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曹植的酒杯

社会 | 2015-01-21 23:2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陶耳杯 三国·魏,长约11厘米,东东阿曹植墓出土】

1951年,在山东省东阿县鱼山西麓的荒烟蔓草间,考古人员发现了一座无人问津的坟茔,它的主人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位早逝的天才——曹植。令满心期待的考古工作者略感失望的是,尽管曹植贵为皇族,他的墓地却非常简陋:陪葬品多为陶器,几件玉器也非稀世珍品。这种境况固然与三国时期薄葬风气有关,但还是不由得使人感叹墓主人悲剧性的人生际遇。

毫无疑问,曹植(192-232年)是汉魏之际最有才华的诗人。他年少得名,十岁出口成诗;落笔成章,十八岁时便能速成《铜雀台赋》,于群贤诗会中艺惊四座。成年以后,文思更如江河奔涌,《白马篇》、《野田黄雀行》《赠白马王彪》笔落风生,《洛神赋》更是一度令京城纸贵。同为时代文豪的曹操对儿子的才气自愧不如,甚至要立他为世子;四方名流则常常簇拥在他周围,尊这位晚辈为文坛领袖。未来呈现在他面前的似乎是一条阳光普照的笔直大路,等待他“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白马篇》)。

然而,曹植毕竟生活在帝王之家,他无法抵制权力的诱惑,却并不谙熟权力的规则,更无力逃脱权力的罗网。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显然不是一个年轻诗人擅长的领域,他拥有的只是华丽的文章,敏感的心灵。曹植很快从云端坠落,不仅失去了未来的皇位,还饱受兄弟相残之苦。在生命的最后十几年,曹植屡遭贬抑,名义上是一个藩王,实际上只是颠沛流离、惴惴不安的囚徒。他一次次上疏洛阳,将优美的文字化作《求自试表》,言辞哀切地乞求理解与信任,但浩荡的皇恩始终没能到达流放者的土地。公元229年,曹植又被贬至东阿,3年后,他在怅然绝望中凄凉死去……

引人注目的是,曹植墓曾出土两件陶耳杯。耳杯为当时人常用的酒具,在为数不多的陪葬品中,选择两件酒具陪伴墓主人的确别有深意。据记载,曹植好饮酒,《三国志》上说“植任性而行,不自雕励,饮酒不节”,而失去曹操的信任也与纵酒任情不无关系。其实,纵情饮酒是整个时代的风气,汉魏之际是一个无法直面的时代,社会秩序的紊乱常令人痛感时光飘忽、生命短促,纵饮于是成为名士们逃避现实的有效途径,大才子孔融甚至因酒而送了性命。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半生沉沦、朝不保夕的诗人无法放下伴他开怀畅饮的酒杯,那是他遗忘这个世界的时刻,也是他用生命热情浇灌凄美诗篇的时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