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政治 > 正文

水煮日报第663期:陈诚和蒋介石的纠葛恩怨

政治 | 2017-08-14 13:4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663期:陈诚和蒋介石的纠葛恩怨

 

1、蒋介石对陈诚总体上是比较信任且一向予以重用的。194212月,蒋介石指示陈诚担任“远征军总司令”,前往云南,准备“明春能如期反攻,不致贻误大局,为外人所蔑视”。陈诚鉴于同年3月至8月间中国远征军的首次赴缅作战,完全成了掩护驻缅英军的撤退行动,且远征军伤亡惨重,因此明确反对短期内再次赴缅作战。他在这年1231日的特急电呈中,分析英美“各顾其根本”,即都把自己的根本利益摆在首位。但陈诚迫于蒋命,还是在194336日与史迪威同飞昆明赴任。

 2
19438月间,陈诚鉴于“今日部队实际情况,确属难言反攻。非但难言反攻,纵令走到缅甸亦不可能”,遂在96日致书蒋介石,称自己“能力薄弱,毫无建树,瞻念前途,陨越堪虞。为免贻误戎机,重视责任起见,谨恳钧座赐准解除远征军司令长官职务,另行派员接充”。蒋介石迟至915日才回函,严斥陈诚:“你近日之态度言行或不自知,你的观念思想或未自反省,我不得不对你作最后之规谏。……这种跋扈恣睢之形态,除非政府已倒国家将亡,纪律纲维荡然无存时,乃始有此。”同日,蒋在日记中记载:“下午手书致辞修,痛斥其跋扈恣睢之形态,促其反省。如再不觉悟,此人不可复教矣。”

 

3、抗战胜利之后,陈诚对国民党组织涣散、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情形屡有批评,主张“根本改革党政”;对许多政府官员、军队高级将领的贪污腐败、违法乱纪事例,甚至点名道姓的批评,因此引起蒋的不满。蒋责备陈诚骄矜自负、爱发议论,说“总觉你说人之短,看人之轻”,并警告陈诚要“切思而自反”。蒋不仅多次批评“辞修器量狭窄”,在19473月的日记中甚至写有非常激愤之语,如“所可痛心者不仅外人以冷眼观吾国,即战高级将领如辞修者,亦莫不对政府经济政治各种重大之政策,动辄猜疑与诽谤,其失却自信心类皆如此者,不胜痛愤”。但陈诚此后仍很悲观,在《家书》中曾称“以现在中央之政策与制度,纵有神仙下凡,亦无能为力”。

4
20世纪60年代初,大陆经济发生比较严重的困难,蒋介石认为是“杀回老家”的大好时机。1960年,台军在蒋介石的亲自指挥下,成立“国光作业室”,由朱元琮“中将”担任主任,正式展开拟定“反攻大陆”的作战计划,史称“国光计划”。但对此,国民党内有不同意见,尤其是美国激烈反对,加之当时的台军制海权已经基本丧失,尤其是“1965年海战”的惨败让蒋介石认识到,台军发动登陆作战十分困难,从此“国光计划”规模逐年缩减。1970年后,国际局势发生剧变,台湾被逐出联合国,“反攻大陆”的计划更难获得国际认同而最终流产。

 

51963年,对于反攻大陆的计划,以“副总统”兼“行政院长”的陈诚与蒋介石发生很大的冲突。陈诚虽还是向蒋表态,一旦号角响起,他仍要请命出征,但他并不同意贸然反攻。 那年秋天,陈诚罕见地在日记中记录了自己所做的两个梦:“第一个梦是陈诚梦见自己率领大军反攻,登陆后激战北上,却陷入共军层层包围,急迫中陈诚惊醒;陈诚再度入眠后不久,却又坠入另一梦境,梦国军一路攻城陷地,直捣黄龙,陈诚只见自己方出营巡视,就被民众群起包围,或泣诉生活痛苦,或索求济助,陈诚情急中伸手进口袋想掏钱,结果口袋竟一无所有。”由此可见陈诚内心的纠结。

 

6、孙立人(1900-1990),安徽舒城人。清华大学毕业后,在美国维吉尼亚军校深造。抗战时任新38师师长,率部远征缅甸,战功彪炳,曾获英国皇家勋章。抗战胜利后奉调东北,因与杜聿明不和而被解职。1949年任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台湾防卫司令,翌年3月升任陆军总司令兼台北卫戍总司令,1954年调任“总统府”参军长。19555月,传出孙获美国支持,欲发动兵谏,部分旧部被判为匪谍,牵连300余人,同年83日孙被解除一切职务。820日,蒋介石下令陈诚等九人组成委员会,调查孙案。10月蒋下令“由国防部随时考察以观后效”。直到1988年,孙立人才被解除30余年的监禁。

 

71955年孙立人案发生时,由于陈诚曾亲领印缅远征军,孙立人是其旧部。当时蒋介石坚持要对孙立人治罪,但陈诚力保,称其忠诚无虞,最后勉强达成“不捕、不审、不判”的局面。孙立人遭监禁后,陈诚亲往探视。 陈诚的儿子陈履安说:“面对家父,孙将军一度奋力扯开衣衫,裸露出半生征战遗下的创伤疤痕,激动地对家父大叫道:我这辈子为国家这样子出生入死,为什么还怀疑我变节!为什么!”“孙案当然是冤案,家父心里一直都很明白。”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