底[5],
伯夷耻粟永流芳[6]。
荷塘月色今犹昔[7],
秋水伊人已渺茫[8]。
  
(本文摘录于《龙虫并雕斋琐语》,王力全集 第二十三卷)

[1]北院, 指抗战前朱自清先生在清华大学的住所, 当时王力先生也任教于清华大学, 二人经常一起讨论学术问题。
[2]《诗·郑风·风雨》: “风雨如晦, 鸡鸣不已。” 滞南疆指王力先生与朱先生随校南迁至昆明。
[3]《易·系辞上》: “二人同心, 其利断金; 同心之言, 其臭如兰。” 后用金兰比喻朋友之间的深厚友情。
[4]琬、琰都是美玉, 此处琬琰章, 指朱自清先生为王力先生《中国现代语法》写的序言。
[5]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字子厚, 他在永州任时, 写过不少山水游记, 此处说朱自清先生的游记文学足以同柳宗元媲美。
[6]夷, 商末孤竹君之子, 周武王灭商后, 伯夷耻食周粟而死。此处借喻朱自清先生在贫病之中, 不吃美国救济粮, 表现了中国人民的高尚民族气节。
[7]清华大学工字厅前边和右边都有荷花塘, 朱自清先生常在此处散步, 并写有优美的散文《荷塘月色》。
[8]《诗·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此二句是说旧物依然, 而人已不在, 表现了王力先生对朱先生的深切怀念。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