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夏承焘日记》里的章太炎

社会 | 2015-05-28 03:3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一九二五年九月十四日〕阴
午后访次饶先生于图书馆。示和予七古诗甚好。谈次及仲容先生,谓章太炎于先生虽甚倾佩,而先生实不甚以章氏之学为然。太炎屡以述造寄阅,如以杜康即少康、许由即皋繇诸说,尝笑其臆造无据。

〔一九二五年十月一日〕晴
早金嵘轩来,言十中讲课。发濯尘书及止水片,托寄存陕书籍。夜徐琳生、黄一萍来,嘱作挽徐闻达联。阅《十驾斋养新录》,卷九考《元史》、《明史》。《元史》成前后厪三百三十一日。卷十考官制。“状元、榜眼”条,谓进士第二、三人,亦可称状元。第三人亦可称榜眼。卷十一考地理。“避讳改郡县名”条,所举甚繁。卷十二考姓氏。“姓氏”条,谓三代以前姓与氏分,汉魏以后姓与氏合,三代以前男子未有系姓于名者,汉武元鼎四年封姬嘉为周子南君,此男子冠姓于名之始。后代文人有姬昌、姬满、姬旦之称,皆因于此。好古之士,当引以为戒。“杜康”条云:“《说文》,古者少康初作箕帚、秫酒。少康,杜康也,葬长垣,见巾部帚字下。李善注《文选》,初未之引”。焘案:段注谓嫌于夏之少康,故下文特释之曰:少康,杜康也。是分明造酒之少康与夏之少康乃二人。近人章太炎附之为一,刘申叔亦和之,究竟未见《说文》及段氏书耶。闻诸刘次饶丈,孙仲容先生在时,太炎以此说来质,先生亦辄笑其附会不足信也。

〔一九二六年正月五日〕晴
早札说文部。上午写日记,叶子平来,偕《三国志》半部去。以《顾氏遗书》十册、《学衡杂志》十册还图书馆。阅《华国杂志》章太炎《书五礼通考后》,谓曾国藩身仕异族,以此书另揭和亲一门,故甚重之,以为在马、杜二书之上。又谓秦桧后人由江宁徙无锡,秦蕙田为桧苗裔,此书重和亲,盖欲回护祖恶云云。太炎在前清倡民族革命,故于曾文正甚肆丑诋,见于《章氏丛书》者不一而足,要皆非平情之论,今则尤可以不必矣。(眉批:所论几同控告罗织之词。章氏偏驳处往往如此,不能称为醇正学者。此如明丰坊之訾毁紫阳,谓朱子食贫无计,卖书糊口,掠取新说,其价易增;又谓杨荣修篡《大全》,以其妻是朱氏,故尽用朱说云云,见黎洲《南雷文定》三集卷二《丰南禺坊别字别传》,事多可发嗢噱。丰氏所著《五经世说》,黎洲亦服其穷经诚有过人者,而放妄如此,以为一官不得志,无所不寄其牢骚,绐己还以绐人。太炎之在前清信口骂人,殆亦缘是欤?)

〔一九三四年六月十七日〕晴
阅《民报》十四号《官制索隐》、《神权时代天子居山说》、《专制时代宰相用奴说》、《古官制发原于法吏说》、《古今官名略例》,皆太炎作。《清儒得失论》署名韦裔,当亦出于太炎。谓纯汉学者率多高隐,金石、校勘之流,虽已趋奔竞,然立身行己,犹不至荡检踰闲。及工于词章者,则外饰倨傲之行,中怀鄙佞之实。经世之学假高名以营利,义理之学借道德以沽名。所论虽不免过激,历诋诸儒似皆须扬榷。然博辩恣肆,议论甚高。自伤碎琐,恐不足当章君一吷。颇思奋然,勉为大者广者。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晴冷
问太炎、石遗近况。谓太炎近颇宽裕,为杜月笙撰《杜氏祠堂记》,得润笔五千金,其余数千一千不等。为段祺瑞寿序,比之郭汾阳,似亦得三千金。其近所为文,甚不经意,一如笔记,与旧作大异。石遗润笔,一文仅数十金,皕金为最高价。其嗣君长大者死丧殆尽,而近年继续举幼子,家况甚窘。以七十八九老人,犹仆仆赴无锡国学专修学校讲课,所获亦甚菲,与太炎菀枯大异也。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晴
早晤四明朱酇卿。与孟晋、冷生同访太炎夫人于沧洲旅馆,听谈太炎身后及章氏讲学会将来办法,娓娓逾两小时。午承招宴于天香楼,又谈至四时方散。有数事可记:一、太炎遗产尚有四五万。二、太炎门人颇有派别,如汪旭初诸人似不愿组织同门会。三、苏州人士于太炎不沆瀣。四、太炎夫人亦自承暮年门生太滥。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