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沈睿文:唐玄宗真的信任安禄山吗?

社会 | 2015-04-15 01:1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从史载来看, 起初唐玄宗对安禄山是存有防范之心的。《安禄山事迹》卷上载:
禄山旧宅在道政坊,玄宗以其陋隘,更于亲仁坊选宽爽之地,出御库钱更造宅焉。今亲仁坊东南隅玄元观,即其地也。敕所司穷极华丽,不限财物,堂隍院宇,重复 窱,匼帀诘曲, 窗窗牗绮疏,高台曲池,宛若天造,帷帐幔幕,充牣其中。〔天宝〕九载〔八月〕,禄山献俘入京,方命入此新宅。

皇帝赐宅有其政治策略, 自暗藏着一些刻意的安排, 譬如宅第的地点。安史之乱前, 节度使在京城的第宅, 最为引人注意的便是安禄山的宅第了。安禄山所受恩宠是非同一般的, 他在长安城内的建筑有宅第与池亭两种。天宝九载(750),安禄山献俘入朝。十载,玄宗命有司为他于亲仁坊治第,不限财力,极为壮丽,据称是“堂皇三重,皆象(像)宫中小殿,房廊窈窕,绮疏诘屈,无不穷极精妙”。《安禄山事迹》记载安禄山原有宅第位于京城道政坊,此坊恰好临玄宗听政和活动的兴庆宫(图 9—1)颇近, 时安禄山实力已逐渐强大, 天宝六载时, 便派心腹在京城探听消息。《资治通鉴》卷二一五天宝六载(747)记云:“安禄山常令其将刘骆谷留京师诇朝廷指趣, 动静皆报之;或应有笺表者, 骆谷即为代作通之。”前述刘骆谷即为一例。而且在朝见时候, 每经过龙尾道, 他经常“南北睥睨, 久而方进, 即凶逆之萌, 常在心矣”。玄宗对此必有洞察, 故不欲禄山宅第在其经常活动的兴庆宫附近, 便另于亲仁坊择宽敞、 爽垲之地, 故意盛加修饰以示恩宠, 恐非安禄山道政坊宅第陋隘, 实不欲予安禄山打探内廷之便利。安史之乱后, 唐王朝对其宅第进行处置。至德元年(756)正月, 建立回元观, 并置钟楼。因为“《春秋》之义, 有钟鼓曰伐, 言声其罪以责之也”, 以此寓意责惩安史之乱。

早在安史之乱前, 河东节度使安禄山阴有逆谋, 却外示恭敬,供奉不断, 并通过心腹在京城为耳目, 窥探朝廷的动静, 报告自己, 以此探知朝廷动向而采取策略, 为自己的政治利益服务。又《旧唐书》记载, 河东节度使安禄山就是利用吉温在西京报告朝廷动静。梁暅很可能也是为安禄山在京师刺探情报的人。根据梁暅墓志可知, 梁氏出自安定梁氏, 是匈奴休屠种之后裔。他原为范阳节度使王斛斯的幕宾, 安禄山任用梁暅为运坊判官, 负责运粮。时在天宝六载安禄山进御史大夫之后。后安禄山“特表闻奏” ,梁暅得以敕授右武卫兵曹参军, 从幽州调入京师长安出任禁军十六卫。天宝九载(750),因母丧,梁暅离职。天宝十载(751)八月五日, 梁暅去世。墓志将其死因归于“死孝”,悲伤过度所致, 用“高柴之血, 毁瘠灭身”的典故褒扬他。但从遗骨鉴定的情况看, 梁暅身上留有未曾愈合的刀痕, 当为刀伤而亡。墓志也不记载梁暅的死亡年龄, 均表明其死因另有隐情。从遗骨刀伤未愈来看, 梁氏当死于非命。其墓志文云, 梁暅“奔走急难,是多其义勇。故长安秀异者,无不交之;豪华者,无不结之;游侠者,无不惮之;风尘者,无不附之。门多长者之辙,坐有孟尝之客”。这种交际毋宁说有收集情报的嫌疑,而这很可能正是他死于非命的原因。梁暅为匈奴休屠种后裔, 由该案例或可推测当时安禄山曾向朝廷举荐同为胡种的后裔刺探京师, 为他收集情报。

此上可说明, 在进奏院成立之前, 一些节度使已派遣自己的心腹在京城长期驻留, 探听朝廷消息, 但似乎并不是制度性的。由此益发映衬出唐玄宗在亲仁坊为安禄山另建新第的政治用心。这不仅体现了唐玄宗的政治智慧, 而且也说明在玄宗朝早期,他对安禄山已有防范,且采取了相应的有效措施。只不过,随着唐玄宗对道术的迷恋日深, 厌胜之术渐成为他对付安禄山的一个重要手段。

《因话录》卷一《宫部》载:
安禄山入觐, 肃宗屡言其不臣之状, 玄宗无言。一日, 召太子诸王击球, 太子潜欲以鞍马伤之。密谓太子曰:“无非不疑,但此胡无尾,汝姑置之。”

《安禄山事迹》对此也有记载。文曰:
〔玄宗〕 尝夜晏(宴)禄山,禄山醉卧,化为一黑猪而龙首,左右遽言之,玄宗曰:“猪龙也,无能为者。”……

玄宗尝御勤政楼,于御座东间设一大金鸡帐,前置一榻,坐之,卷去其帘,以示荣宠。每于楼下宴会,百僚在座,禄山或拨去御帘而出。肃宗谏曰:“自古正殿,无人臣坐之礼,陛下宠之太甚, 必将骄也。”上呼太子前曰:“此胡骨状怪异, 欲以此厌胜之耳。”

文中所言公野猪为祆教斗战神的化身, 而所谓龙首可能意在暗指安禄山称帝。以金鸡帐来厌胜安禄山, 若非是玄宗对“金鸡帐”的祆教内涵不明, 便是玄宗的自欺欺人之言行了。

又《资治通鉴》卷二一九“尹子奇围河间”条, 注云:
束鹿县,属饶阳郡,本鹿城县,天宝十五载更名。刘眗曰:束鹿,汉安定侯国,今县西七里故城是也。齐、周为安定县,隋改曰鹿城。明皇以安禄山反,改常山之鹿泉曰获鹿,饶阳之鹿城曰束鹿,以厌之。

安禄山造反之后, 唐玄宗想到的一个办法还是厌胜术, 希冀通过改名后谐音的意义来起到镇压安禄山叛军的作用。可见, 道术在晚年玄宗生命中的地位。

安史之乱时, 唐玄宗和唐肃宗为挽救危局, 又乞灵于老子, 编造一系列老子降显的神话。如唐玄宗于逃蜀的路上, 称见老子降显于汉中郡三泉黑水之侧, 玄宗亲自礼谒, 命刻老子真容于石。又称于利州益昌县岭上见老子乘白鹿而过, 忽生角变为白卫(一说为白泽), 以示收禄山之兆, 玄宗诏封其山为白卫岭, 在山上建自然观。肃宗至德二年( 757)三月, 称老子降显于通化云龙岩, 玄宗特为老子图像作序, 内有“昔真诰传羊角, 宝祚无疆, 今宸仪炳于龙岩, 妖氛将殄”等句。肃宗乾元二年( 759), 肃宗自称梦见黑髭老子, 并颁黑髭老子像于全国。肃宗谋士李泌, 亦称是奉老君之命协助唐皇朝“剪除暴乱, 恢复王室”的。这些神话的编造, 虽然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 但是谁又能否认一心礼道的玄宗是真心地以为所求的这一切都真的会发生呢?

(本文摘自《安禄山服散考》)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